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发现妻子上班只穿裙子腿上无遮拦,妻子:工作需要,老总要求…

“xx站到了!”

伴随着地铁广播里的报站,地铁迅速驶入了人潮拥挤的站台。

站台上挤满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几乎每个候车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而形色匆匆的人群还在不断涌入站台,队伍越来越长,有些已经扭曲成一团。

李婉就排在队伍的前面,这已经是她错过的第二辆地铁,人实在是太多,本来就有些温婉的她实在不能像旁人那样肆无忌惮地挤进拥挤的地铁里,只好一点点的挪动。

看着每个挤到前边的人,李婉都有种想上去喝止的冲动,可是一向温婉的她实在做不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前边不断扩大的队伍内心浮动。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声,地铁的闸门缓缓打开,人潮像洪水般拥入狭窄的地铁闸门,很多人还没等人下来便已经被挤了回去,不时伴随着嘈杂声、叫骂声:

“先下后上!”

“你挤着我了!”

“借过!借过!”

……

旁边两个人又打起来了,李婉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这种事情在地铁站实在是司空见惯了,实在说不出谁对谁错来。眼看地铁里有个空位,她凭借位置的优势灵巧的挤进了地铁。

她进入地铁还没有站稳,就被后面拥上来的人群挤到了中间的扶手区,一个还算坚实的肉盾止住了人潮的涌动。李婉用余光扫了一眼这个肉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结实,反而略显瘦弱,却洋溢着几分阳光,俊朗的外表到是像极了自己大学的同学——那个终是因家境贫寒而与自己各奔东西的男孩。

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不同的城市,止住了同一个梦,却总是让心如止水的自己泛起一丝涟漪。雾里看花总是那般美丽,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仍然会涌起一丝悸动。

李婉被拥挤的人群止住了思路,勉强侧了个身,转向地铁闸门。她今天穿的和平时一样,一身藏青色的职业装,里面配着洁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丝袜,脚下踏着黑色的束脚高跟鞋。

作为大学老师,这是她的标准搭配。

李婉的美像极了姑苏小巷,婉约而精致,她的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小巧的鹅蛋脸,淡淡的眉毛,微张的杏眼,薄薄的嘴唇……无一不透露着精致。

此时的李婉笔直地站在地铁中央的扶手区,扶手区已经抓满了手,以至于她不得不双手抓着小包放在前面,好在地铁开得很稳。

就在这时,地铁一阵阵颤,李婉身子一晃,下意识地抓了下扶手,却抓到了一堆肉上,她赶紧又松开。

这时前面的人也晃了晃,她不由得又向后退了一步,身体已经贴到了后边的男孩身上。

很快,地铁又平稳了下来,李婉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硬梆梆顶在自己的身后,这种细微的动作本来她是不会发现的,但这身职业装的料子很柔软,稍有什么异样就能马上感觉到。

她没有动,就在这时忽然一张温暖的手贴了上来,自己被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李婉的心突然紧张起来,她清楚地意识到那是一只手,她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触碰到自己的是大拇指内侧。

李婉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烫得发红,她不擅于面对这种状况,面对这种突发状况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体登时变得有些僵硬。

李婉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平时她都会提前十分钟,地铁还不会挤到这种程度。初次面对这种状况,师德极重的她竟然生出了几分生怕被人发现的羞耻感,如果说出来,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形象?后面的人会不会恼羞成怒,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李婉一向是怯弱的,一如当年,当他提出分手时也只是压抑着情绪,满脸淡然地转身而去。但回到宿舍,自己悲悲切切,哭得死去活来。

那只手越发肆无忌惮,李婉的整个身体都有些发紧,她一动也不敢动,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眼神飞快地瞟了眼周围的人,好像没有人发现什么。

李婉轻轻咽了口吐沫,心里五味杂陈,紧抿着嘴唇,眼睛里已泛起了水花。

就在这时,后边一股热气吹在了自己的脖颈处,汗毛都被热浪吹的竖了起来。后边的唇离自己很近,那种陌生人平时难以触及的安全距离让她生出一种别样的不安,心跳也跟着骤然加快。

车子突然又晃动了一下,李婉不由自主地向后一倒,终还是向后挪了一步才稳住重心。

仿佛这一举动给了后边诺大的鼓励,李婉只觉得对方的手顺着自己的s型曲线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李婉被那张大手搅动地越发不安,几乎把她的心都摩散了,心中越发忐忑,身体却越发僵硬。

地铁里的空气很闷,她感觉嗓子有些发干,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把手。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温热的手已经将她的这只手轻轻地握住了,她能感觉到这只手与那只手是同一个人。只是心中越发紧张竟连动一动的勇气都没有,只静静地放在那里,任由那只手抓着,她能感觉到自己手的冰冷。

地铁里这么多人,如果被人发现,自己还有何面目面对台下的天之娇子?胡思乱想间,不安的触感几乎把自己仅存的一丝意识都冲散了,望着旁边的人不时扫来的目光,她竟有些紧张,有些羞怯,有些不安,甚至有些……刺激。

李婉不敢往下想,她觉得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龌蹉的想法。对于突发情况她一想缺乏应变能力、她不敢大声叫嚷,也不敢横眉喝止,她想会不会正是这种女人的怯懦给了这些咸猪手肆无忌惮的勇气呢?

醉眼迷离间,李婉突然旁边一个正在看手机的年青人不断用余光扫视着自己,让她的心咯噔一下,会不会是被当成一个轻薄的女人了?可是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啊?

不知道为什么,李婉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年青人发现李婉的目光,尴尬地低下了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婉感觉他的脸红了。

突然间,李婉好像发现了什么。

李婉低下头一看,自己领口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胸前的一抹春色傲然绽放在空气里,尤其是那肉色的罩带,清晰的暴露在外面。

李婉赶紧系上扣子,发现那个年青人还在用余光瞟着自己,这种眼神让她很是尴尬。

此时后面已经不安分的躁动起来,李婉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好像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人云雨一般,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跟火一般烫,好像要把自己也燃烧干净一样。

她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到了后面,靠在了一个同样温暖的身体上,她几乎能感觉到身后的心跳感觉到对方身体在不断地颤抖,他跟自己一样紧张。

随着报站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似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动的理由。

可是此时她想动,却一点勇气都没有,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是怕后面的人?还是被周围的人群发现?

仿佛经历了一场海啸,终于,后面没有了动作,甚至还把自己的职业裙整理了一下。

李婉提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她感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起了细汗。

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久久不能停歇,下了地铁,还能感觉到内心的紧张,虽然身体还是软绵绵的,但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在换乘地铁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那个男子,很年轻,瘦瘦的,看着并不像能做出这种事的男人。

经过这件事,李婉一早上都处于暇想中。

听说地铁里这种人很多,自己却还是头一遭碰到,现在想想还有些怕怕的,而内心的悸动反倒完全被忽略了,与其说忽略倒不如说是被她刻意地抹杀了。李婉暗骂自己真是没用,竟连横眉冷对的勇气都没有。

这么想着,一抬头,不自觉间自己已经走到教学楼了。

经过院长办公室的时候,透过门缝,李婉看到正在桌前伏案写字的院长高进,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头发一丝不苟地背在脑后,金丝眼镜背后的一双眼睛透着一股子睿智,刮的干净的脸上看不见沧桑,却流露几分成熟。不知道的人很难想像这已经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人了,干净、成熟、稳重、事业有成,哪方面都让李婉倾心不已。

不知是否有所察觉,高进抬起头,眼神不经意间向门口扫来。虽然门缝很小,但李婉还是赶紧低下头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楼道里只听到哒哒的高跟鞋声回荡着。

走进办公室,也只有两三个老师偶尔夹杂着几个学生会的学生在忙来忙去。

大学老师一般是不坐班的,所以平时很少能看到其他同事,甚至有几名学院的老师,李婉到现在都还没见过。大家都很忙,背地里都有一些小副业,也只有像她这种只教数学分析这么枯燥的女老师才会偶尔来学校坐班。

和一位五十多岁的教线性代数的女同事打了个招呼,李婉便匆匆坐到工位上。

屋里还有两个大二的学生会的学生在帮忙整理些杂事,见李婉走进来,都不自觉地多扫两眼,吞了口吐沫,便赶紧低头做起事来。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老师,真是想不去上课都难啊,也不知道这两个牲口心里面对李婉意淫了多少次,事实上,全校像这样倾慕李婉的人不知有多少。

十点多,李婉正好有一堂课,当她从容地走进容纳近百人的教室时,屋里齐刷刷的一声惊呼登时炸开了锅:

“我去!美女老师!”

“正点!”

……

最后面几个混日子的学生不住地对李婉品头论足,大一的新生还是第一次见到李婉这样形象气质俱佳的女老师,眼睛恨不得扎进李婉的裙子里,把李婉全身上下都看个遍,无论从笔直的长腿,还是翘挺的臀部,还是坚挺的胸部……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的模子,再配上她精致的五官,活脱脱一个仙女下凡。

对此,李婉早已见怪不怪了,面无表情地背对着学生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李婉。

李婉的字迹娟秀,却不失劲道,颇得楷书真意:

“我叫李婉,这个学期,由我来负责教你们数学分析。”

“李婉……”

从最后排窜到最前排的王聪直愣愣盯着李婉的屁股喃喃回味道。

忽然,他的目光下移了稍许,登时瞪大了眼睛,要是不仔细看还真是注意不到,李婉黑色职业裙股沟处明显有些褶皱,似乎是水印干涸的痕迹,王聪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

当李婉上完课回到自己的办公位时,教英文的翁帆笑嘻嘻地扑到李婉的办公桌前,两只胳膊自然地支在桌旁的档板上:

“美女,好消息!”

看着虽然已经生了一个孩子身材还凹凸有致的翁帆,李婉不禁生出几分羡慕,也不知道自己生了孩子以后身体会不会走样。

“帆姐,不会又是收到你们同学的情书了吧?”

李婉打趣道。

“去你的!这周六咱们院长请客吃饭,不容易啊。”

翁帆感叹道。

“还真不容易。”

说话的时候李婉不禁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笔:

“来了这么久,咱们院的老师我还没认全过。”

“甭说你了,有几位老教授连我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这时外面有人喊翁帆,翁帆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出去,忽然想起什么转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盯着李婉胸口道:

“李婉,你这纹胸不错。”

李婉听了眼睛自然地往下一看,不知何时上面的一颗扣子竟然开了,黑色硬挺的浅粉色纹胸顽皮地露出了一小块来,从翁帆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一汪春色。

“讨厌!”

李婉赶紧扣紧扣子,翁帆的浪笑声已经飘过了走廊。

翁帆这女人有时候就是疯疯颠颠的,可不是她这种文弱女子对付得了的。不过,想起周末的学院聚会,李婉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好久没开大餐了,做个美女真不容易,连饮食都要节制,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补补。

没了翁帆,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楼道里偶有脚步声经过也很难破坏这份难得的恬静。

李婉一向喜静的,安静可以更好的思考一些东西,或许是北京的节奏太快了,只有在这校园里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宁静。只要走出学校,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走起路来恨不能带起风来,饭馆都打上了快餐的标签,地铁更是挤的不可开胶随时都可能暴发战争。

只有在大学的校园里,才能让李婉紧张的心安静下来,舒服地享受一下这座永动机般从不停歇的城市。坐在草地上挂着笑容的情侣,走在校园小径上捧着书本的学生……一切的一切都透着朝气,挂着散漫,让她的心也跟着松驰下来。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想起他,那个陪着自己一起走过大学四年,却始终没能与自己走到一起的男人,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说出那句她最想听的那句话。最终,两个人的关系以他彻底从自己的世界消失为句号,却也在她心里画了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四年了,不知你还好吗?

李婉摇摇头,仿佛想把这个念头甩出自己的脑袋。自己是不该再想他了,离别,还不是四年感情最好的结局吗?李婉苦笑,自己也终是在父母的催促下,与那个所谓的青梅竹马走在了一起,让生活归于平静尘埃落定,仿佛那四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李婉正想的出神,桌子上的诺基亚突然嗡嗡响了起来,李婉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写着老公两个字。

“喂,怎么这么早打电话?”

李婉翻开盖子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沙哑着嗓子:

“婉儿,我们今天又要加班,估计九点前是回不来了。”

李婉眉头一皱,胸中的三昧真火恨不得把手机给点了,即使是那姑苏软语般的嗓音也无法诠释她此刻的心情:

“怎么又加班?这周你十点前有回过家吗?”

“唉!我也不想啊,项目赶的紧……同事催了,先不说了。”

对方匆匆地挂了电话。

李婉这心情再也平静不下来了,火还未熄,对方竟先把电话挂了。

李婉狠狠把手机摔在了桌子上,手机在桌子上转了几圈还在战栗不已。

没见赚几个钱,天天加班,也不知道这公司给了他什么好处,天天乐不思蜀的,难道本姑娘跟工作相比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李婉在办公桌上伤春悲秋,徐泽平却根本没有时间感受李婉的心情,此刻的他正十指灵动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优美的乐章,哦不对,是灰暗的代码。

公司的case紧的一溻糊涂,马上就要走马上线了,jira(工作流)里还有数百个bug吹动着挑衅的号角,简直让人急得抓狂,此时就算是有娇妻在怀,恐怕徐泽平也乱不起来了。

徐泽平跟李婉一样家境一般,若不再努力一些,只怕很难在这寸土寸金的京城买下一套属于自己的安乐窝了: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

他相信李婉能够体会他的苦衷,却哪里知道一向十指不沾杨春水的娇妻根本没有想过这些,或许,本质上她就不看好他的这份工作。

李婉对软件开发这种互联网新兴产业并不热衷,虽然电脑在大学早已普及,但游戏她是一向不玩的,也着实看不懂红警、dota、CS这些游戏究竟有什么魅力让这些个莘莘学子趋之若鹜,她的电脑里唯一可以称的上游戏的只有一个——腾讯qq。应该说,这是李婉唯一的爱好了,也是她与旧友沟通的唯一桥梁,当然,偶尔也有一些有趣的人。

“咳咳!”

QQ的经典声音又一次响起。

李婉漫不经心的点开消息,是一个添加好友的申请。

对于陌生人,李婉一向是不加的,每天的骚扰qq实在是太多太多,千篇一律,要么是一些营养不良、令人作呕的示爱语言,要么就是一些个陈词烂调的人口普查。

“借个火,点枝烟。”

李婉有些糊涂,这个申请是个什么意思?一看对方的网名,李婉不由扑哧一笑,虽然她对荤段子一向是想象力欠佳,但一枝雪茄赋予人的想象实在不多。

李婉刚从徐泽平那里吃了个霸王鳖,心里正不爽着呢,如果现在有什么能让她稍缓心情的话,那无疑是小小的心里出轨一下。

李婉毫不犹豫的点了同意申请。

“看来你这里有火哦,只是不知道是哪一种。”

李婉在键盘上快速地打了几下:

”无名之火。”

对面弹出一个笑脸来:

“谁这么有能耐,敢惹姑娘生气,吃俺老孙一棒。”

李婉诡谲一笑,回了两个字:

“老公。”

对面很长时间没有回应,李婉带着小小的成就感正打算关了电脑出去吃饭,对面打了一行字:

“那你可危险了,你知道吗?男人最愿意做的两件事,劝风尘女子从良,拉良家妇女下水,你刚巧属于后者。”

李婉很不屑的打了几个字,提包走人。

电脑在一闪而逝的瞬间刚好映出了那几个字:

“那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

本来约好一起去看《赤壁下》,终还是因徐泽平的加班而搁浅了,李婉只好在家为数学建模大赛做准备。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又要开赛了,要是她指导的团队能拿个奖项自己今年评职称多少还有点指望,毕竟自己总不能只作个助教。

李婉在数学建模方面颇有水平,大学时代便曾拿过全国大赛小组赛前三。这次机会也是不错,大二有个数学方面极有天赋的学生已经申请过要自己当指导老师,若是真能如愿,北京赛区总能拿到名次的。

当开门声响起的时候,李婉看了看钟,十一点刚过几分钟,同住的舍友早就睡了。

徐泽平没想到李婉这么晚还没睡,换鞋的档口问:

“怎么还没睡?”

李婉揉揉眼睛埋怨道:

“你们这工作也真是的,还让不让人活?”

徐泽平把衣服挂了起来,随口道:

“最近游戏就要上线了,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李婉呵呵一笑,对徐泽平的话她是半点不信:

“你们这游戏都说了快两月了,到现在都还没上,我也真是醉了。”

徐泽平唉了一声,马上转移话题:

“你怎么还没睡?”

李婉咬了咬嘴唇,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踩着小碎步小白兔一样蹦到徐泽平跟前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嗲声嗲气道:

“老公~~”

这一声叫的徐泽平心得麻了,这一晚上的疲倦都被她这一声老公给叫散了,精神倒是明显为之一振,赶紧躲到一旁:

“别!你这样,我害怕。上次你这样时就买了个单反相机,到现在就买回来时用过一回,以后再没见你用过。”

李婉娇嗔道:

“那还不是你,每次都加班,搞得咱们连旅游的机会都没有,哪有机会用?”

徐泽平知道自己这老婆在别人面前一向是紧的很,到自己这里却口才上佳到跟机关枪是的能把自己射成筛子,赶紧直奔主题:

“那你这次想买什么?”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女人的诱惑  继续阅读完本!

男子发现妻子上班只穿裙子腿上无遮拦,妻子:工作需要,老总要求...

女人的诱惑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男子发现妻子上班只穿裙子腿上无遮拦,妻子:工作需要,老总要求…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