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十七岁时候喜欢的人,竟然到我二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

《各自生欢》的电影发布会上,她作为此次的编剧和经纪人,被娱乐记者提问。

“Mango你好,请问前几天爆出的你和左轶早在两年前就登记结婚的消息是真的吗?”

“你是左轶的经纪人,这消息爆出来后会不会影响左轶以后的事业发展?”

“你们同居了是吧?”

“听说你们还有个两岁的孩子,你们是早就隐婚的吗?”

……

空格键一按,似乎用了些力,声音有点大,惹得正在沙发上看文件的小姑娘一个回头,见到办公桌前的芒穗正扶额,脸色冷静十分,小姑娘怯怯地端了杯咖啡过去放在桌上,说:“芒穗姐,你喝点咖啡吧。”

“谢谢,”芒穗头也没抬,眼神依旧盯着电脑屏幕,这场发布会刚刚结束,面对记者们提问的狂轰乱炸,她一个问题都没回答,主持人就赶紧把她带到了台下,她望着台上若无其事的左轶,心里在想,这人就不知道来替她解下围吗?

“芒穗姐,芒穗姐?”

“嗯?”

芒穗这才发觉自己失神了,“抱歉,说吧什么事?”她最近这段时间特别容易心不在焉。

小姑娘抿了下唇,语气很是恭顺:“芒穗姐,你叫我看的文件我都看完了,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小姑娘叫阿蓝,刚进公司实习就被分配到她的手下,不过21岁的年纪,初入职场什么都不懂,还有些怕她,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长着一张恶魔的面孔。

其实芒穗也才24岁,只是这些年的职场打拼,让她多少都有点超乎年龄的成熟和雷厉风行。

“根据那些文件写个总结吧,你有两天的时间,很宽裕,我希望能看到一份质量不错的总结,”芒穗淡淡地说,喝了口咖啡。

“好的,芒穗姐,没事我就出去了。”

“等等,”芒穗似是想问什么,却没说出来。

“芒穗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芒穗摆摆手:“没事,你去忙吧。”

阿蓝点头后走出办公室,芒穗打开某博的热搜榜,“左轶隐婚”、“左轶经纪人”、“左轶和Mango同居”等一系列标题稳居前十,条条帖子都离不开左轶这两个字,正如这些年来她的生活里随处可见左轶的身影。

这次的公关要摆平似乎有些难啊。

芒穗在心里哀叹一声,她现在只要想到发布会上左轶那张单纯无辜的脸,她就想掐死他。

这时,助理任意敲门进来,说是:“芒穗姐,左先生已经到达录音棚。”

“好,去看看,”芒穗起身。

任意跟在她身侧,随着芒穗的脚步快慢调整速度,汇报道:“电影发布会的热度已经冲到第一位,现在要压下来难度会很大,似乎有人在故意拉高热度,还有您和左先生的事情……”

“不用管,这种时候越出面说明越复杂,先等等,”芒穗的神情依然很清冷,公司高层这时候还没派人下来施压,肯定是想看看效果,毕竟左轶的电影和专辑马上就要面市,他们等着大爆。

左轶是公司的一哥,芒穗很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只能按兵不动,坐观事态发展,最重要的是两年前登记结婚的事是怎么被发现的,左轶和她早就约定好保密,如今却被挖出来,是个棘手的问题。

任意跟着她做事已有两年,见惯了她冷淡从容的样子,每次的危机公关都能被完美摆平,除了团队的团结协作,最主要的就是她的精确决策。

四年前左轶因为一首歌一夜爆红,事业因此蒸蒸日上,不久后就被演艺界内最有名的嘉桐公司正式签下,按照资历,要当左轶的经纪人轮不上她,但由于左轶非她不要,公司高层给了她半年时间将左轶从酒吧驻唱打造成二三线明星。

在那六个月里,芒穗和左轶可谓是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趁着爆红的热度,他们需要再推出一张新专辑,公司能分配给他们的资源不多,于是芒穗又当经纪人又填词,左轶谱曲唱歌,两个人没日没夜地挤在狭小的录音棚里,奋斗了四个月,终于准备好所有的新歌。

专辑一出,上市大卖,左轶成功跻身国内一线明星,从此邀约不断,芒穗也被公司重视,坐稳了经纪人的位置。

任意刚来公司那会有些心高气傲,在工作上犯了点小错,芒穗差点把她开了,再加上芒穗那种对谁都冷冷淡淡的性子,她更加愤懑,不过后来听公司里的老人讲起这桩事,她开始佩服芒穗,也因而心甘情愿在她手下做事。

来到录音棚,工作人员纷纷跟芒穗问好,芒穗坐在录音设备前,任意把歌词递给她,这是她填的词,歌名叫做《我想念他》。

隔着玻璃窗,戴着耳机的左轶灿烂地向她挥手,她淡淡抬眼望了望,心里还记着发布会的事,不想搭理他,便又继续看歌词,听混音老师讲话。

一旁的任意和女性工作人员倒是笑得挺开心,左轶有颜有才,人也很好,不仅对芒穗好,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彬彬有礼,不摆明星架子,这样的明星已经不多了。

但他在芒穗眼里就是台中央空调。

遭到冷待的左轶撇撇嘴,跟老师做了个手势后,录歌开始。

反复录了二三遍,终于结束,左轶很庆幸芒穗没有在中途打断他,之前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芒穗没少干这种事。

“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芒穗站起来,说:“左先生,你可没时间吃饭,晚上七点有个集团分公司的品牌活动,作为集团的一份子,你不能缺席。”说罢,芒穗从任意手上抽出邀请函递给左轶,然后转身往外边走。

左轶跟上来,太阳的余晖透过偌大的玻璃照耀进走廊里,一前一后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左轶搭住她的肩膀,笑道:“那现在跟我去吃饭,我请客如何,经纪大人?”

芒穗伸出拳头,说:“拿开你的爪子。”

左轶收回手,懊恼:“你记仇。”

“知道就好。”

“我请你吃饭算是道歉。”

“我和你现在要保持距离。”

“保持不了,你也有邀请函,我们一起出席,”左轶拿着两份邀请函在芒穗眼前晃来晃去。

芒穗不想理他,径自往前走,左轶伸手抓住她的马尾,发圈顺着力度滑落在手上,微卷的深棕色长发如倾泻的瀑布那般,阳光铺在发上,印出蜂蜜的颜色。

“头发这么好看,干嘛要一直绑着。”

芒穗转过头怔怔地望着笑得犹如夏花般璀璨的左轶,阳光在他们之间形成一道分明的分界线,心里的某块地方像是偷偷动了下。

左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干干地笑:“抱歉,一时图个好玩,不过你这种表情,是不是又想起他了?”

芒穗朝他摊开手心:“发圈还我。”

左轶怕她生气,赶紧上交发圈,芒穗重新绑好头发,头也不回地离开。

晚上七点,芒穗和左轶准时出现在活动上,嘉桐的顶头上司是于氏集团,此次开发新品牌,自然是各界精英都会出席,毕竟是大集团,大家都想拓展人脉开启新合作。

而芒穗的顶头上司则勒令她必须和左轶一起走红毯,芒穗不能拒绝,只好顺从,等到无数的话筒在她和左轶的面前挤满了,她就知道会再一次被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芒穗看看身边的左轶,依然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她叹息,脸上是淡定自若的神色。

“左轶哥,Mango姐,你们这次一起出席活动,是准备对外公开了吗?”

芒穗有些无奈地说:“我才24岁。”意思是我才24,不要叫我姐。

那位记者很明显地愣了一愣,没想到芒穗会这么回答。

芒穗悄悄掐左轶的手肘,左轶赶忙会心一笑:“我今年25。”

冷场。

过了会又听见:“听说你们两年前就登记结婚了,还有个孩子,能不能说明一下?”

芒穗反问:“能不能问点有实质性的问题,你们来之前没有做功课吗?”

全场记者你看我我看你,对于芒穗的反问却是无法反驳,左轶便笑道:“职业病,大家见谅。”

接连失败了两个问题,记者们也不气馁,继续追问:“Mango,左轶哥下个月的首发单曲《我想念他》是你填的词,请问这首歌有什么寓意?”

“是写给初恋的吗?”

“网上说你和左轶哥以前是同一所高中的,你的初恋是左轶哥吗?”

听及此,左轶的笑容黯淡了些,却依旧明亮,芒穗说:“不是。”

“那你的初恋是谁?”

心底的某处仿似被撬开了一点,有些尖锐的疼,芒穗的目光直直落在正对面的不远处,在聚光灯的照耀下,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好出现,像太阳西下的时候,在灰蓝的暮天之上,终于能清晰地看到太阳的形状,而这个形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落进芒穗的眼底,点点灼热。

即便是过了很多年,芒穗仍然能很准确的认出那个人,也几乎是无法预料的:“于清尧。”声音很小,却被话筒放大,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包括那个人。

左轶的神色霎时暗了下来,眼中却有些许光亮,带着隐隐的震惊和难以置信,他和芒穗在这里等了六年,这个混蛋终于回来了。

一瞬间全场哗然,只因那个人清冷孤绝而立,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红毯之上,记者们自动让出一条道。

“你的初恋是于清尧吗?”

是的。

芒穗的初恋是于清尧,于清尧的初恋是芒穗。

这是那个璀璨耀眼的高中时代,于清尧偷偷写在她书包里的话,带着淡淡的牛奶糖味道。

八月的尾巴,临近九月的初芒,徐风拂过一阵又一阵,窗外密集的梧桐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耀下来,在木质地板上印出斑驳的旧影。

房间里的少女正在忙着洗漱穿衣,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她已经有好几晚都失眠了,今天是去学校领书并且认识新的班主任和同学的日子,差点就起晚了。

她住在小姨家,这里是南边的高档小区,离学校近一些,她的家在北城的北边,由于高中学习任务相较初中来说很是艰巨,妈妈和姐姐就把她送来了小姨家。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十五岁的年纪,本是青春阳光的,而她却穿着有些违和感的牛仔A字短裙和粉白条纹衬衫,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绑带单鞋,这些是姐姐送给她的礼物,祝她顺利开始新的高中生活。

是的,从今天开始,她就是北城一中的高一新生,也是她所认为的小大人了。

“穗穗,赶紧下来吃早餐,不然就赶不上公交车了。”

“来了!”

芒穗背着黑色的帆布双肩包“哒哒哒”地跑下楼,小姨正在喂三岁的小侄子萧衡喝稀饭,小姨见她这一身装束,问道:“今天不用穿校服?”

“嗯,就只是领书,明天开始正式上课才穿,”芒穗回答完,便捡了块三明治放进嘴里啃着。

小姨三十岁出头,专职在家带孩子,她笑说:“转眼你姐姐上了大学,你也成为了高中生,时间过得真快,快多吃点,你姨夫出差去了,只能先委屈你坐公交车去学校,过两天再去商场给你买辆自行车。”

芒穗灿灿一笑:“好,小姨我吃饱了,先去学校了。”

“早点回来,衡衡,跟姐姐说拜拜。”

“姐姐拜拜,”稚嫩的声音,芒穗忍不住捏了捏萧衡肉嘟嘟的脸颊,又喝了一大口牛奶才出门。

来到公交车站,芒穗准备好零钱,等车的人不多,她便把手机拿出来插上耳机,她习惯只戴一只耳机,另一只挂在脖子上,这样有人叫她或者车辆路过的时候就都能听见。

等了会公交车就来了,车里没有位置,芒穗站在后门那里,双手握紧扶杆,车子缓缓起步,她望着窗外发呆。

车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即便嘲杂,芒穗还是依旧听着歌,与周围热闹的一切格格不入,突然一个急刹车,芒穗只觉脚趾像是被什么重重压了一下,车厢里顿时安静了,只听见司机大叔骂咧了两句,车又重新汇入车道。

有点疼,芒穗动动脚趾,“嘶嘶”地吸了口气,黑色的绒面沾上一条弧线形状的灰尘,芒穗懒得去管,仍旧望着窗外不停倒退的绿树和路灯。

这时,头顶上响起甚感歉疚的男声:“对不起,刚刚一时没站稳就踩着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芒穗今天带的耳机是在右耳,细软的头发垂在肩上,男生正好站在她的右边,看见她一脸淡漠,眼都没抬一下,如果生气,至少也应该回过头来说他两句,却这么冷淡,估计是个不好惹的主儿,男生便不再说话。

公交车在北城一中的站台停靠,芒穗下了车,走进北城一中,她是从初中部直接升上来的,来过高中部几次,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她所在的班级教室。

高一一班,芒穗抬头看了看班牌,走进教室里一瞧,四排双列的课桌,不过她似乎来得晚了点,挨着窗户的位置都被人占了,她又不想坐在走廊这边的位置,斟酌半晌,她选了挨窗户的第二排最后一个位置。

不断有人走进教室,很快,座位都被坐满了,只剩下芒穗前面的空位,前桌坐的是位男生,犹见他在座位上动来动去,一会揉揉头发,一会又把脸埋在课桌上,终于他转过来看着芒穗问:“,同学,你是不是初中部初三二班的那个芒穗?”

芒穗把耳机摘下来,回答:“是,怎么了?”

男生大为兴奋,咧嘴笑道:“你好,我叫徐有庭,我也是从初中部直接升上来的,之前在你的隔壁班,真没想到会跟你成为同班同学,以后请多多指教。”

“言重了,指教不敢当,”芒穗客气地说。

教室里到处是嘻嘻哈哈的说笑声,芒穗前面的座位还是没人,这时,一位挺着略大啤酒肚的中年大叔走到讲台前,梳着很有标志性的发型,手里拿着一叠白色的a4纸,一举一动都像个领导。

他就是班主任了,芒穗想,却没有想象中的期待,因为他也是初中班主任的老公,芒穗见过他几次。

后面跟进来一个长头发的女生,眉眼清秀,芒穗犹听见徐有庭啧啧:“不错嘛,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可以跟我有得一比了。”

芒穗无语,女生走下来,准备坐徐有庭身边的位置,徐有庭嬉笑抱拳道:“抱歉抱歉,这里有人坐了。”

这时,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年跑到教室门口,丰神俊朗,眉目间洋溢着璀璨光亮,逆光看去,整个人身上裹着一层毛茸茸的光晕,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斜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咖啡色背包,有礼貌地说:“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声音是男生里少有的磁性嗓音,因为年龄不大,还带着一点点稚嫩,听着让人觉得格外舒服,就像是夏日里的阳光懒洋洋铺满大地,照得人身心舒畅。

“快进来,找个位置坐下,”班主任发话,声音浑厚。

徐有庭龇牙咧嘴地冲少年招手:“这里这里!”

女生见状,望望芒穗身旁的座位,芒穗说:“坐吧,没人。”女生便从芒穗身后绕过来拉开椅子坐下,这才发现芒穗的穿着跟别人不大一样,表情清淡,气质也与周围不太符合,女生多看了一眼后收回目光,并未说话。

少年应声走了下来,看见芒穗那一刻,神情似乎顿了顿,芒穗抬眸淡淡跟他对视几秒,转而又垂下眼睛盯着平滑发亮的桌面。

他很阳光,这是芒穗对于清尧的第一印象。

“傻站什么呢,快坐下,怎么样这个位置好吧?”徐有庭骄傲地说,搭住他的肩膀压低声音:“关键是后面还有美女,我一来就占了这绝世无敌超级霹雳好座位,希望别再像初中那样又要每个星期调一次座位,老天保佑啊!”说完做了个阿弥陀佛的手势。

于清尧侧过脸来,芒穗下意识抬眼,眼神再次交汇,芒穗依然是清清淡淡的眼神,见他没说话,芒穗继续撑着下巴转眼望向讲台上的班主任。

于清尧低了低眼眸,瞧见她右脚的鞋上那一道略微显眼的灰尘,还真是她啊。

她真的高冷,这是于清尧对芒穗的第二印象。

班主任用力敲了两下讲台,教室里全部安静下来,听他做自我介绍:“同学们好,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开始进入新的高中生涯,那么这三年的时间里就由我来陪伴且监督大家走过,我叫张立军,不教你们课程,是个空头班主任,但你们也不要觉得以后就可以随便对待学习,我呢在学校是搞计算机的,你们的学习情况我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所以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散漫度日,高中的学习要比初中要紧得多,知道了吗?”

“知道了!”全班异口同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进去这些枯燥无味的话,芒穗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这种形式的话在初中进校时也听过,天下班主任都是一家啊。。

张立军拿起点名册看了眼,便问:“芒穗同学是哪位?”

“是我,”芒穗站起来。

张立军和蔼一笑,说:“过来一下。”

芒穗走到讲台那里,张立军拿了半张纸递给她说:“这是需要领的课本,你带几个男生跟着去博学楼一楼的大教室领书。”

“好。”

“班上有哪些同学愿意去抬书本的?”张立军问道。

徐有庭首当其冲举手示意:“我!”他又推推身边的于清尧,“还有他!”

“行,再来几个,还有谁?”

下面的男生纷纷举手,芒穗听命令带着一群男生去博学楼,身后的男生在悄声议论她,估计认为她就是传说中的问题学生,还一来就被班主任点名做事,问题一定很大,而这些话她听过很多次了,早已习以为常,再听也还是一样没新意,她就加快脚步离他们远远的。

徐有庭拉着于清尧追上来跟芒穗并肩而行,徐有庭问芒穗:“你和班主任认识?”

芒穗回答:“读初中的时候见过几次,他是初中班主任的老公。”

“唔,怪不得叫你带我们去领书,还很有可能让你当班长。”

“如果让我当,我就大力举荐你。”

“哈哈,不会的,我这种人一看就不太靠谱,靠谱的是阿尧,诶都忘了跟你介绍,这是我发小于清尧,学神级人物,在外边读的初中,不跟我们同一个学校,但是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学了,以后要是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问他就成。”

徐有庭拍拍于清尧的胸脯,说得信誓旦旦,芒穗看看于清尧,嘴角扬起:“你好,我叫芒穗。”

于清尧的眼神迅速从她的鞋上移开,脱口而出:“知道,刚刚听班主任叫过。”竟然会笑,于清尧心里顿时变得五味杂陈,然后就不说话了,气氛微妙的安静下来,芒穗觉得对话好尴尬。

“怪我,没提前介绍,现在认识就好了,对吧阿尧,”徐有庭哈哈笑了两声,芒穗点头,觉得有道理,徐有庭便兴致勃勃的跟芒穗开展另外一个话题,芒穗还从没见过一个男生像话痨一样,几次都被他说的趣事逗笑,就算接不上话,他还在滔滔不绝,芒穗觉得他应该去参加辩论赛。

于清尧在一旁望着说笑的两人,徐有庭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谈,和谁都能迅速打好关系,而芒穗,虽然公交车上她冷漠的态度让他挺不爽的,不过现在看来她倒是没那么糟糕。

排队排了大半天,终于领到了所有的课本,于清尧和芒穗负责发放他们这一组的课本,其他人负责其他组,最后班主任说了些明天上课的事宜就走了,但让芒穗特别苦恼的一点就是,真的被徐有庭说中,她被任命为暂时的班长,要过一个月后,大家都彼此了解了,才会重新选拔班委。

班上的同学也陆陆续续走了一些,芒穗把课本都装进书包里,收拾好后便走出教室准备回家。

徐有庭和于清尧跟上来,徐有庭问她:“班长大人,你家住哪儿啊,要不要我帮你拿书送你回家?”

芒穗说:“谢谢不用了,我家在南树小区,很近的,坐公交车五站就到了。”

徐有庭大惊:“好巧啊,你和阿尧在同一个小区!”

芒穗望了望徐有庭身边的于清尧:“真巧。”

“巧,真的巧,”于清尧笑得有点干,又忍不住低眼去瞅芒穗的鞋子。

徐有庭一拳打在于清尧的胸膛,疑惑:“阿尧你今天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怎么了你?”

“你看走眼了。”

“我可是火眼金睛,平常你的话比我还多,今天却像哑巴,你是不是还吃了黄连?”

“去死,你才哑巴!”

“你让班长大人评评理,到底谁哑巴?!”

“你哑巴。”

……

两人争论着,公交车靠站,芒穗阻止他们的对话,徐有庭上了车,一个劲的嘱咐于清尧:“记得把咱们尊敬的班长大人安全送回家!”

芒穗和于清尧要坐的那路公交还没来,越看那双鞋子,于清尧心里愈发觉得有些堵得慌,思来想去,于清尧把书放在椅子上,对芒穗说:“你等我一下,我去便利店。”

“好,”芒穗望着车流,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没一会,于清尧便跑来,手里拿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走到芒穗面前,神情复杂的看了会芒穗,蹲下,芒穗一脸困惑,有点受到惊吓,问他要干什么,他没说话,只是瞅见他的耳朵有些微微泛红,芒穗望着自己裸1露在冰凉空气中的腿,下意识并脚站立,眼神到处飘忽。

于清尧把湿巾的包装壳撕开,轻轻拭去那道弧线形状的灰尘,直到看不出印记,他才站起来,有些抱歉地笑着:“不好意思,今早在公交车上是我踩的你,跟你道歉你似乎在生气不想理我,但是没想到我们会是同班同学,看见你的鞋上还有痕迹,总觉得良心不安,到现在才跟你说,你不会怪我吧?”

原来是这事啊,芒穗动动脚趾,已经没有疼意,鞋面虽然有点湿润,但却崭新如初,她摇头说:“没关系。”

“那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清尧。”

“知道,刚刚听徐有庭说过。”

“……”

一字不差的原话转述,轻描淡写的语气,见他似乎有点窘,芒穗转过来盯着对面街道的路牌,忍了忍,终于还是笑起来。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继续阅读小说  我劝你早点喜欢我 继续阅读

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十七岁时候喜欢的人,竟然到我二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

我劝你早点喜欢我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十七岁时候喜欢的人,竟然到我二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