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我立即起身光着脚,悄悄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竖着耳朵听了听。

不错,那声音确实是从主卧里传出来的。

开始是吱吱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晃动床板,后面是床头撞击着墙壁,发出的咚咚声。

我踮着脚尖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了听,只听哥哥喘着粗气。

与此同时,嫂子也发出节奏感十分强的低吟声。

晕死!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股丹田之气直往上涌,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而且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

没一会儿,随着床头猛烈敲击着墙壁几下,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感觉一颗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门外的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完了?”里面忽然传来嫂子意犹未尽的询问声。

“嗯。”

“我说大虎,你究竟怎么回事?就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了事,看来这辈子我们是不可能有孩子了!”

“小玉,你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子说事,这样会给我增加心理负担的!”

“哈,这么说你没用还怪我咯?你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做不了爸,可别耽误我做妈,你要是还不把身体调理好,就别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说完,温如玉好像朝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会就传来沐浴的声音。

我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还心跳不已。

嫂子温如玉长得那么丰满性感,哥哥贾大虎斯斯文文的哪里是她的对手?除非是换成我……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太龌龊了。

虽然我跟贾大虎不是亲兄弟,只是同村同姓,往上数十八代,才有一个共同的祖上。

但是这么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不是他的帮助,我都考不上这所大学,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

他那个方面不行是他的事,再怎么,我也不能对他的老婆温如玉有那种想法呀!

我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温如玉刚才的低吟声,脑海里,满满都是她性感丰满的身影。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臆想着温如玉自已行动了起来。

没几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种爆发的感觉,让我全身放松。

由于这次太快,我都没有准备好卫生纸,直接弄了一短裤。

我赶紧起床换了条短裤,把弄脏的短裤放在床头,像是真的开了一次洋荤一样,舒舒服服,甜甜美美地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因为军训还没开始,我一直睡到八点,才被温如玉叫起来吃早点。

我起身低头一看,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那条短裤不见了。

我走到窗边一看,发现那条短裤已经被洗干净,正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架上。

卧槽!

这下完了,我特么待会儿怎么面对温如玉呀?

贾大虎一大早就走了,温如玉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

我只顾低头吃着包子喝着牛奶,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

“二虎,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别扔在房间,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

我满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的“嗯”了一声。

温如玉看到我这副样子,居然扑哧笑了一声。

“怎么,二虎,上高中的时候,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赶紧又把头低下。

“看样子是没上过,那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有例假吗?”

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

“二虎,你现在也是大人了,男女生理上的事情,也应该懂一点,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一听到那种事情就脸红。”

那得看是谁吧?

如果是我的小伙伴们倒也无所谓,问题是她,我不脸红才怪。

“其实就像女人的例假一样,男人的身体也需要一种排泄,有的是梦中排泄,有的是自己用手,我看你短裤上那么多,是自己用手弄的吧?”

虽然她已经进行了铺垫,说那种事情很正常,我还是有点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二虎,虽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小撸怡情,大撸伤身,我现在都怀疑,你哥哥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撸多了,现在一上床就不行……”

“噗——”

我差点被牛奶给呛着,张嘴喷了一桌子。

“对不起!对不起!”

我尴尬的站起身来,正准备找抹布,温如玉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

“二虎你看,就像这口奶,你喝的再多都不叫浪费,如果喷到桌子上,那可就太可惜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下没反应过来。

“傻呀?”温如玉嫣然一笑,“你那东西只要排在正确的地方,再多都不是浪费,可总是弄到裤子上,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狂汗!

听了这话,我全身上下立即僵硬起来。

我赶紧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着包子。

“小心,别噎着,来,喝我的奶吧!”

嗯?

我一下懵了,赶紧抬头看着她那小胸脯。

温如玉白了我一眼:“往哪里看呀,我又没生孩子,哪里来的奶?”

说完,她把手里的阳光酸奶往我面前一递。

我脸红的像猪肝一样,真恨不得一头碰到桌角上撞死得了。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夜莺般的声音:“温老师在家吗?”

那个声音很好听,甚至不用看长相,我就能断定她绝对是个网红般的美人坯子。

听到那个女人的喊声之后,我赶紧起身跑过去把大门打开。

卧槽,这女人长得太美了!

一头披肩的秀发飘逸柔顺,标准的瓜子脸,鼻梁尖细而挺拔,再配上烈焰般的红唇,就算不看她魔鬼般的身材,也完全秒杀任何一个我所见过的网红,绝对算得上是祸水级别的美人。

美女看到我也愣了一下,眨了两下眼睛,居然调侃了我一句:“小帅哥,我没找错门吧?”

温如玉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

    “我说陈大编辑,别逗了,他是老贾的弟弟,刚从乡下来,可别吓着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副校长的老婆,名叫陈灵均,今年三十多岁,可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

    她家就住在隔壁,右边就是她家,两家阳台之间,就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

    “哟,这是贾副教授的弟弟,是亲的吗?”

    “瞧你这话说的,当然是亲的,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

    陈灵均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虽然嘴里是在跟温如玉说话,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怎么感觉你们家正在上演《金瓶梅》呀?”

    “什么意思?”

    “虽然贾副教授的个子不矮,可瘦得就像根竹竿,要是把这弟弟比喻成武松的话,他可就是武大郎了。我说温老师,你该不会扮演潘金莲吧?”

    温如玉白了她一眼:“我说陈大编辑,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都大一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陈灵均扑哧一笑:“好了,好了,不瞎扯淡了,搞定了没有?搞定了我们就走吧,她们几个还等着呢!”

    “那我们走吧!”温如玉转而对我说道,“吃完早点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桌子上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

    “嗯。”

    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

    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悄声对温如玉说道:“这孩子挺腼腆的,别说是从乡下来的,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

    “好了,好了,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能不能端庄一点?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还以为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个个作风都不正派呢!”

    “我去,你丫的骂人不带脏字呀?”

    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一边朝外走去,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上了一辆小轿车。

    开车门的时候,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上,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

    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

    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并没有完全开窍,更不懂得如何去和女人相处,像陈灵均这样看上去就结过婚的女人,过去我想都不会想。

    我的魂早就被温如玉勾走了,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有底线的人,只好转移目标,把对她的迷恋转嫁到陈灵均身上而已。

    真要是比较起来,其实我更喜欢温如玉那种类型的女人,她更加丰满,也更加高挑挺拔。

    但在我和温如玉之间,永远有贾大虎这道让我过不去的坎,而陈灵均则不一样。

    她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

    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上车时的最后那次回眸,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

    整整一个上午,我一个人在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大脑里一会是温如玉,一会是陈灵均,就算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激动的心情始终都没能平静下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我能够清晰地听见,是温如玉和陈灵均在讲话,心里期待着陈灵均能和温如玉一块儿进来。

    门开了之后,温如玉却在门口跟陈灵均道别,多少让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

    “二虎,快,看看嫂子给你买了什么?”

    温如玉走到沙发边上,把一大摞塑料袋往沙发上一放。

    我惊讶地发现,她给我买了好几套t恤衫和休闲裤,上面都是明码标价,最便宜的都要两三百块钱一件,最贵的一件t恤,居然要六百。

    当时我就懵了!

    我全身上下都是地摊货,没有一件衣服超过五十块钱,看到一摞的高档衣服,心里正纳闷:这些衣服买回来是给我穿的,还是让我收藏呀?

    “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换上一套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合适,合适,就是太……贵了。”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合适?来,赶紧换上一套穿给嫂子看看。”

    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她当然知道我的型号,按照我的型号买,肯定错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有些衣服的型号恐怕不对,所以温如玉非要我换一套试试。

    说完,她直接拆开了那套最贵的t恤和休闲裤,然后站在边上看着我。

    毕竟我也是个十九岁的人了,比温如玉还高出十多公分,当着她的面,我不好意思脱外套。

    温如玉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回过味来后,居然伸手掀起我身上的t恤:“在嫂子面前还害什么羞?赶紧穿上!”

    当她掀开我的t恤,看到我胸前茂密的胸毛之后,一下惊呆了。

    老实说,这个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

    我跟其他人有点不一样,读初中的时候胸口就长了毛,平时光着膀子打篮球,踢足球,同学们都知道。

    男同学们为此经常讥笑我,女同学也没有一个愿意与我同桌。

    为了这一身的胸毛,我一直处于自卑之中。

    没想到现在又被温如玉看到了,我真恨不得找个墙角直接撞上去。

    令我意外的是,温如玉片刻错愕之后,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一道奇异的目光,并没有嫌弃和厌恶的意思,反而像是暗自惊喜。

    我赶紧从温如玉手里接过t恤套在了身上,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温如玉接着让我试试裤子,我刚解开皮带就发现不对。

    因为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上午两个美妇,身体早已发生了强烈变化。

    我只好背过身去脱下裤子,又从她手里接过新裤子套了上去。

    温如玉笑笑没吭声。

    我转过身来时,却发现那个地方还是撑了起来,正准备转回身时,温如玉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干嘛呢,让嫂子看看合适不合适?”

    说完,她居然给了我一个海底捞。

    被她纤细的手指碰到时,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一撅屁谷,希望让过她的手。

    温如玉却恍若未觉,继续用手扯着我的裤子,不时触碰着我,装模作样地说道:“挺好的,不大不小,尺寸刚好。”

    她又上下端详了我一番,好像刚才不是故意的,反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结结巴巴地说道:“谢……谢嫂子。”

    温如玉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眼睛,突然问道:“二虎,你是不是看上了刚才那位大姐呀?”

    我吓得一脸胀红:“没有,没有……”

    “你还骗嫂子,不知道嫂子是过来人呀?看看这都翘起来了,还说心里想着的不是她?”

    晕死!

    我真想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我悄悄地瞟了温如玉一眼,却发现她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那什么,嫂子,我……我……”

    “我什么呀?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过来,再让嫂子看看腰围是否合适。”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顽主  继续阅读

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顽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1)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