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我们就寝吧。”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

“娘子,我们就寝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哪?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

就寝?

什么就寝?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这时,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

整个人,坠入一片黑暗之中……

冷。

好冷。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

那声音低沉悦耳,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模样虽说不上好看,但还勉强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凉凉的果冻。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

不想随着我张嘴,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轻轻划过我的舌尖,我虽在睡梦之中,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耳边传来一阵轻笑。

“真是敏感。”

蓦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

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手。

这下子,虽在睡梦之中,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感到我的挣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锢住我。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与此同时,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说来也奇怪,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都是冰冷的,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

“唔……”

我经受不住,微微呻银了一声。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

下一秒,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

夜,无比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那掠夺才终于结束。

我气喘吁吁之际,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处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话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浅,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舒浅啊舒浅,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头对罗晗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吓到你了?”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

我下床准备洗漱,可人刚站起来,差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地上。

双腿之间,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现实里也会疼?

怎么可能?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可棉被刚掀开,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来大姨妈了?”罗晗也看见了血迹,随口道。

我怔在原地,没有答话。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怎么会突然又来?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又响起:“浅浅,你动作快点,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这都几点了?”

“都八点半了。”

“Shit!”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课了啊?”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不由抱怨。

“浅浅!罗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正努力穿过人群,朝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邹行……邹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

我脸色一白。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颗。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课也取消了,我、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今天少了个人,总觉得阴森森的。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准备回家。

“浅浅,你不回去吗?”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晓敏忍不住问。

我摇摇头。

“你胆子真大。”她感慨。

我苦笑。

我哪里是胆子大,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知道我的难处,道:“浅浅你别担心,我俩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来了。”

我点点头。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可迷迷糊糊之中,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难道是我幻听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这次我确定了,不是我的错觉。

“谁在外面?”我大着胆子开口,声音直打颤。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浅,是我,邹行。”

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来和白天我看见的尸体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 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随着她的咆哮,她的眼珠子晃悠个不停,终于掉到了地上。

我拼命地挣扎,一不小心,脚突然踩到了什么。

嘎吱一声。

我低下头,脑袋里轰的一声。

只见邹行那颗掉到地上眼珠子,被我踩了个稀巴烂。

看见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烂,邹行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舒浅!你竟然敢踩烂我的眼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鬼魂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邹行死死盯着我,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另一个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红。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头,看见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英俊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五官。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绕指柔  继续阅读

“娘子,我们就寝吧。”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

绕指柔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娘子,我们就寝吧。”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