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亚洲首富财团佟氏的第五代继承人,霸道冷酷,高冷狂拽,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砰!”

车流密集的马路中央,突然响起一声剧烈的碰撞声,一辆红色奥迪A6刚在十字路口红灯亮起时停下来,就被紧随其后的灰色卡宴猛地亲了一口。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没看到前面红灯了吗?”身着黑色职业裙的伊冉气呼呼的从奥迪车里下来,愤步站到灰色卡宴的驾驶室车窗外。

虽然知道这种追尾的事故在车流密集的都市街头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过错不在她,损失也不用自己承担,只是她气恼这一突发状况将影响她的行程。

片刻后,灰色卡宴的车窗缓缓落下一半,露出一张戴着黑超的男人的面孔,虽然那宽大的黑色镜片遮住了男人的半张脸,可那棱角分明,线条刚毅的轮廓,任谁打眼一看,就是个长相极致的俊美男人。

伊冉刚被那张貌似俊美不凡的脸孔震慑了两秒钟,转而就听见了一道低冷而不耐烦的磁音从车窗里飘了出来。

“你想要多少,直接开价便是!”

那倨傲而又透着讽刺意味的话语猛地又唤回伊冉的愤怒,她双手叉住小蛮腰,尖尖的下巴抬了抬,挑衅道:“有钱了不起是吧?好啊,那就现在下车,把你的限量版卡宴赔给我啊!”

说这话的时候,伊冉垂眸瞥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来不及,她的车屁股被撞瘪了根本开不了,而眼下她确确实实需要一辆车子载她及时赶去某竞标现场。

然而,男人黑超下紧抿的薄唇挑起一个冷讽的弧度后,一张支票直接从车窗里撇了出来,“碰瓷的,老子今天没工夫跟你耗!”

冰冷的话音一落,灰色卡宴一脚油门擦过伊冉的裙摆驶上超车道,徒留伊冉驻留原地捏起那张方才从车窗里直接撇到她脸上的支票。

她瞥了眼支票上笔迹未干的百万金额,再愕然望去时,那辆豪车早已汇入茫茫车海之中。

“丫的,竟把姐当碰瓷的了,别让我再遇见你!”伊冉暗暗咒骂了句,咬着牙把那张百万支票撕得粉碎。

二十分钟后,伊冉迟迟赶到某竞标现场时,前脚刚迈进来,就只听到台上的一锤定音声!

“该死!都怪那个撞我车的混蛋!”伊冉一想到那个耽搁了她赶来竞标的卡宴车主,就气得牙根直痒痒。

但事已至此,竞标失利,她也只能沮丧的转身离开,却在刚要转身的一瞬,突然发现了什么,她猛地转回身去,清澈黑亮的眸子紧紧锁定了正走上台的竞标得主……

那是一个身材高挺,气场强大的男人,迈着不疾不徐的优雅步伐站到台前,单手插在高级订制西装的裤兜里,另只手正缓缓取下遮住半张面颊的宽大黑超。

于是众记者疯狂闪烁的镁光灯下,一张鹰冷如雕,刚毅俊酷的脸孔尽览无疑。

“是他?!”看到台上的男人取下那宽大黑超的一瞬,伊冉便认出就是方才来时路上撞了她车子又把她当碰瓷打发的那个男人,而她此刻的满脸诧异还不止于此……

“请问佟少,您为什么会对这块地皮如此感兴趣,竟亲临今天的竞标现场?”台下记者发表访问。

男人刚毅冷俊的面孔在镁光灯的聚焦下淡漠从容道:“这块地皮对佟氏而言,的确不值一顾,可它对我佟翌晨个人,却有着特殊的意义!”

“佟翌晨?!”伊冉愣在竞标大厅门口,听到男人在记者闪烁不停的镜头下说出名字,她再度为之错愕!

佟翌晨,亚洲首富财团佟氏的第五代继承人!手握整个南城的经济命脉,传闻,他强势,倨傲,冷酷无情!

得知他的身份,伊冉想起种种,秀眉拧的深深,原本要离开的她,突然朝台前方向迈出了脚步……

“请问,佟少所言的,这块地皮对你来说的特殊意义是指什么?”伊冉从容淡定的柔和声线穿过人群之际,佟翌晨凌厉的目光便循声落到了她身上,锐利如他,只一眼,就认出是方才路上那个碰瓷的女人!

桀骜的眉峰厌恶似的蹙了蹙,只以为这又是一个为了靠近他而蓄意设计的虚荣女,却不料下一秒,犀利的问题从那个女人嘴里脱口而出:

“众所周知,林市长家的豪宅原本也在佟少今天拍下的这块地皮上,三年前的那场大火导致林家豪宅一夜间化为灰烬,害得林市长千金林雨歌当时丧生在那场无情的大火之中。”

“而那场大火其实就是因佟少而起,不知方才佟少所言这块地皮对你来说的特殊意义,是否就在于你对林小姐的愧疚之心?”

伊冉灼灼逼人的问题一出口顿时惹来全场非议声声,台上的佟翌晨脸色也顷刻间寒彻如冰,三年前的大火对他来说,是不可挽回的残局,却偏偏台下这个莫名的女人要跑来掀他的伤疤。

“请问佟少,这位小姐所说之事是否属实?您真的是为了缅怀林小姐而特地要买下那块地皮吗?”

“传言三年前大火前夕您的确刚和市长千金林雨歌分了手,当时就传闻林小姐因为深受分手的痛楚才一时想不开酿成那场大火而丧生。”

“不知佟少这几年一直单身是否正因为对林小姐心存愧疚?”

当台下记者发起滔滔不绝的追问之际,佟翌晨已沉着脸走下了台,一行保镖左右拦着记者为他开出一条离开的路,他却在走到伊冉身边之际倏尔停了下来。

棱角刚毅的脸孔微侧,一双漆黑幽深的鹰眸冷冷摄住伊冉清秀的脸庞,伊冉倔强的抬着下巴,明明被那双幽冷蚀骨的眸盯的脊背发寒,还是强作镇定的与之对峙。

“没想到你就是当年被雨歌爱的肝肠寸断,最后痛不欲生的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我真是为她惋惜,大好青春,竟然给了个衣冠禽兽!”

市长千金林雨歌,曾是伊冉大学时最好的闺蜜,所以她深深了解雨歌用尽繁华青春迷恋了一个冷酷的男人,想起闺蜜为眼前这个男人而殉情,伊冉黑白分明的皓眸里渐渐溢满嫉恶如仇的凌厉之光。

而那双鹰眸则是更覆千年寒冰一般,盯着她,薄唇轻启,阴沉的道:“女人,你会为今天的所言所行,付出严重代价!”

撂下这句阴森的警告,佟翌晨转身就走,高冷的背影冷酷孤傲,没有人可以对他的为人对他的感情品头论足,掀他伤疤骂他禽兽的女人,他佟翌晨,绝不会放过她!

“伊冉,你说你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南城谁都不敢招惹的佟大少爷!你难道不知佟氏在整个亚洲商业圈子里的霸王地位吗?现在好了,人家佟少一句话,我们公司所有的货运渠道一夜之间都被封锁了!”

伊冉一早刚来到碧影化妆品公司里,就遭到哥哥准女友乔杉的指责,伊冉错愕的愣在原地,她的确没想到昨天招惹到的那个男人会下这么黑的手。

伊樊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看到女友乔杉在大厅里对伊冉百般指责,他大步过去把伊冉拽到身边来,温声安慰:“冉冉,没关系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还不严重?伊樊,你能不能别总这么护着你的好妹妹!”乔杉气恨的嚷起来,她早已经受够了伊樊对伊冉的百般袒护,而她很清楚,伊冉根本和伊樊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现在国内外的商家都快把我们客服部电话打爆了,限定时间内货运不出去,这巨大的损失足以掏空我们整个公司的财务不说,公司还要承担一大笔巨额的银行贷款!”

“还有你伊冉,你已经害得伊樊为你跟伊伯闹翻了,难道还要让他为你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也搭进去吗?”

乔杉越说越冲着伊冉来劲,伊樊上前一步把容颜失色的伊冉护到身后,不耐烦的朝乔杉低喝:“好了乔杉!你就不要再在这大庭广众下弄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了,所有事情我会承担!”

“不!该承担的是我!”沉默良久的伊冉终于出声,从伊樊身后站出来,一脸抱歉的看着俊朗温和的伊樊:“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给你和公司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祸是我闯的,就算要承担什么,也是我来承担!”

伊冉说完就跑进电梯里,伊樊紧随其后,一直到公司大楼下才把伊冉追上,一把将她的皓腕攥住,“冉冉,你哪儿都别去!我说过,发生任何事我都会负责保护你,不管是你对还是错,惹下任何的麻烦,我都是你最大的保护伞,所以现在,你只需要待在我身边就好!”

伊冉顿住脚步,伊樊温和而充满担当的话语,让她眼底不禁升腾起一阵阵热流,慢慢转回身来,看着这个十五年前把她救回伊家当亲妹妹一样照顾呵护的男人,他此刻说的话,和十五年前如出一辙。

一个男人的承诺,可以坚守这么多年,足以证明他的善良重情,她看着伊樊,粉唇缓缓勾起温柔的笑意,“哥,谢谢你,十五年来给我无微不至的保护,但我,终究要长大,离开你的保护伞!”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冉冉,我说过我愿意保护你一辈子!哪怕让我放下全世界!”伊樊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攥住伊冉瘦弱的双肩,英俊的眉目里满满深情与坚定。

伊冉咬住了唇瓣,他对她的感情,早已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可她一直都不敢面对,也不能面对。

她垂下眸子,逃避那双深情款款的黑眸,轻声的呢喃:“哥,你永远,都是我最爱最尊敬的,好哥哥!”

话落间,伊冉突然抱了下伊樊,还不等伊樊回味过来,她就用力的推开了伊樊,细雨蒙蒙,她奔跑向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匆匆坐进去,含泪的眼眸情不自禁的望着驻留在公司脚下目送她的男人。

他保护了她十五年,给了她这个孤女十五年的温暖情意,现在,该是她报答的时候了。

……

佟氏集团的摩天大厦里,一场会议刚刚结束,佟翌晨在一行高管的簇拥下走出会议室,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伊冉来势汹汹的身影直奔金碧辉煌的走廊里那抹被簇拥的高冷英姿。

“哎?这位小姐,你是什么人?这层是我们佟氏商务会议区,请你赶快离开!”有秘书小跑着过来阻拦气势冲冲的伊冉,伊冉顿住脚步时,走廊里相对而来的男人也发现了她。

伊冉抬起俏丽的下巴,盯着对面而来的男人道:“我来找他!我的未婚夫!”

听到这个莫名的女人眼睛盯着堂堂佟少脱口未婚夫这个称呼,所有人都一副惊掉下巴的样子。

而佟翌晨却波澜不惊的继续着脚下优雅缓慢的步伐,直到威武的英姿慢慢停在了薄弱的身影前。

“没想到,竟是你?”佟翌晨居高临下的姿态睨着身前这个抬着下巴,脸上洋溢着浅笑,眼底却隐藏怒意的女人,在昨天被这个女人惹怒后,他一回来就查清了她的身份,伊氏集团的挂名千金,父亲和伊董前不久刚为他达成的联姻对象!

而他的语气冷冷淡淡中透出的不爽也是毫不掩饰,伊冉却得意似的一笑,“是我!昨天竞标现场得知你名字的一刻,我就知道了,你,就是我未来的丈夫!”

“这么说,当时你明知是我,才公然与我敌对,目的,是想惹怒我,好让我出面取消这段婚事?”佟翌晨凑近伊冉耳边,锐利如他,剖析的一点不假。

伊冉隐藏着怒意的眸子与他对视,轻轻一笑:“佟少是聪明人,可明人向来不做暗事,佟少,却善用阴暗的手段!”

“所以,你是为了伊少的公司安危才改变主意,要接受佟家少奶奶的身份?”佟翌晨犀利的眉目近在咫尺,压低的字字灼灼逼人。

“没错!”伊冉承认道,却见那刚毅冷酷的俊容划过一缕讽刺的笑意后,甩给她几个字:“可惜,你不配!”

“你!”伊冉愤怒的回头去,只见那冷酷的英姿已步入电梯里,她几个箭步追了过去,硬是闯入了他的专属电梯里,质问道:“既然你认为我不配,干嘛还要找我哥麻烦,难道你这么做不是为了逼我过来找你吗?”

“分析得不错!我的确有意逼你来,但是要你认错,而非认夫!”佟翌晨嘲讽道,摁下了电梯按钮,带着她一起上升至他工作的楼层。

伊冉攥紧掌心,深做呼吸让自己尽力心平气和下来:“好,既然这样就更好了,我可以道歉,对不起佟少,昨天在竞标现场我不该当众提起三年前你害死雨歌的事……”

“闭嘴!”佟翌晨突然怒喝,一个迅雷不及之势就把伊冉推倒向电梯墙壁,他高大的身影罩了下来,将伊冉单薄的身子紧紧抵在电梯墙壁,咬牙切齿的道:“听着,我和林雨歌的事,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评论,若你再敢提一次,我就弄死你!”

伊冉定定的看着那双危险蚀骨的警告目光,她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转而又听到男人沉冷的话语:“我不接受口头认错,想伊少的公司恢复正常运作,你只有一个选择,和我假结婚!”

伊冉神色一滞,于是看到男人高冷的英姿步出停下的电梯,良久,她才如释重负般的长舒了口气,假结婚?

也许,这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一场阴差阳错要开始了,如果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物微情未浅 继续阅读

他是亚洲首富财团佟氏的第五代继承人,霸道冷酷,高冷狂拽,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物微情未浅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他是亚洲首富财团佟氏的第五代继承人,霸道冷酷,高冷狂拽,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