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支教的那些事儿》,它的作者是传说创作的乡野春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老子终于到了!”下了破烂的公交车,梳理下心中激荡的心情,看着四周,绿油油的一片山脉,一条蜿蜒小道穿插其间。

在学校遇到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前几天,我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他手眼通天,硬生生的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填写了我的志愿。

当我得知消息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在偏远地区支教啊,工资低不说,生活还特辛苦。

但是我的资料已经报备到省级了,为了稳定住我,市领导专门接见我,给我许诺只要在这个地方呆够两年,两年后除了我每个月的工资和津贴给到最高,还额外给我安排去机关单位上班。

这种许诺是市领导班子做出的决定,我不疑有诈,所以痛快的答应下来。

要知道,我班里的一个同学是富二代,他父亲为了给他安排到国家机关单位上班,只是打点关系,就花掉了十多万,到最后还没办成。我只要熬两年,就能够获得这种机会,等于是白捡了一个便宜。

一路上,我哼着歌,心中幻想这两年要怎么熬过去,就在走到一片高粱地时,我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心中猛的一紧,难道有蛇?我最害怕蛇了。

但随之而来的声音,却彻底打消了我的疑惑。

“嗯,嗯哼,你今天怎么这么粗壮,我都快受不了了,不要停,快点,再用力点……”

一个女人萎靡的声音传来,我听到后,脸部火辣辣的热。

我今年21岁,早就过了懵懂的年龄,对待男女之间的情事也知道很多,但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在高粱地中**?事的人。

传说中的野炮啊!

我偷偷的钻进高粱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

“快点,快点啊,你再不快点我就去找其他男人了,”

“别,你等等,我刚才一紧张,就软了。”

“没用的臭男人!”

两个人清晰的对话不断传到我的耳朵,我此时手掌心冒汗,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不远处,是一片开阔的地带,高粱被弄翻铺成了一张草chuang,上面躺着一个女人,她不断用手捧着自己的两对浑圆。

女人长相很清秀,年龄二十七八岁,体态婀娜,尤其是那两对浑圆很雄伟。

另外一个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光着身子跪在女人的..,不断揉搓弄自己的那根短小的东西。

我撇了一眼,心中是浓浓的鄙视,不到七厘米,简直是丢男人的脸。

这个时候,女人好像失去了兴趣,冷着脸就要去穿衣服,但是老男人哪肯啊,搂着女人不让她离开,

“小红,你再等等,我就快要硬起来了,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今天是真的很紧张,这里万一碰到个人,咋办,你说是不?”

“哼,你过去也不行啊,来这里还是你说的,你说这里好,你能够坚持的时间长,可是,现在都多久了,除了最初的时候硬了一下,到现在都多少时间了,你说说,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陪你在这里玩,你就这样子对我啊?”

男人见状,赶紧说道,“要不,我再给你十块钱,你再多陪我一会?”

“真的?”

“嗯,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就给你。”老男人说完后,就用脏乎乎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了十块钱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钱后,嘻嘻一笑,说道,“好哥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说咋玩吧,我都随你。”

“我刚从电影里学到一个好东西,你等等,我去找一下。”说完话后,老男人就从旁边高粱地里翻东西。

女人看的是莫名其妙,不过倒也没多说什么,把身上刚穿的衣服又一件件的脱下来,当**脱掉后,我才发现。

女人的下面竟然一根毛都没有,水嫩嫩的,就像大白馒头一般,中间裂了一道粉红色的缝隙。

那个缝隙刚才还被老男人碰过,我心中跳起一万句草泥马。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老男人终于找到了几个合适的高粱杆,他把这些东西折成两半,用粗糙的手打磨的光滑些,用随身带的绳子捆绑在一起。露出了笑容,“就用这个了!”

说完话后,他看着女人,比划了一下,而女人完全搞不清楚老男人要做什么,干脆就一闭眼,敞开了两条腿。

“嘿嘿,小红,我要来了啊,你要是疼就告诉我一声。”

“哼!”小红很不给面子的扭过头去,她看到老男人趴在自己的..,手中还拿着那捆高粱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老男人要做什么。

就在老男人刚把那捆高粱杆弄进去的时候,小红猛的把腿给闭上了,睁大眼看着老男人,“死老鬼,弄疼我了!”

我在一旁看着,也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这个老男人有想法有点子,值得鼓励,可是你随便找个东西就往里放,不说卫生不卫生,但万一真的伤到女人了咋办?

怎么也要在外面套个塑料袋或者套子啊!

“谁?是谁在那边?”女人的耳朵很敏锐,我就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就被她给发觉了,老鬼听到动静后,也慌忙的赶紧穿衣服,

我真想要给自己扇两巴掌,这出好戏,就被我的笑声给破坏了,此刻顾不得遗憾,我抓着行李包,赶紧逃离这里。

后面不断传来老男人大声的呼喊:“小兔崽子,你不要跑,让我逮着了拔掉你一层皮。”

因为有高粱地的阻隔,我并不知道老男人追没追过来,直到我气*息息的来到了柳庄寨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

一口气跑了好几里地,肺里都像是在燃烧一般。

村口,有一个五十多岁,穿着中山装,国字脸,戴着黑框眼睛的男人正守在那里。

看到我,就笑着迎过来,说道:“你就是大城市来的支教老师,刘明?我是咱们柳庄寨的王校长。”

“等等,我,我要歇会。”

当气息喘匀了后,我才直起来身子,这一路奔跑,把本来就体质偏弱的我累得够呛。

王校长首先带着我去了宿舍,把行李放下后,就来到了村子东边的学校,第一印象是很破旧,用纸糊的窗户,墙壁掉落的石灰,还有屋顶悬梁上的蜘蛛网。

学校的学生也不多,零零落落的只是三十多个学生,各种年龄段的都有。

所以在讲课的时候,有时候,会让年龄大一些的学生去教导年龄小的学生,老师只用在一旁指挥看着就行。

王校长询问我是怎么跑过来的,累成那样?

我搪塞的告诉他说,是因为我在路上遇到了一条蛇,我自小就害怕蛇,所以就跑着来了。

王校长大吃一惊,说道,“你别看我们柳庄寨很穷,周围都是山,但这里的蛇很少,甚至一些村民一辈子都没在附近碰见过蛇。”

王校长一直说我运气好,刚到这里就能够见到小龙,还说我以后会鲤鱼跳龙门,前途无量等等各种恭维的话。

小龙就是他们口中说的蛇,就好像十二生肖一样,蛇不叫蛇,而叫成小龙,图一个喜庆吉利。

等到下课后,王校长把学校的老师都召集到办公室来,我一看,算上校长,加上我只有三个男老师,另外还有一个女老师,总共四个人。

女老师年龄只有三十多岁,也戴着一副眼睛,或许是因为眼镜框不太舒服的原因,总是会时不时用手轻扶下眼镜框边缘。

她有种书香门第的气质,脸蛋也很干净,穿着一身粗布碎花大褂子。

听校长说她是前两年刚嫁到这里的女人,因为有学问,所以,村里就雇她来这里教学。

她朝我点点头,我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而另外一个男老师是个猥琐的矮胖子,只见他时不时的看着女老师的**嘿嘿傻笑,小眼睛眯着,就差把眼珠子放在女人身上。

简单介绍完毕后,校长就离开了,矮胖子拉着我,问道,“你们城里的女人咋样,是不是皮肤都很粗糙?”

“啊?”我被胖子的话吓了一跳,城里的女人皮肤粗糙,谁告诉你的?

我纳闷的看着胖子,说道:“你从哪里听到的啊,城里女人的皮肤当然好了,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向往大城市。”

“但是,为什么城里的女人都要用化妆品啊,如果皮肤好的话,那怎么会用啊?”

我被胖子的逻辑给打败了,只能够转头不理他。

而这个时候,女老师喝了一杯茶水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胖子看着女老师离开的背影,碰了我一下,说道,“你觉着李梅老师怎么样?”

我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还行啊,李梅老师人挺好的。”

“我能够帮你追上她,你要不要?”矮胖子的话石破天惊,让我把喝到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

我说道:“李梅老师不是有对象吗?刚才校长还说了,她是从外地嫁到咱们这里的。”

“哼,咱们村里的男人啊,要么是去外地打工了,家里留下孤儿寡母。要么就是无能,让女人在家中独守空闺。”

胖子的话让我想到在高粱地撞见的那一幕,可不是,那个男人的下面就好像一个小蚯蚓,只有短短的几厘米。

胖子一副了然于胸的摸样,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递给他一根烟,喊道:“胖哥,你说咱们这个村的男人都不行?”

“那可不,要不是看你和我是同事,你人不错的份上,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和胖子聊天的时候,李梅老师不知道何时进来了,她看了我们一眼,咳嗽了一声,胖子像没人似的,继续说李梅老师的各种好。**翘啊,胸大啊,身材苗条啊,还会做家务养鸡鸭。

我偷偷的看了李梅老师一眼,只见她埋头在办公桌前认真的在弄教案。

只是,脸蛋很红润。

一下午时间过的很快,在胖子的悉心指导下,我很快熟悉了这里的工作。说来工作也轻松,这个村子但凡有点能耐的,都会把孩子送到县城去上学,留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加起来不到四十个,总共就一个班,我们几个老师每人半天,轮流给学生上课。

我旁观了一次他们教课的过程,就了然于胸了。

很轻松,完全能够胜任。

放学后,我独自走回宿舍,一路上,柳庄寨的村民有的给我送吃的东西,有的询问我有什么不习惯,热情的让我觉的很难堪,心中也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教出来一个金凤凰。

我住的地方之前是一户人家的院落,后来他们在外边打工挣了大钱,就把全家人接走了,留下这个小院子没人居住。

在得知我的到来后,王校长专门组织了村民为我清理打扫,我推开破旧的木门,看着院落里的石板凳,石桌子,还有爬满墙壁的绿色爬山虎,一切的一切。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仰望弯月,这是我来到柳庄寨的第一天。

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在想高粱地的那对狗男女,那女的皮肤真好啊,比城市里的女人皮肤都要好,水嫩嫩的,尤其是她的下面一根毛都没有。

粉红色的缝隙不断开合,迎合着男人狂轰乱炸。

我又想起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短小如同蚯蚓的东西,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啊!

恍惚间,那个女人变成了李梅老师的脸蛋,她亲吻着我,我亲吻着她,我学着那个老男人的摸样在地上找东西,可是什么东西都找不到……

等我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简单洗漱下,我吃了点东西就来到学校,此时第二节课才刚下课。

胖子看到我的到来,跟我打了声招呼,他说他有事情,让我顶替他一上午,我答应了。

讲课是枯燥的,我照着书本里的东西,一点点的给学生们灌输知识,并让大家一起来做游戏。

其中一个小姑娘惹起了我的注意,她年龄不大,衣服特别的破旧。身上有七八块的地方是补丁,即使是在柳庄寨这个贫困的地方,也显得与众不同。

她的眼眸特别明亮,脸蛋也是洗的干干净净的,我提出来的问题,她都能够很好的解答。

只是,这个小女孩特别的内向,在做游戏的环节,她从来都是默默的一个人蹲在角落。

我一直留意着她,后来就干脆告诉她,我今天要家访。

她听到后,满脸的不愿意,不过耐不住我的劝告,最终同意了。

上午放学后,她背着书包欢快的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她。

在走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到村子的南边,她们家就住在这里。

当我推开那扇木门后,里面的一切让我傻眼了。

这哪是家啊,这分明就是一个空房子,只有一张床在屋子的中央,至于其他的板凳啊,锅碗瓢盆啊,衣柜衣厨啊,都没了踪影。

我疑惑的看着小女孩,只见她用手扭拧着衣服,满脸的悲痛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小妮子,放学回家了啊,看我给你带来啥好东西了,一只烤鸡。”

进门的是一个清秀的女人,长长的头发,婀娜的身材,尤其是那对**让人过目不忘。

是她,就是她,是那个在高粱地偷-情的女人。

她看到我后,也是猛然一愣,还是女孩告诉她,我是老师后,才让我赶紧到屋子里坐下。

“刘老师,是不是小妮子在学校惹麻烦了啊?”坐在床上后,她着急的问道。

我尴尬的一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小妮子在学校里很听话,也很用功,我只是看到她穿着的衣服有很多补丁,所以才特意来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刘老师,你也不用见外,我比你年龄大,以后你叫我一声红姐就可以了。我们这个村子,估计我们家是最穷的。”红姐让小妮子去端茶倒水。

她则是开始讲起了一段悲痛的经历。

原来,她家之前在柳庄寨虽然不富裕,但日子也能过的去。后来有一次,他丈夫和其他人带着货物去县城贩卖换钱,就再也没能回来。

有的人说丈夫死了,有的人说丈夫带着货物躲起来了。

愤怒的村民把自己家围的水泄不通,孤儿寡女的她哪能抵挡住大家的愤怒啊。

无可奈何下,看着乡亲们把自己家值钱的东西,全都给搬走。后来还为自己的丈夫弄了一个葬礼,他们说,家里的那些钱一部分是用来给大家抵消货物损失的,另外一部分是给丈夫办葬礼的。

红姐虽然感觉丈夫不是那种人,但你让一个孤儿寡母的去哪说理?老母亲知道后,也起的旧病复发,很快就撒手人寰。

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早已经淡忘了当初的事情,红姐的日子这才好过一些。

我听到后,哑口无言,递给她一个纸巾,让她擦拭泪水,

“那一天的场面,小妮子也是见到了,所以在她的心里可能留下了阴影,老师,你一定要帮帮小妮子啊。”

“嗯。”我狠狠的点了点头,告诉红姐,“只要家里有什么难事,你尽管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给帮到。”

我在来这里之前,就从网上看到过新闻,说一些偏僻的地方,假如男人死掉的话,亲戚和朋友会打着办葬礼的名义,把家中一切值钱的东西给搬个一干二净。

虽然红姐的情况和他们不同,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小妮子把茶水端过来了,我品尝了一口,有点苦涩。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在她们家帮助劈柴,和修善一些工具。

别看红姐很柔弱,但是干起活来绝对不比一个男人差,抡起袖子,就是一个劈砍,一个木头就被劈成了两半,完全不是在高粱地的柔弱模样。

“老师,让你见笑了,我自从没了男人后,就一个人扛起了这个家,很多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哪怕不会做也要学着做啊。”红姐这个时候,把长长的秀发用一个绳子绑起来,外面就穿着一个小背心。

我看的是一个心动啊,因为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我能看到她那两对**的**。挥舞斧头的瞬间,也随之上下跳动。

她挥了挥头上的汗水,看到我目不转睛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来,说道,“刘老师,你不会还没女朋友吧?”

“啊,我大学毕业了就来到这里,还没顾上交女朋友。”我被她说的颜面尽失,我都20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女朋友。而在这个村子里,20岁没结婚的人,就已经被村里的人瞧不起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探头探脑的进到了院子,看到我后一脸惊讶。

我也认出来了,就是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穿着是一身黑色褂子,带着一个鸭舌帽,背着手,看着我在这里干活。

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红姐也发现了来人,脸色猛的一变,就见那个老男人伸出手来说,“你欠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还我啊?”

“什么东西,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男人在世的时候,欠了我几百块钱,虽然他离开了,这个钱就要你还。”

“可是,这些年,我已经把能给你的都给了啊。”红姐羞红了眼,忍不住委屈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小妮子也很懂事的走过来,拥抱着母亲。

我看不过去了,昨天还在高粱地两个人玩的很愉快,今天咋的说翻脸就翻脸啊!

往前走了一步,说道,“什么钱,他家男人都去世很多年了,你现在才来要,是不是太没人性了啊!”

“你又是哪跟葱?”老男人被我说的差点炸毛,“老子来要债,是天经地义,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家男人赌博欠我几百块钱,今天要是不把钱给我,我就拆了你们家。”

老男人吆喝着嗓子,大声的喊起来,

“可是,可是我已经把我自己都给你了啊,你还不放过我啊!”红姐蹲在地上,哭的惨兮兮的。

这时候,她就像一只鸵鸟,只会把脑袋埋在地里,因为她已经不敢去争论了,争论只会让事情更麻烦,受到的伤害更大。

“哼,现在知道难受了吧,我昨天就告诉过你,你要不让我把高粱杆放进去,我就和你没完!”

高粱杆,什么东西?

我这时候,恍然大悟,原来是昨天在高粱地的时候,因为被我搅黄了,所以,这个老男人没有把高粱杆给放进女人的双腿之间。

估计当时我走了后,他们俩又尝试了多次,应该女人喊着疼,所以老男人没有完成他的梦想,才来找的麻烦。

我的眼神飘过红姐的双腿,脑海里想起看到的那个白乎乎的馒头,以及那条粉红色的缝隙。

这时候老男人直接走过来,抓起地上的红姐,就要用手去抽打红姐的脸蛋,我就在旁边,当然不会让这一幕发生。

一瞬间,我抢先拦住老男人呼出去的手掌,反手一挥,啪!

老男人的被我甩飞了出去,脸上印着五个手掌印,我是含怒出手,他直接被弄翻在地上了,捂着脸,哎呀,哎呀的喊着疼。

在大学的时候,我很捣乱,不爱学习,会结识些社会上的小青年。

那时候,我觉着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待,是个坏人。

可如今和眼前的老男人相比,我丫的是一个圣人。我狠狠的踹了老男人一脚,寒着脸说道,“滚,以后红姐家我罩着了,要是不想要死的太难看,你尽管来找麻烦。”

“以后,只要我逮着你,就见一次打一次,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下次还敢犯的话,后果,是你不能够承受的!”

若放在以往,我还会有心情去把他身上的钱包都给搜刮一番,不过,在这个偏远的村庄,还是算了,估计能够搜到十块钱就算烧高香了。

要知道,在高粱地的时候,他可是颤抖着手把十块钱给掏出来的啊,现在更为了几百块钱来找一个寡妇的麻烦,真丫的是个穷光蛋,是个抬不起脸面的人。

老男人怨恨的眼光我自然看见了,不过我是不屑一顾,他有胆就来吧,我招待着。

红姐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那个温文尔雅的刘老师吗?

这还是刚才那个没有谈过女朋友的支教老师吗?

我看着红姐,轻声说道,“别怕,以后他不敢再来找你麻烦了,若是再有下一次,我让他这辈子都后悔。”

“嗯。”红姐低头应了一声。

扶着小妮子去屋子里,继续去做饭去了。

担心老男人晚上报复,今天晚上我就在红姐家住下来了,一方面是为了红姐的安全着想,另外一方面是我自己怕孤独。

一个人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有,这是很大的悲哀。红姐听到我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下,喜上眉梢,慌张着又去多弄了几个菜,还叫来了一瓶白酒。

这种白酒是散装的,喝着有点上头,我很感激红姐的盛情招待,就多喝了几杯。

等到晚上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遗漏了一个大问题,我睡哪啊?

红姐也尴尬的看着我,指着屋子里的大床,上面已经铺好了两床被子,我只好硬着头皮,钻进被窝就躺下了。

红姐稍微收拾了下餐桌,让小妮子去隔壁屋子里去睡,随后就把灯给拉黑了。

窗户外面的月亮很皎洁,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婀娜身影,把身上穿的衣服,在一件件的脱下。

我咽了一口唾沫,瞪着眼球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知道红姐发现我偷看没有,她脱衣服很慢,就好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高雅,温柔,充满想象力。

当她把身上最后的一块布料都给脱下来的时候,那**的两对,就像解开了束缚,直接跳了出来,是的,是跳出来了。

我感觉到心脏在砰砰直跳。

红姐钻进了被窝,就隔着一层被子,我感受着她的呼吸。

“小妮子已经睡了。”红姐意有所指的说道。

“睡了就好,明天不会耽误上学。”我傻里傻气的说道,

“嗯。”红姐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双小手,却通过被窝钻了进来。

我的小兄弟被她直接给握住了。天哪,我,我激动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轻柔的用手触摸着我的每一处神经,轻轻的,如同一团棉絮,包裹着我的整个心神。

我看着她,她羞涩的笑了笑,说道,“以后,你可以保护我啊,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我当时就立马发誓,说只要我在的一天,就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你。

甚至还发誓说,这辈子在这个村子里,我只有你一个女人。

她听到后,只是羞然一笑。

直到我经历了许多事情后,我才发现,她那个羞然一笑,根本不是害羞,而是鄙视。

许多年后,当我回味第一个女人带来的欢乐的时候,心中依然荡漾。

我这辈子有许多个女人,她是第一个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痕的,当然,后面还有很多其他的女人也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无数个印痕。

一晚上很快过去了,直到太阳升起,红姐才不得不下床穿衣服,去做饭。因为待会小妮子还要去上课。

折腾了一晚上,红姐的兴致却依然高昂,她告诉我说,我是第一个让她真正体会到了快乐。

我心想,怪不得胖子总是说,这个村子里的男人都是无能,只要看红姐就知道了,她一整个晚上总是惊讶,惊讶,再惊讶,不断的用手比划来比划去。

还说,以为男人都是那种几厘米的,没想到我的是十七八厘米的。

红姐在外面弄着早餐,我自己也穿上衣裳,搂着她的腰肢,不断的亲吻她的脖颈。

“好了,小妮子都快要起床了,你老实点。”

我嘿嘿一笑,隔着她的裙子就把手伸进去,她羞红了脸,说了一声,“你好坏。”

就任我为所欲为了。

女人的那里很轻柔,需要缓慢触摸,才能够激发女人的情感。

我虽然是个新手,可是在电影里,在小说里,在论坛里,看到的技巧数不胜数。

日本的,欧美的,美洲的,都看过。

这时候,我看到了厨房有几根黄瓜,想起老男人在高粱地的做法,忽生一计。

“你先做饭,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嗯哼,什么好东西?”我把手指抽出来,让红姐猛然感觉到一阵空虚,忍不住的问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我保持神秘的说道。

首先我找了一根大小适中的黄瓜,其次,又找来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把两个东西都用清水给清理干净后,塑料袋套上一根黄瓜,就成了一个简易的道具。

这时候,红姐还在认真的做饭,我悄悄的走到她的身旁,把她的裙子给扯开。

她白了我一眼,就不管我了。

我看着里面的**,心中荡漾,迷恋,昨天就是这块地方,让我体会到了幸福,欢乐。

因为我的用力过猛,本来是缝隙的粉色,此刻,却有点往外翻和有点红肿。在我触摸的一霎那,红姐身子猛然一颤。

“你好坏啊,你这样子温柔的摸着,我感到好舒服,就忍不住的想要继续。”红姐扭过头来,看到我认真的在欣赏她的神秘处,羞红了脸。

我低头,亲吻到她的那块地方,她抓着我的头发,自己开始不断的摩擦,摩擦。

“啊,你好坏,搞的人家又想要了。”红姐的身材一直很不错,婀娜,苗条,在她扭动腰肢的时候,我会轻怕她的**,这让更兴奋。

我在红姐情迷意乱的时候,把先前准备好黄瓜给缓慢的放了进去。

“啊,”红姐弓着身子,浑身颤抖不止,我也看到一股股的水液从红姐的那块地方涌出。

“好充实!”

这是红姐说出的第一句话,随着我的动作,她开始渐渐的变的娇喘起来,身子饭菜在锅里冒起了黑烟,都顾不上了。

我们俩玩的正尽兴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拍门的声音。

我听到后,心中恼怒可想而知。

谁他丫的打扰老子的好事!

红姐也赶紧要把黄瓜给拿出来,可是我按住红姐的手,直接帮她把**给穿上,红姐见状,也只好随我了。

因为大部分的黄瓜都已经进去了,所以在外面看来,根本显现不出来下面有什么东西存在。

稍微收拾下衣服,我去开门,只见是昨天的那个老男人。在他的背后还站着其他几个人。

“小兔崽子,昨天我一直蹲在这里,就想等着你离开,再收拾那臭娘们,没想到你一晚上没走!”

“那臭娘们滋味不错吧!”老男人说的话,让我一阵寒心,幸好昨天我住在这里了,要不然的话,估计红姐一定会被这个老男人给折磨死。

这个老男人是谁我不知道,也没有去问过。

我也不管他有多大的能耐,既然红姐选择相信我,并把她自己给了我,那我就有照顾她的责任。

“你就不问问我是谁?”我寒着脸说道。

“你是谁?你不就是一个从外边来这里的支教老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围观的几个人吹着口哨说道。

我森然一笑,“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来历,那么你们还敢来这里找麻烦,真是活够了!”

说完后,我就一个往前直冲,朝着老男人猛的一脚踢了过去。

老男人以为找来了几个帮手,就能够稳胜,却不知道,我可是在学校跟着几个社会小青年一起混过的。

而眼前围拢着我的几个人,一看就不是那种经常打架的,我现在想要逃走,他们谁都不能留下我。

站得松松垮垮的,手中拿着的木棍也是残差不齐,用这个东西来打人,估计还没几下,棍子就要折断了。

在把老男人踹飞后,我看了一下周围其他几个人。

他们还在怔怔的发呆,我嘴角勾起了一抹森然的笑意,说道,“既然都来了,那么就一起上吧。”

躺在地上的老男人这时候肠子都悔青了,他只觉着找来几个帮手就能够报昨天的一巴掌仇恨,殊不知,他惹的不是弱鸡,而是猛虎。

放入山林的猛虎,择人而噬。

我此时,已经红了眼,想起在高粱地,红姐被这个老男人羞辱的一幕,就一阵烦怒。

其他人不敢围过来,那我就去找老男人的麻烦。

“别,别,你别过来啊,我再也敢了。”

“你知道昨天我给你说什么了吗,只要我再逮着你,会让你一辈子都后悔。”我一脸煞气的走到老男人的面前,把他的脸蛋凑到我的身旁。

老男人的脸色都被吓得惨白了,裤子上更是有不明的液体出现,带着一股骚-味。

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但这还不够,我要让他长点教训。

就在我拿着一个碎裂的木头刺往老男人的左眼珠子缓慢送过去的时候,其他几个男人都呼啦一声的往四处逃窜。

并在逃窜的过程中,大声喊着,救命,恶魔之类的词语。

“刘老师,不要啊,千万不要啊。”我这时候感觉到有个人抱着我的胳膊,仔细一看,才发现红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旁。

她惨白着脸,看着我不断的摇头,嘴中喊道:“刘老师,你快点醒醒啊,千万不要啊!”

我愕然一怔,手中拿着的木刺也掉在了地上。刚才的一幕在我脑海里回荡了一番,我按捺住烦躁的心思,对老男人说道。

“这次还是算了,不毁你的眼珠子了,你自己把这个木刺插到你手里吧,我就饶了你。”

老男人僵硬的身体,缓和了许久才恢复正常,他忙不迭的给我磕头,并说,“以后再也不敢来这里,现在就离开这个村庄,再也不回来了。”

我点点头,顺带着给他提个醒,“把这根木刺插到手里,我不想说第二遍。”

老男人刚恢复一些血色的脸又变的有些惨白,在我的注视下,他颤抖着拿住那根木刺,轻轻的插到手掌心,抬起头看着我。

我轻轻摇摇头,以为带了几个人来围殴我,一点事情就没有吗?

至于钱,我不稀罕,这个村庄本就是个贫困偏远的地方,那些钱还不够我在大学时候,和几个朋友在酒吧喝顿酒的。

我估计让他拿钱出来,他也拿不来那么多,既然如此,我就让他怕,打心底的怕我,这样他们以后就不会再来找红姐的麻烦了。

老男人咬了咬牙,一狠心,直接把木刺给扎入到很深的肉中,一个大缺口流出来很多鲜红的血液。

我看着老男人,又看了看天空飘荡的几朵云彩,心中却在想,世界又有多少个村落有种人存在啊。

我顾不上别人,但总能顾上身边的人吧。

老男人抬起手给我看,看到我仰面看天的摸样,以为没什么事情了,就要离开这里。

我二话不说,用脚直接踢了他一下,随后,把他的手掌心翻开,用捡来的砖头,狠狠的朝里面砸了一下。

“啊!”响彻天空的声音,在这个柳庄寨不断回响。

当我来到学校时,校长、小胖、李梅老师,他们几个都在办公室等着我。

我开玩笑的说道,“怎么了,校长,我被开除了?”

校长摇了摇头,随后他带头鼓起掌来。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疑惑的看着小胖。

小胖兴高采烈的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道,“哥,以后你就是我刘哥,咱们村里的大恶霸被打的事情,整个村子都知道了,之前这个恶霸可没少祸害少女啊,如今你把他给赶跑了,也算是替大家出了一口气。”

王校长也是高兴的伸出手来,说道,“谢谢你啊,刘明老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大家都欢迎你。”

对于老男人是谁我都不清楚,但看到大家目前的反应,那之前一定是个村里的恶霸了,如今恶霸被我赶走,也算是归还了整个乡镇一片清明。

因为昨天我替小胖的班了,所以就简单的签个道,就能够回家休息。

当再次来到红姐家的时候,发现有几个人躲在暗处不断的盯着,我眉头一皱,难道是老男人贼心不死?或者,是我没有赶尽杀绝?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 【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或手机微信扫一扫】回复  我当支教的那些事儿 继续阅读

《我当支教的那些事儿》,它的作者是传说创作的乡野春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我当支教的那些事儿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我当支教的那些事儿》,它的作者是传说创作的乡野春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