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上个礼拜是我的生日,已经许久没有关心过我的丈夫,突然说要带我去旅行。

我的心情忐忑又紧张,在闺蜜的怂恿下,上网买了一件作风大胆的睡衣,偷偷放进行李箱里,兴冲冲的和老公出发了。

老公带我去的是我们市新开的度假村,在登记入住的时候,我忍不住拉了拉他,小声道:“老公,这个度假村我在网上看到过,好贵的,我们要不换个地儿吧,这太浪费了。”

“没事。”老公没看我的眼睛,“这是客户送的招待卷,不用钱。”

老公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工资不高,但接触到的都是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听了也没起疑,只是悄悄抱住他的腰,笑嘻嘻说:“老公真厉害。”

我们在度假村里逛了逛,吃了晚饭,天就黑了。

回到房间,老公突然拿出一瓶橙汁递给我,“小艾,刚才晚饭有点油腻吧,喝点橙汁。”

我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橙汁,结婚后,老公已经多久没对我那么体贴了?

我喜滋滋的结果橙汁喝了两口,老公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贴着我的耳朵,轻声问:“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昏暗的灯光下,我的心砰砰直跳。

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可一直没有孩子,这也是我一直心头的一道痛。

“我愿意。”我轻声回答,想去吻老公,他却躲开了我。

“小艾,你先去洗澡。我去抽根烟等你。”

“老夫老妻了,还那么讲究。”我的脸红了红,但还是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洗完出来的时候老公还没回来,我从行李箱里摸出我精心准备的睡衣,还特地喷了香水,关了灯,紧张的躺在床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公还没回来,我想起来给他打个电话,可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头晕眼花的厉害。

是太累了么?怎么那么晕?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黑暗里有人在靠近我的身体。

我从喉咙口滚出一声呢喃,以为是老公,便配合的抱住了他。

可手一摸,摸到的却不是老公消瘦的身体,还是一手的肥肉。

我猛地惊醒过来,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就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正趴在我身上拼了命的啃我的脖子。

“啊!”我尖叫一声的推开他,借着台灯的灯光,我认出眼前的胖子,心里更加震惊,“蒋总?”

蒋总是老公的顶头上司,我在公司活动见过他几次,他每次总会打量我很久,让我很不舒服。

蒋总此时光着身子,看见我认出他也不害怕,嘿嘿一笑,身上的肥肉跟着颤啊颤的,“小艾啊,别害怕,你蒋哥我会很温柔的。”

说着他又朝着我扑过来,嘴里浓郁的酒臭气熏得我几乎要呕出来。

“你放开我!你怎么敢!”我气急败坏的挣扎,尖叫,“你不怕我告诉李成么!”

李成是我老公的名字,听见我的话,蒋总好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嘎嘎笑起来,“告诉李成?蠢女人,就是他把你送给老子生娃娃的!”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震惊的看着蒋总。

“什么?”我只觉得手脚冰冷,不断摇头,“你还说什么,李成怎么会把我送给你……什么生孩子……”

蒋总没了耐心,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粗鲁道:“我家那个婆娘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老子想找个年轻女人代孕,李成就主动推荐了你,30万让你给老子生个娃娃,这生意难道不赚?”

我的身子剧烈一颤,死死捂住耳朵,“不!我不想相信!李成不会那么对我!”

我的尖叫让蒋总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一巴掌呼到我脸上,我重重的倒在棉被里,被他肥胖的身子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胡作非为,腥臭的口水落在我身上每一处。

“小艾,你愿意生个孩子么?”

李成走之前问我的问题,仿佛还在耳畔。

我以为他说的,是和他生一个孩子。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让我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绝望之中,我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摸到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狠狠朝着蒋总的脑门咋去!

哐!

血模糊了我的眼,我挣扎的爬下床,朝着门外冲出去。

半夜三更,度假村的走廊空无一人,我疯了一样的奔跑,就听见身后蒋总气急败坏的声音——

“林小艾你这个疯婆娘!竟然敢打我!”

我惊慌失措的转头,就看见蒋总捂着流血的脑袋朝我冲过来。

我吓坏了,赶紧扑倒身边的一扇房间门前,疯了一样的砸门。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我哭喊的尖叫,可头皮突然一阵剧痛,我转头就看见蒋总已经追上了我。

他死死抓着我的头发,头顶的血迹让那一张满是横肉的脸看起来更加刻薄。

“贱人!你竟然敢打我?我特么今天不玩死你我就不姓蒋!”蒋总大吼一句,就拖着我要走。

我疯了一眼的哭喊,踢门踹门,“救命!谁来救救我!”

我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眼前的这扇门上,但其实我都不知道,门后的房间里是否真的有人。

眼看我人就要被蒋总拖走,我心里正一片绝望,可这时——

门,开了。

我宛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了蒋总,扑倒门后的人身上。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巨大的恐慌让我大脑一片混沌,甚至都没有抬头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只记得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身上是沐浴露混杂着烟草的味道。

我以为蒋总会将我再拽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我听见他在我身后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秦……秦少……”

“滚。”

一道低沉的嗓音从我的头顶响起,紧接着,我听见蒋总落荒而逃的声音。

大脑里好像被塞满了棉花,我都无法反应眼前发生了什么,只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那男人将我扶进了房间的床上。

我听见打火机打开的声音,他好像点了一根烟,淡淡的问我:“你跟谁一起来的?朋友?老公?我打电话给他们接你回去。”

说着,他拿出手机。

可我突然如触电一样抓住他的手。

不……

不要打给我丈夫……

那个将我卖了的人……

我不肯联系别人,只是抓着男人疯了一般的哭,哭着哭着,我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是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燥热,我终于意识到不对。

我想起来了,是那瓶橙汁,李成给我的橙汁……

在药物的作用下,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好像只有这样,那股燥热才能平息一点。

我感到男人的身子微微僵硬,紧接着,我听见他沙哑的嗓音——

“喂,你知不知道,穿着这种睡衣,死皮赖脸留在一个男人的房间,代表着什么?”

我混沌的呢喃着想回答什么,可下一秒,身子就被男人滚烫的身体死死压住。

我为李成精心准备的睡衣,被另一个男人撕裂在身下;

一切都混沌的好像一场梦……

一场我不愿意承认的梦。

可直到两个月后,我拿到体检单,看到上面“怀孕”的一栏,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

从度假村回来,我就和李成分房了。

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们不懂我们俩闹得什么矛盾,但婆婆似乎一口咬定是我在无理取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冷嘲热讽,说我是她见过最蹬鼻子上脸的儿媳妇。

我也不在意,任她骂,只是吃自己的饭。

反正,这种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

那时候,我是真打定了主意和李成离婚。一个能把我送给别的男人生孩子的男人,我怎么能指望托付终生?

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连离婚协议书和律师都找好了,可没想到,我突然开始反胃恶心,去医院一查,我竟然怀孕了。

怀孕,我原本期待了正正两年的消息,可对此时的我来说,却如同晴天霹雳。

从医院里出来,我颤抖的上网查了查,网上说,怀孕11周,才可以做亲子鉴定。

是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根据报告,怀孕的时间应该是6个礼拜前,刚好就是李成带我度假村的日子。

是那一晚,正是我和一个陌生男人纠缠的日子。

可偏偏,在去度假村前一天,李成也碰过我。

短短一天的差距,让我真的无法分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婆婆兴冲冲的迎出来,但看见是我,老脸顿时拉的老长。

“怎么是你?大白天的都不用上班啊?”婆婆是山里头来的,说普通话也带着浓重的口音,听起来格外刺耳。

“身体不舒服,请假了。”我淡淡道,脱下鞋子。

“钱不会挣两个,还娇气的要命,一点点破事就要去医院,浪费钱啊。”婆婆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可偏偏一点儿没压低声音,全落入到我耳里。

我拿拖鞋的手僵了僵,还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回到我现在住着的客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我整个人困倦的要命,马上就躺下休息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感到有人在摸我的脸。

我睁眼,就看见李成坐在我床边,愧疚的看着我。

“别碰我!”我整个人如同触电了一样做起来,啪的打开李成的手。

“小艾,都一个多月了,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么?”李成看着我,眼底是深深的自责,“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把你送给蒋总去做代孕,可是……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没有办法?”我冷笑,“怎么,蒋总是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了还是拿枪对着你的脑门了?李成,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没有办法,你少给说这种假惺惺的话!”

“不,小艾,你听我说,真的是蒋总威胁我。”李成不顾我脸上厌恶的神色,死死的抓着我的手,眼眶发红,“他其实早就盯上你很久了,他家那个老婆娘好不容易答应了让他代孕,他就迫不及待的想对你下手,明里暗里跟我说了好几次,还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他就把我开除。”

“那又怎么样!”我尖锐的反问,“难道就为了你这份工作,你连自己的老婆都可以送到别人床上去?李成,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那么不要脸!”

“可小艾,你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努力了多少年了,如果被开除,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李成的眼泪直接滚落下来,打在我手背上,“你知道我根本没有一点背景,好不容易才在现在这个公司站稳脚跟,如果被开除了,我就得重头来过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成,第一次发现,这个我从学生时代就深爱、非他不嫁的男人,是那么的虚伪。

“小艾。”见我不说话,李成更加焦急,死死抓着我的手,“你别生气了好么?你看,反正你也没有真的被蒋总如何,蒋总还被你打破了头,这事儿根本没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你就别生气了好么?”

李成只知道,那一晚蒋总被我打破了头离开。但看他的语气,似乎不知道后来我和另外一个男人的事。

但他的话,还是让我气得浑身发抖。

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难道他以为,蒋总没得手,我就可以当这一切没发生过么?

“所以你的意思我还不能生气了!”我怒极反笑,“是,我是没被那个老流氓怎么样,你是不是很失望?不能够好好升职了,也没有那30万了,李成你特么的是不是特别失望!”

我的声音很大,李成被我吓坏了,赶紧来捂住我的嘴,“小艾,你轻点声!爸妈都在家呢!”

“你原来也怕你爸妈知道这件事!”我气得发抖,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客房的门砰的被打开,婆婆探头进来。

“林小艾,你瞎嚷嚷什么!是想听隔壁邻居来投诉啊!”她不满的斥责。

看着婆婆刻薄的嘴脸,我气得几乎想将李成所做的肮脏事儿给说出来。

但我还是生生忍住了。

因为我没脸。

被自己的丈夫送给别的男人去生孩子,这种事,让从小要强好胜的我,怎么说得出口?

“醒了,妈,没事,您赶紧去做饭吧。”李成见我没说出来,心里不由松了口气,赶紧催促婆婆离开。

可婆婆的怒气还没消,瞪了我一眼,朝着李成责备:“都是你!成天宠着她,你看看,现在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做人老婆的,竟然睡在客房?这要是传出去,我和你爸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我早告诉过你,媳妇不能宠的!会宠出毛病来的!”

“好了好了,妈,您别瞎说了。”李成生怕婆婆的话会让我再次发火,赶紧就拉婆婆出去。

婆婆离开后,李成又走到我面前,蹲下神,红着眼看着我,“小艾,你不会和我离婚吧?”

我没开口,他就着急的又说:“小艾,我绝不会同意和你离婚的,绝对不会!”

我的喉咙口有点发涩,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我暂时没有离婚的打算。”

听见我的话,李成喜形于色,一把抱住我。

“小艾,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蒋总那里你别担心,你虽然打伤了他,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有要追究的样子,所以你别害怕,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过去么?

我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

很多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裂痕一辈子都在,是没法愈合的。

“好了,你走吧,我想休息一会。”我疲惫的开口,李成赶紧讨好了我几句,就走出了客房。

李成走后,我偷偷拿出包里的怀孕报告,傻傻的看着,最后眼泪一颗颗掉下来,打湿了报告。

是的,我决定暂时不和李成离婚。

不是因为我原谅了他这畜生一般的行为,而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是李成的。难道我要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么?

所以,我打算至少忍耐到11周以后,给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孩子是李成的,我就为了孩子守护住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但如果,这孩子不是李成的……

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张模糊的脸庞,还有他身上沐浴露混杂着烟草的味道。

我突然迷茫了。

如果孩子不是李成的,我又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该如何找到他?

而且,就算找到了又如何,难道让他负责么?那一晚,怎么看都是我自己投怀送抱,又有什么脸皮让人家负责?

我越想心里越绝望,最后只能将头埋进棉被里,失声痛哭。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倘若不曾嫁你 继续阅读

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倘若不曾嫁你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我从没想到,我的老公会让我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