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杂志社的主编,何芊芊仰头看了看面前高耸入云的青山大厦,长发一甩,走进正门。

作为杂志社的主编,何芊芊仰头看了看面前高耸入云的青山大厦,长发一甩,走进正门。

青山集团是c市资金实力最雄厚的跨国企业,能找到她所在的小杂志社做内刊,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运气,杂志社李社长再三嘱咐,一定要她这个主编亲自出马。

今天约她的是青山集团宣传部的于总监,何芊芊作了精心准备,将随身带来的几本样册递过去,于总监一边翻看,一边有意无意地与她聊天。

一个小时过去了,话题并未切入实质内容,何芊芊觉得大概没戏了,刚要起身告辞,就听见洽谈室外面的办公区一阵沸腾。

于总监像得到摔杯为号的指令一样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何小姐,请随我来。”

何芊芊不解其意,但既然是客户的要求,只好听从,跟随在他身后来到一楼大厅。

这里已经站满了人,所有员工都集中在这里,何芊芊站在人群里不时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声。

“我们的总裁从国外回来,终于可以见到他的本尊了!”

“听说总裁人很高冷,估计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不过听说长得很帅,能给我们养养眼也不错啊!”

“据说他从来不近女色,好像是gay。”

“嘘……”

来这之前,何芊芊也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青山集团一直由副总华飞全权管理。

他们的总裁原也是c市人,八年前移居海外,至今不曾露面,连各种宣传杂志上也没有他的资料,是个神秘的商界奇才。

传说中他在欧洲有个不小的商业帝国,而在当地最有名的华人企业白氏集团则是他最大的股东,合作非常密切,c市的青山集团只是他在国内一个小小的分公司而已。

最要命的是,据说他至今单身,简直是钻石级的择偶对象,此次回国,令c市无数女人心之所往。

原来今天是他归国的日子,怪不得场面这样隆重。

随着一辆黑色玛莎拉蒂总裁轿车的到来,场面霎时安静下来。

一个身材高大、颜值爆表的男人走了进来,只见他穿白色衬衫,深蓝色条纹领带,一身裁剪得体的银灰色西装,把他修长紧致的身材包裹得恰到好处。

只听见一阵低低的惊叹声,然后是一阵小小的骚动,细碎的议论。

“那个是总裁吗?”

“当然,没看见华副总在他身边跟着吗?”

“天呐!他怎么可以这么帅?”

“咱们总裁叫什么来着?”

“边陌青。”

本来觉得这事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何芊芊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瞬间石化,眼神也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男人看去。

真的……是他!

何芊芊双目紧盯着那个英挺的身影,那张无论隔了多少年都无法忘记的俊朗容颜,那双在千人万人中都不会错认的深邃墨眸。

人群在向后退,齐刷刷给总裁让出一条路来,只有何芊芊愣愣地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边陌青见到呆若木鸡的何芊芊,并没有意外,眼里含着笑,一缕春风般向她走来。

他在她面前站定,微薄的唇抿起淡淡的弧度,“芊芊,别来无恙。”

四周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看着这个不知哪来的女人,投去了不解与艳羡的目光,总裁居然认识她,好大的面子!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在偌大的空间里异常响亮,何芊芊美目圆睁,眸中隐含着无尽的怒气。

“啊……”四周传来一阵尖叫声,随即人群就炸开了锅。

“这女人是谁啊?”

“她简直疯了!”

“我看她是想引起总裁的注意。”

“没听到总裁说别来无恙吗?他们肯定认识。”

“华飞!”边陌青咬牙切齿地喊着副总华飞的名字,墨眸却是一直没有离开何芊芊,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恨意,心猛地一疼。

一直跟在边陌青身后的华飞立即领会,“大家都散了,赶紧去工作。”

不一会儿喧闹的大厅只剩下何芊芊和边陌青两个人。

边陌青摸了摸发烫的半边脸,眉梢眼角却都是笑,“我的荣幸。”

何芊芊喷火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几秒,什么都没说快步朝门口走去。

边陌青转身抓住她的手腕,“别走。”

何芊芊用力甩开他的手,胸口不断地起伏,厉声说:“滚开!”

边陌青又将她的手腕扣住,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要滚一起滚,你喜欢滚到哪里去?”

何芊芊气得直咬牙,已经八年了,他这个贫嘴兼无赖的毛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愈加严重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无奈这次他扣得太紧,始终无济于事,于是她飞起一脚。

只听一声闷哼,边陌青弯腰捂住下腹,表情痛苦,“芊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残暴?”

等他缓过劲儿来,何芊芊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边陌青,我真搞不懂,你让我费尽心思找到这个女人,促成今天的见面,而她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拳脚相加,简直就是个泼妇嘛!”华飞不知什么时候从身后冒出来。

边陌青闻言,顿时浑身散发出一股冷森森的杀气,“你活得不耐烦了吧,敢这么说她?”

华飞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俊颜,不禁吓得往后退,连忙陪笑,“我这不也是担心她断了你的后代嘛!”

边陌青整理了一下西装,恢复到平日的清冷,声音浑厚而有磁性,“我的后代全靠她了。”

“啊?”华飞一脸茫然,“凭你的条件,年轻漂亮的女孩还不是随便挑,干嘛要找这个凶巴巴的老……我的意思是,虽然她长得还行,但毕竟已经二十八岁了。”

边陌青长臂一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再说她一个不字试试?”

华飞立即龇牙咧嘴,“哎哟!刚刚做的发型,咳咳……那个何芊芊,我现在就去找!”

脖子都快断了,还有心情在乎发型,真够骚包的。

不过后面那半句还是起了作用,边陌青放开手,径直走向总裁专用电梯。

躲在楼上各个角落里悄悄看戏的员工们不禁又开始了议论。

“总裁不会真的是gay吧?刚才和华副总样子好亲密!”

“不过,看上去好像是华副总被总裁打了。”

华飞揉了揉差点错位的肩骨,“看来他对这个何芊芊是认真的。”

不用说,作为青山集团的副总,自己接下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全力帮他泡妞了。

何芊芊从青山集团出来后,一直跑了两条街,直到再也跑不动。她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只听见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

边陌青,真的是他,那个八年前与自己残忍分手的男人,他回来了,而且华丽转身,成了跨国集团的总裁。

三十岁的他,比当年更帅气,更性感,更加魅力四射,就连那副坏得让人欲罢不能的样子,都更胜当年。

八年了,何芊芊带着他给自己的痛,整整捱过了八个春夏秋冬,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过来的。

她也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和他的重逢,不过,她觉得那也是想想罢了,她和他此生都不会再有交集,他永远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了。

但是现在,他又出现了。

她以为,她早已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今天,当她认出他的那一刹那,从前的那些过往都像电影一样,清晰地在她眼前重放,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她恨他,因为她曾经是那样爱他。

当然,他回国经营自己的公司,和自己已经毫无瓜葛,他和她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一阵微风吹过来,何芊芊发生自己的脸上已全是泪。拿出手机照了照,妆已经哭花,忙找了附近的一家商场,去洗手间洗了脸,简单补了补妆。

镜子里清秀的面容怎么看也不像二十八岁,可是那双眼睛里的淡定与沧桑却出卖了她。

丽湖茶餐厅。

“你就当着所有员工的面,打了他一巴掌?”对面的许小玥根根立的短发散发着一股酷酷的帅气。

何芊芊食之无味地挑起盘里的一根牛河,无精打采地说:“我当时只是凭本能才那么做的,现在想来有点后悔。”

“怎么,心疼了?”许小玥仔细端详着何芊芊好像哭过的眼睛。

“才不是。”何芊芊连忙否认,侧过脸去,“我只是觉得这样,有点太便宜他了。”

“啊?”许小玥晃了晃拳头,“要不现在我陪你找他去,暴打她一顿?”

许小玥是何芊芊的大学同学,某杂志健身专栏的编辑,身姿矫健,跆拳道黑带四段,懒得婆婆妈妈,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用她的话来说,懂道理的不讲也明白,不讲理的还跟他废什么话。

“不是。”何芊芊摇头说,“我当时应该假装认不出他,从他面前漠然地走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哈哈哈……”许小玥笑得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说何芊芊,你智商被边陌青给勾走了吧?怎么一惊一乍的。”

何芊芊却没有笑,而是一脸严肃地说:“对于这样负心的人,打他就是抬举他。”

许小玥一脸不以为然,“行了行了,抬就抬了吧,让他当众出糗,你也不吃亏。”

也对,反正以后也不会见面了,这笔订单也被她一巴掌打没了。

想到这里,何芊芊叹了口气,“回社里准备挨批吧!”

许小玥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边的油,“看来你的单身生活即将结束,我终于可以甩掉你这个拖油瓶了!”

何芊芊用手中的叉子轻扣桌面,“喂,胡说什么呢?”

许小玥站起身,戳了一下何芊芊的眉心,“等着他来找你破镜重圆吧!”

何芊芊急忙在后面追赶大步流星走出茶餐厅的许小玥,“男人婆,我跟你说,我何芊芊这辈子就算孤独终老,也不可能再碰那个王八蛋!”

许小玥站住,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何芊芊,轻蔑地一笑,“你这浑身上下的生人勿近,对别人管用,对边陌青嘛……哼哼!”

“别把人看扁了,我现在可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让那个负心人他娘的见鬼去吧!”何芊芊站在步行街中央,冲许小玥的背影喊道,同时也是说给她自己。

许小玥没回头,只是潇洒地挥挥手,“等真的见了鬼,别哭着喊着找我救命!”

十年的友情让她们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受伤了互相陪伴,恰好都是单身,一单就是八年。所以身边的很多人对她们的关系产生了一些怀疑,认为她们就是传说中的gl。

两个人对别人异样的眼光毫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各自心中的那个人,始终不能在一起,同时也让她们无法接受别的男人。

何芊芊夹着尾巴回到了杂志社,生怕李社长发现自己。还好,听手下的编辑小南说李社长正在办公室接待客人,估计这会儿没功夫理她。

何芊芊的脑子乱乱的,一会儿是八年前她和边陌青在校园里的那段卿卿我我,一会儿是青山大厦一楼他猝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分明记得自己的心是怎样地狂跳不止,那些爱,那些恨,像涨潮的海水般,咆哮而来,将她吞没。

她当时已经没有了意识,看到足以让人亮瞎眼的他,她几乎想冲上去拥抱他,以解这八年来蚀骨的想念。

然而最后,愤怒还是让她本能地打了他,那是她对他离开她的愤怒,她忍不了。

何芊芊在自己的水杯里放了整整半个柠檬,增加酸度,让自己清醒,从那些横七竖八的往事中将思绪剥离出来。

眼下最重要的是,想想该如何向李社长交代,自己闯了这么大个祸,会不会被扣工资呢?千万不要啊,本来积蓄就不多,弟弟妹妹还在上大学。

她正瞎琢磨着,就见玻璃门外,出现了一个穿着时尚商务装的男士,细长的眼睛里能开出朵朵桃花来。走在他旁边的是李社长,对这个人点头哈腰,脸上堆满谄媚的笑。

不用说,一定是个有钱的大客户。如果这单能成功,李社长心情势必大好,或许就不会对自己的过错过多指责了。

何芊芊心里正盘算着,禁不住又看了那男人一眼,嗯?好像在哪里见过,面熟得很。

噢,对了,这不是一直走在边陌青旁边的那个人吗?青山集团的华副总!他来这里做什么?

遭了!自己上午打了人家的总裁,一定是兴师问罪来了,怪不得李社长一脸赔笑,准是在替自己赔礼道歉呢!

这下不单是扣工资的问题了,搞不好饭碗也不保了。现在李社长一定在气头上,一会儿回来看见自己这个罪魁祸首,非把她撕了不可!

于是,何芊芊告诉组里的编辑,自己约了个采访,提着包迅速撤离了杂志社。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蜜爱成婚:总裁爱吃回头草  继续阅读

作为杂志社的主编,何芊芊仰头看了看面前高耸入云的青山大厦,长发一甩,走进正门。

蜜爱成婚:总裁爱吃回头草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作为杂志社的主编,何芊芊仰头看了看面前高耸入云的青山大厦,长发一甩,走进正门。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