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耳躺在摇椅上,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心里算着时间。

12月的天已经足够冷了。

夏耳躺在摇椅上,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心里算着时间。从检查出怀孕她就被左璟信安排到了这个别墅静养,现在都过去7个月了,可算下来,左璟信来这个别墅的日子也不过一只手的次数。

夏耳的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老公两个字,只是还没有打通。她深刻的记得结婚当晚,左璟信喝的烂醉如泥把她压在身下,告诉着她,“生下孩子就给我滚,你这个没有自尊的女人,一个夏家和左家的生娃工具!”

可是即便在左璟信的眼里,她不过是个生娃工具,夏耳还是甘之如饴的享受着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不过因为一个字‘爱’。

最终,夏耳还是鼓起勇气打通了电话,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只想左璟信能够陪她过一次生日。

“今天也是之倾的生日。”

电话那头,左璟信的一句话直接就如冰刺一样刺痛了夏耳的心,她差点忘了,她跟夏之倾是在同一天生出来的。

“可是,你一次都没有陪过我……”

“夏耳,请你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要让我一次一次提醒你,你只是左家选中的儿媳妇,给左家生孩子的工具;而我已经履行了自己的责任,也让你怀上了我的孩子。”

“可……”

“我很忙。”

最后一句不耐烦的话后,夏耳就听到了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眼泪跟着就流了下来,每次都是这样,他连听她说完一整句话的耐心都没有。

“太太,该用餐了。”

夏耳点了点头,走到餐桌前,桌子上,放着一个蛋糕。

“这是?”

“这是简先生派人送来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执念,她的执念是左璟信,是她的放不下;而简南的执念是她夏耳。夏耳让女佣扔掉了蛋糕,自己撕掉了卡片,如果那个人不是左璟信,她不愿当任何人心里的执念。

这个时候,手机上传来了一张照片,是灵城出了名的轻吧。

自从她嫁给左璟信,夏之倾就变得更加猖狂起来,几乎每天都会发一张有关她跟左璟信的照片给她看。

“太太,您去哪?先生说了,您不能离开这里,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就可以。”女佣急切的走过来拦住了准备离开的夏耳。

“一切后果我会承担。”

结婚以来,她什么事情都听从左璟信的安排,从来不忤逆他的意思,哪怕她怀孕后,他直接就变相的把她囚禁在了这个别墅,只安排一个女佣照顾了她的饮食起居,夏耳都不曾有过怨言。

可现在,她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生完孩子,她就得按当初说好的,跟左璟信离婚然后离开灵城,甚至连做母亲的权利都得放弃,所以,哪怕一次,一次也好,她只想左璟信放弃夏之倾而选择可以陪她过一个生日。

“今天这里被左爷包下了,任何人不能进。”

“我是他老婆。”

“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你们这是打算跟我这个孕妇动手吗?!伤了孩子,这个罪过你们谁都承担不起。”

夏耳的强势终于喝退了拦路的人,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直接推开了贵宾包厢门,偌大的爱心中央,左璟信正压着夏之倾忘情的拥吻着。

夏之倾的角度足够一眼就看到了进来的夏耳,不着痕迹的就更加拥抱住了左璟信,一边发出一些让人听来无比享受的声音。

那一秒,夏耳几乎是发了疯的。

下一秒,夏耳就已经冲过去推开了还忘乎所以吻着夏之倾的左璟信。

他们的那场约定里,明明说好的,她可以不干涉他的任何自由,唯独不要在她还是他老婆这个身份下,他就做出婚内出轨的事情。

唯独这一点,夏耳接受不了。她没办法控制左璟信的精神出轨,那总能约束他的肉体出轨。但现在,左璟信居然失约了,还在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要跟夏之倾合二为一了。

“小耳,你怎么会来?”夏之倾显得一脸的惊讶。

可是,夏耳根本没空去理会了夏之倾,她就那么瞪着左璟信,只是,左璟信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奇怪。

因为夏耳的忽然推开,让左璟信恢复了一些理智,可内心的干渴灼热还是强烈的让他很想压了一个女人。

“老公,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夏耳原本愤怒的脸变成了担忧,走过去想要去碰触了左璟信。

“滚。”见着夏耳,左璟信的神情就更清明了些许,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下了药,在挤出那么一个字眼后,他直接拿过了桌上的水果刀割破了自己的手。

刺痛感瞬间让左璟信彻底清醒。

“信,你这是在做什么?流了好多血,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夏之倾有些着急的说着。

“你给我下药了?”左璟信有些蹙眉的问向了夏之倾。

夏之倾就被吓了一跳的样子,转而就委屈的流下了眼泪,道,“我怎么可能给你下药,我不过只需要再等三个月就可以嫁给你,何况,我们这么相爱,做这种事都是迟早的事情,还需要给你下药嘛!”

其实,左璟信是相信夏之倾的,每次生日,他都是跟夏之倾在一起的,而这次夏耳不仅给他打了电话要他陪她过生日,现在都来了一次捉奸在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你为什么要这么看我?我根本没机会给你下药的。”夏耳有些难以置信的开口,只因左璟信的那双眼睛里,就好像在看一个犯人。

“信,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善良,把小耳做的蛋糕拿来给你吃,我原本只是有点可怜她,却没想她会在蛋糕里动了手脚。”夏之倾插了话。

夏耳的视线就落到了那切开的蛋糕上,那也的确是她做的蛋糕,可这个蛋糕不应该在这里,她明明是让人先送去了“初心”,那个她想让左璟信陪她过生日的地方。

“可是,小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很爱信的吗?怎么会想让他跟我发生关系?”夏之倾显得一脸茫然。

那个时候,左璟信的脸已经阴沉的想要掐死了夏耳一般。

他就那么不顾流着血的手,直接走到了夏耳的面前,一字一句冰冷的说着,“事到如今,居然还敢设计我。你以为用这种方式让我先破坏了约定,你就可以拒绝跟我离婚,不用离开灵城了吗?!”

“我没有……”

    “难道你想说,这蛋糕不是你做的?”

    “蛋糕是我做的,可我没有……”

    “夏耳!你为什么不安分的只做一个生娃工具!让我可以对你的厌恶少一些!”

    “我……”

    “我告诉你,这是你逼我先破坏约定,既然你那么想看,我就做给你看!”

    又是如此,左璟信的每次开口都暴跳如雷,甚至连给她说完一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在左璟信转身就把夏之倾给扑倒在了沙发上,夏之倾娇羞的说着,“信,别这样,小耳还在看着。”

    夏耳都不敢相信,左璟信居然真的要做的如此决绝,要在她的面前去疼爱了夏之倾。

    “不要这样!老公,你不要这样对我。”夏耳猛的回神就冲了过去,嘴里忍不住的哭喊,“我真的没有给你下药,我有好好的遵守约定。

    “给我滚!”左璟信暴怒着随手就推开了拉着他手的夏耳。

    转身,又去吻了夏之倾。

    “啊!!!”夏耳忽然捂着耳朵大叫起来,眼泪如同坏了的水龙头不断涌出。泪水早就模糊了视线,心痛的都快忘记了跳动。

    “不要这样对我,老公,我们不是约好的,在还没有离婚的时候,不要去碰了我堂姐。”夏耳哭喊着,又一次的想去拉开了压在夏之倾身上的左璟信。

    而这一次,左璟信推的更用力了几分,吼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别跟我提什么破约定。”

    “乓”的一声,左璟信的话音还未落,夏耳就忽然被推的撞到了旁边的支架上,圆滚的身子摔在了地上,整个支架都跟着压在了她的背上。

    “肚子,我的肚子。”肚子忽然的抽痛让夏耳陷入了更深的恐惧里。

    左璟信这下是彻底清醒了,警告着夏耳,“不许让我的孩子出事!”转身就抱起了夏耳冲出了包厢门。

    夏之倾在那之后不急不缓的穿好了衣服,走出轻吧时,左璟信的车子已经开走。

    “医院那里都安排好了吗?”

    “看来你那边很顺利。”

    “哥,你可以把消息透露给你的好兄弟简南了。”

    挂断电话,夏之倾就拦了一辆的士,跟着直奔了医院。

    这次,她只觉自己,赢夏耳赢的毫无压力。

    夏家名下的医院。

    夏耳需要被送进了产房,一系列的原因下,导致羊水早破,只能让她提前生产。

    “夏耳,我告诉你,你必须把孩子平安的生下来,这个孩子,可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给你弄出来的,你不能让他有事。”被推去产房的路上,左璟信还用着冰冷的语调警告着夏耳。

    夏耳只知道哭,她的情绪根本还没有平复,何况强烈的宫缩反应已经痛的她连呼吸都困难了,可即便这个时候,耳边听到的话还是那么的冰冷,让夏耳的心也痛的快要死了一样。

    是啊,她那么努力的不让自己怀孕,害怕太早的离开左璟信,可终究还是在左璟信的日夜超练下怀上了,夏耳也以为自己会讨厌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意味着她即将离开,可事实上,夏耳发现,自己比任何人都珍惜这个孩子。

即便生下孩子她就得离开,可至少,她还是为左璟信生下了一个孩子,是属于她跟左璟信的孩子,或许这个孩子也会有某个地方长得如同她一般,那么会不会在以后的某一天,左璟信还会记得她夏耳的模样。

“就算是要了我的命,我也会给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在进入产房前,夏耳终于忍住了眼泪,平稳了呼吸的节奏,对着左璟信说了这样的话。

都说生孩子的疼痛是这个世界上最痛的一种痛,可对于夏耳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痛,会比心痛更痛的了。

在产房门被关上,左璟信的心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厌恶他跟夏耳的孩子,可这份焦虑和担忧,却让左璟信深刻的明白了一点,他并不讨厌这个孩子,他想要这个孩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左璟信无法知道里面的生产情况如何,除了等待,没有别的选择。这时,简南也跑来了医院,看着简南出现,左璟信的眼睛就倾泻出了一片锐利的光。

“我老婆生孩子,你来做什么?”先开口的是左璟信,他厌恶这个男人对夏耳的百般呵护。

“你真的当有她是你的老婆吗?哪怕一天?”简南一样没有任何表情的看向左璟信,“何况,她的早产,不是拜你所赐?”

简南的一连反问让左璟信深深的皱了眉,只因简南的样子,似乎很了解发生了什么。

短暂的沉默中,夏之倾也来了医院,一样一脸急切的样子。

“信,小耳现在怎么样了?都怪我,害她早产。”夏之倾一来就是自责,脸上浮现着很深的愧疚。

“这与你无关。”左璟信直接宽慰了一句,“她没理由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

“左璟信,你这还是人话吗?!”听了左璟信的话,简南就一阵暴怒。

“简南,你是最没有理由留在这里的人,也最没有理由暴怒的人。”左璟信冷酷的回着。

外面的争吵太过大声,大声到可以让里面的夏耳都清晰的听到,她几乎是绝望的,在左璟信的心里,她原本就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对他来说,只要孩子平安,她是死是活,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

或许是心里的绝望让夏耳忽然拼尽了全力,在医生说着‘好了,好了,孩子出来了。’的话时,夏耳感觉自己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孩子被抱了出去,却是被蒙着一块布。

左璟信几乎是第一时间冲到了医生的面前,无法想象那块布是什么意思。

“孩子在娘胎里就已经没有了心跳,生出来的孩子,是个死胎。”医生用着最平静最冷酷的声音告知道。

“你说什么!你说我的孩子死了!”左璟信几乎是抓狂的,他差点就揍了医生,若不是夏之倾拽住的及时。

“信,你冷静些,这不能怪了医生。”夏之倾安抚着。

这个时候,简南也走了过去,只有他问了一句,“产妇情况怎么样?她要不要紧?”

“产妇处于昏迷中,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需要在里面观察两个小时后出来,防止大出血的情况发生。”医生回着,“而且产妇还不知道生下的是个死胎,这个消息,你们最好也不要现在就告诉她。”

“凭什么!凭什么她害死了我的孩子,她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左璟信有些疯狂的大吼,然后谁也拽不住的,就冲进了产房里。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爱上你爱上了错 继续阅读

夏耳躺在摇椅上,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心里算着时间。

爱上你爱上了错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夏耳躺在摇椅上,一手摸着隆起的肚子,心里算着时间。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