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儿扯掉约束长发的皮筋,一头秀发扑散而下。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顺手摘掉了胸罩。

幸福是什么?

如果你肚子很饿,而我手上有一个馒头,那么我就比你幸福。如果你正拉肚子,满头大汗地找到一wc,却只有一个坑被我占着,这时我比你幸福。如果你半年没见过女人,见到头猪都觉得它眉清目秀丰满迷人,而我却有个小孔可以偷窥美女洗澡,那么我就比你幸福。

现在是七点十分,林枫的偷窥时间到了。

搬来合作伙伴高脚凳,轻轻的踩上去,搬开小通风孔中间的一小块碎块头,对着隔壁洗澡间的木门暗数:“1—-2——3——开门—”

随着林枫的倒计时,隔壁洗澡间的房门真的打开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抱着几件衣服哼着无名小调进来。

女孩儿把手里的衣服挂在衣架上,先对着沐浴间的镜子照了照,皱着眉头挤掉了鼻尖上的一粒黑头,然后开始脱衣服。

随着少女巧手轻解,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先是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然后是里面白色的衬衣,卡通的可爱文胸,再然后——开始脱校服裤子。

现在,女孩儿身上只剩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和一条红色迷你内裤。她的身材纤细柔弱,皮肤白暂滑腻,彷若吹弹可破,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眼波流转间说不尽的清秀动人,彷佛天地之间的灵气,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个年轻的小女孩身上。

有些东西,阅尽千遍,依然和初次窥得般惊艳。比如邻家少女的身体。此时林枫体内的欲火渐渐沸腾,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闪耀着灼热的火焰。

“她是淋浴还是泡浴呢?”林枫目不转睛的看着,心里暗自猜测。

要是淋浴就只能看到上半身,要是泡浴就能看到下半身——可惜她从来就没有泡浴过。

女孩儿扯掉约束长发的皮筋,一头秀发扑散而下。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顺手摘掉了胸罩。

林枫知道重头戏来了,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准备迎接高潮部份时,少女已经双手环胸把自己投进了喷头上的水幕里。

“啊—她—-内裤还没脱啊。”林枫很想提醒她一声。洗澡怎么可以不脱内裤?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要坚决摒弃。

层层水帘下,少女的躯体若隐若现。水点滴落在她肩膀上,溅落起一朵朵白色小花。

林枫很着急。只有一个不足五厘米的小孔供他欣赏。就是说如果少女站的远些的话,他还能看的多些,少女越是靠近他偷窥的那堵墙,他想要看到几个重点的部位,越是艰难。

林枫思考了几秒,准备再把剩下的半块砖给掏出来。用手试了试,水泥砌的太实,根本没办法**。

靠,也不知道是那位前辈搞的偷窥孔,太不专业了。既然已经偷窥了,那就彻底一些嘛。偷窥上半身和偷窥下半身不是同样的罪过吗?干吗不把整块砖给挖出来?挖半块不是比挖整块的技术性更强一些?

蠢蛋。林枫给了他的偷窥前辈两个字的评价。

林枫租住的房子是一种老式的筒子楼,很古朴的建造结构。一次偶尔的机会,林枫发现自己沐浴间有块砖是活动的,踩着凳子上去一看,不由惊喜万分。这堵墙的对面竟然也是沐浴间。而且是房东家的沐浴间。

房东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长的是花容月貌。不过,这花是菜花,月也是残月。房东长的并不漂亮,一张面饼脸,一张血盆大口,腰身粗的跟水桶是的,说起话来整幢楼都能听见。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个漂亮的女儿。也就是现在林枫正在偷窥的少女唐佳怡。

唐佳怡还是个学生,但已出落的极其漂亮。秀眉大眼,樱桃小嘴,身材稍显青涩,但潜力不可限量。假以时日,倾国倾城。—-按照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的规律来说的话。

林枫是个纯洁的孩子。第一次做这种猥琐事时心里挣扎了很久。最后还是抛硬币做的决定。他拿出一枚硬币,向上天发誓说如果是正面朝上就偷偷看一眼,如果反面朝上就偷偷看两眼。如果立起来———我靠,如果能抛出这么牛逼的姿势,当然是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了。

林枫是跑到门口建筑工地的沙堆里抛的,硬币立起来了。上天注定的东西,凡夫俗子怎能更改?于是林枫这个凡夫俗子便信守誓言每天偷窥。

熟能生巧。这是千百年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刚开始林枫没有找到规律,总是把握不好时间,有时等了半天也不见唐佳怡来洗澡,有时刚刚爬下去,隔壁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唐佳怡又出现了,

经过几天的刻苦研究,林枫终于找到规律。唐佳怡一般是六点钟放学,回家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七点十分便是她洗澡的时间。

找到规律后,林枫便再也没有做过无用功。每天都能最准时的出现在偷窥位置,唐佳怡也极其配合的出现在沐浴间。

林枫还在考虑用什么办法能看到更多一些的春光时,那边的水声已经停了。

洗完了?太快了吧?

林枫真想狠狠煽自己几耳光,只怪自己太蠢。就算想继承前辈的遗志,把剩下这半块砖给挖开,其它时间也可以啊。干嘛在这个偷窥一刻值千金的时候。

刚刚沐浴完的少女双颊抹上一层绯红,湿淋淋的头发披在柔若无骨的肩膀上。含嗔贻笑,缥缈若神。林枫想起原来无意间看过的一首诗“芙蓉出水曳长纱,靥生旭日绽彩霞。乌云盘绕遮玉体,九天仙女下瑶塌。”此情此景,正好应题。

唐佳怡光着身子往衣架走去,林枫暗自感叹今天的倫窥到此结束时。“扑通“一声,唐佳怡扑倒在地上,同时传来她的惊呼声。“啊——-”

唐佳怡趴在地上,林枫看不到她的脸,隔壁传来小声的涰泣声。她尝试了几次,想爬起来,可每一次都在“哎哟”的疼痛声中放弃了。

看来她自己爬起来是不可能了。林枫知道现在她的母亲也不在家,她父亲—-让她父亲帮忙还不如让我自己去。

帮?还是不帮?这是个问题。

有位前辈告诉我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又有前辈教育我们“勿以恶小而不为。”

还有前辈教育我们“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趴在地上也是会着凉的。”

还有前辈——靠,唐佳怡是我妹妹,我偷窥她是禽兽,不救她禽兽不如。

林枫在门口稍微犹豫,勇敢的开始扣门。“小怡,小怡。”

“谁啊?啊—-阿枫啊,进来吧,小怡在家呢。刚放学。”唐佳怡的爷爷拄着拐杖慢腾腾的打开了门。张开没有一颗牙齿的干瘪嘴巴,笑着拍拍林枫的肩膀“阿枫啊,有些日子没到我们家吃饭了。”

“哈哈,是啊,爷爷,最近生意有些忙。——爷爷,我不是来找小怡的,我想借用一下你们家的卫生间间。——-我家的堵住了,维修的人还没来呢。我很急。可以吗?”林枫使了一招欲擒故纵的招数。

如果他一开始就说是来找唐佳怡的,那么只能在她的房间或者客厅等,而唐佳怡那妮子的性格易羞、倔强,现在光着身子滑倒在地上,肯定不会出声应他,自己总不能跑过去一把拉开沐浴间的门,大笑两声说“哈哈,唐佳怡,你出来吧,我知道你藏在洗手间—-哈哈哈—-”

唐佳怡非拿刀砍了他不可。

“可以。尽管用。你这孩子还是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我和你王奶奶那是几十年的老交情——阿枫啊——阿枫——”唐爷爷还在后面说个没完。看来他并不知道唐佳怡正在沐浴间洗澡。

林枫没理老人家的话,捂着肚子就往洗手间方向冲。他刚才说来借厕所时故意说的很小声,怕唐佳怡出现,假如那小妮子在里面喊一声有人在里面,就算林枫的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进去了。不能给唐佳怡反应的时间。

一把抓住沐浴间的门,逆时针旋转。

打不开。门从里面锁住了。

失算了。林枫拍拍自己的脑袋。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串,用小刀的尖角插进去一扭,“呯”一声,门开了。

哼,一道门而已,怎么能难倒我这开锁行家?

“哎呀,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林枫捂着肚子装作内急的样子推开了沐浴间的门。

“啊—-”林枫看着坐在沐浴间地上抹眼泪的唐佳怡尖叫出声“你怎么穿衣服——坐在这儿?”

“枫哥哥,我摔倒了。”唐佳怡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枫。满脸泪痕。

“我知道——我是说我看到你的腿就知道你摔倒了。可是——”林枫明明记得她摔倒前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呢,可是现在身上已经多了套紫色轻纱睡衣。

“可是你为什么不找人帮忙呢?”

“我妈妈不在家。我爷爷—-不太方便。”唐佳怡羞涩的低下头。脸蛋通红,连脖子都迅速的抹上一层粉红色彩。

“没事吧?来,让我看看。”林枫当然知道他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蹲下身子,抬起唐佳怡的腿,膝盖上磨破了些皮,有着深紫色的淤痕。心疼地问“痛吗?”

“痛。”唐佳怡乖乖的点点头。

“能活动吗?”

“不能——能。我刚才站起来穿睡衣了。不过好疼。”唐佳怡说话时试着动了动腿,疼的眉头紧皱。

“别动。我先把你抱进房间,然后给你擦些药。没事,很快就好了。”看到唐佳怡微微点头后,林枫把唐佳怡抱起来往她的卧室走去。

虽然两人相识多年,关系也非常好,这样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正值夏天,唐佳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林枫一抱之下,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肌肤的嫩滑。

更让林枫兴奋的是,唐佳怡可能太过慌张的缘故,里面竟然没来得及穿内裤和内衣。林枫托着唐佳怡的屁股,体内的欲火犹如烧开的钢水一样沸腾起来,那还称不上性感的两块嫩肉不只一次让他撞在门板上。

“这不是屁股—这不是屁股——”林枫在心中默念这五字清心咒,强制约束住自己那只想继续探索下去的右手。

唐佳怡躺在林枫怀里,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臭味,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及呼吸声,也感觉出些异样。头再也不敢抬起来看林枫的脸,白皙的后颈红的像血。

唐佳怡不敢抬头,倒便宜了林枫。稍微把脑袋往后仰了仰,顺着睡衣的领口看瞄下去,若隐若现的乳——唉,这小妮子还没发育好。

林枫并不是第一次进唐佳怡的闺房,但每次进来都感觉很温馨。屋子收拾的很整洁干净,还有淡淡的馨香味。带着卡通图案的窗帘、被子、枕头,床头挂着风铃和小饰物——-每当看到这些东西时,林枫的心境就会平和下来。那记忆深处的所有苦难、哀伤以及所有的阴暗面都能一扫而光。

林枫把唐佳怡放在床上坐着,蹲下身子轻轻按摩她的伤口。待到淤血渐渐散了之后,从口袋里掏出药水和棉球擦拭。

“枫哥哥——”

“嗯。”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哈哈,我怎么会知道呢?碰巧而已。”

“那你怎么就碰巧来了?”

“我内急,来借厕所的。我家的厕所堵住了。—-唐爷爷知道这事。”

“你来借厕所口袋里还装药水和棉球?”

“呃—-”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流下。“唉呀,今年的夏天真是热啊。—小怡,已经帮你擦好药了,你躺下好好休息,我肚子疼,得去蹲厕所了。”林枫拔腿就跑。

“枫哥哥,洗澡间上面那个孔不是你挖的吧?”

“哐”林枫又一次撞到门板上了。

林枫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套上条蓝色条纹的沙滩短裤,伸展了下腰肢,甩了甩酸疼的右手后,开始敏捷的整理屋子。地上废弃的卫生纸被他一把抓起丢进垃圾桶里,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张碟片,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暗叹了一句“红颜薄命”,顺手就把那个两年拍了几百部电影的日本高产女星塞进了床底下——-有种艺术只有在黑暗里才能更大地发挥它的价值。

“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声音依旧温柔,不急不躁。就如敲门的主人一样吧。想起那个可爱的女子,林枫俊俏的嘴角扯开一条迷人的弧度。

“来了。”林枫一把拉开房门。“进来吧。”

“啊——”门外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林枫习以为常地揉了揉耳朵,撇着嘴埋怨“好了,小怡。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大呼小叫?”

女孩儿瞄了眼林枫赤裸着上身的身体,红着脸不满地嗔道“还怪我呢。那你为什么每次衣服都不穿就开门?”

林枫的身材很匀称,不胖,也没有健身模特那种熟牛肉似的肌肉,皮肤非常细腻,没有一丝瑕毗。甚至连蚊虫叮咬过的红点都找不到。在晕黄灯光的照耀下略显苍白,却增加了一份惹人怜爱的特质。他穿上衣服时,很多人以为他是女生。楼下的大妈们经常指着他的后背叹气“这闺女长的真俊,就是命不好。唉—-”

想到这儿,女孩儿心里也微微叹了口气。心里荡漾起大片大片的柔情。

“我不是怕你等急了嘛。那么久了也该习惯了。———怎么?放学了?”林枫本来想回答,我看你那么久,让你看看我也是应该的。终究不敢说出来。自顾自的回屋,从阳台衣架上取下晾干的牛仔裤,当着女孩儿的面套上。

“嗯。刚放学。我来看看你什么时候去出摊,我去帮你。”女孩儿羞涩的转过头。这家伙,总是这么粗心。一点儿都不把人家当女孩子。

“嗯。就走呢。肉和青菜我都串好了,刚刚睡会儿,你就来敲门了。———-小怡,还是我自己去吧。你都高三了,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好好复习去。要是因为我耽误你考大学,你不怨死我才怪。”

“没事。我复习过了。”女孩儿坚定的摇摇头。就算真的因为帮你而误了高考,我怎会舍得怪你。

林枫忙着收拾出摊工具,没有应声。

林枫是个孤儿,独自一人在街上流浪时被王奶奶收养。王奶奶是个寡妇,无儿无女,独自一人生活,靠政府微薄的养老金度日。收养了林枫后,日子更加拮据,娘儿俩便靠捡些破烂来维持生活。

林枫十五岁时,王奶奶领着林枫提着一蓝子礼物敲响了楼下阿买提家的门。念不起书,也要学门手艺啊。从此,林枫便有了师父。跟着阿买提学烤养肉串。

阿买提是个新疆人,烤羊肉串的手艺并不算高明,生意不算好,也不算坏,勉强能让一家老小不至于挨饿。收了林枫这个徒弟后,倒也尽力,把他的三脚猫功夫都倾曩相授,一点儿也不藏私。当然,也没有什么“私”好藏的。

林枫推着烧烤车,唐佳怡帮忙推着冰柜。看着她因为吃力而微微撅起的屁股,林枫突然想起了刚才被自己塞进床底下的韩籍日本女星———都是尤物啊。

林枫瞅了瞅唐佳怡微微鼓起的胸部,笑着打趣。“小怡,又丰满了哦。”

唐佳怡脸上瞬间抹上一层粉红色的红晕,精致清秀的面孔仿若要滴下水来,停下来掩轻地拂了一下垂下来遮住眼睛的长发,这一个动作竟然有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风情。撅着嘴说道“枫哥哥,你真是个坏人呢。”

“哈哈—是啊,我本来就不是好人。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我还要活千年呢——”林枫哈哈大笑起来,不知不觉,笑容里竟然有一丝苦涩。

我是好人?不是吧,这个职业里那有好人。我是坏人?算吗?不算吧。要不然怎么会被逐出师门?

看到林枫这样的笑容,唐佳怡好一阵的心痛。枫哥哥,到底是什么让你有这么悲伤的笑容?

沿江路又称为“暴力街”,这儿是地痞混混聚集的地方,经常有打架斗殴的事件发生。林枫固定的出摊地点在沿江路的一个阴暗角落里,这儿稍微偏僻,周围有几家发廊和一间大型k歌城,这些地方的客人也是林枫的潜在顾客。那些热闹的地方他是不敢去的,那儿的治安警察抓贼不行,维护路面整洁可是把好手——林枫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城市的膏药,是性病小广告,是被整洁清理的对象。他无照经营。

从旁边一间熟悉的便利店里牵了条电源,先把啤酒给冰上,然后生火摆桌子,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的忙碌时间开始了。唐佳怡熟练的把羊肉、鸡腿、鸡翅、青菜、玉米分门别类的摆放在几个蓝子里。五月的天气已经很炎热,少女的脸上有细细的汗珠流下,沾湿了鬓角的头发,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随着汗水一起分泌出来的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少女体香。

林枫一本正经的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满心满肺都是唐佳怡的味道。真的很香。

看着他陶醉的样子,少女狡黠地笑起来。

天色越发的暗淡,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林枫没时间再去占些唐佳怡的小便宜,手里不停的忙乎着,俊脸被燃烧的炉火烤的发红滚烫。林枫实在担心自己的脸有朝一日也像师父一样———院子里的小孩儿都私下叫阿买提“孙悟空的屁股”。

一群光着膀子,把衣服拱在肩膀上的小混混从k歌城里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看方向正是朝林枫的烧烤摊而来。林枫向唐佳怡打了个眼色,让她小心安全。都是唐佳怡帮忙招呼客人,林枫担心那些混混会对唐佳怡动手动脚。

唐佳怡嫣然一笑,摆摆手示意林枫不要担心。她会小心应付。

“几位大哥要些什么?”唐佳怡迎上去,甜甜地笑着问道。

“要十只鸡腿,二十只鸡翅,再要两条鱼——-嗯,其它的一样来些,再来一打雪花啤酒。”一个胖乎乎的混混大声的嚷嚷道,看起来是里面的头头。“好的,你们稍等。”唐佳怡把客人点的东西都一一记下来,然后把单子撕下来贴在林枫烧烤摊旁边,打开冰柜提出一打啤酒。

“大哥的酒来了,请慢用。”唐佳怡边说边麻利的打开瓶盖,取出杯子放在几人面前。

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混混像老大使了使眼色,老头疑惑地转过头,眼睛立即亮了起来。一把扯住正要转身忙乎的唐佳怡的衣服,嬉笑着说道“小妞,你也看到了,哥哥们这么多人来喝酒,没个女人陪着我们喝不下去啊——-要不你陪陪我们吧?以后哥哥会常常来照顾你生意的。”

看着这位胖大叔咧开大嘴露出来的金牙,唐佳怡心里乏起一股酸水。好想吐。强颜欢笑道“大哥,对不起,我要不在我哥哥一个人忙不过来,再说我也不会喝酒.”

“没事,不会喝哥哥教你,当喝水似的就行了。——-你哥哥今天损失多少算在我的帐上,其它人都不用管了。”胖子一边说一边把唐佳怡往自己怀里扯。

“啊——”唐佳怡尖叫起来。

一直盯着这边看的林枫脸色青了起来,夹炭的钳子被他硬生生的捏成了一根铁条,再也分不开。强忍住心中的戾气,林枫媚笑着走过去,点头哈腰道:“各位大哥,小妹还小,不懂得喝酒。我代他敬各位大哥三杯。以后只要是大哥们光临小弟的摊位,一律八折优惠,请各位大哥高抬贵手放了小妹吧。”

“啪。”林枫的脸上多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脸快速的红肿了了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敬酒给我喝就算了?我凭什么给你面子?你***是谁啊?一个卖烧烤的而已,什么东西。”光着膀子的大汗吐了口唾沫不屑地说道。其它小弟纷纷附和,骂骂咧咧地叫嚷着让他滚。

“啪。”黑衣大汗的脸上也我多了五根纤细地手指印。

“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枫哥哥。他是卖烧烤的,也是正当职业。你们呢?专做些偷鸡摸狗的事,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们就是一群蛆虫。”唐佳怡盯着那个煽林枫耳光的家伙,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右手微微的颤抖,显然是刚才打的太用力了。

静,周围死一般的安静。所有的人都张大着嘴巴看着这个纤细的少女。那些混混们一时之间也没能反应过来。林枫一把把唐佳怡从那个流氓手里抢过来,拉到自己后面。

看到林枫的动作,混混们才反应过来。纷纷嚷嚷的吵起来。

“臭婊子,敢打我们老大—-”

“砍了他们,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对狗男女——”

“老大,你没事吧——”

那个被煽耳光的光膀子老大哈哈大笑起来,看着躲在林枫后面的唐佳怡有股残忍的杀意。“好,这小妮子有味道——我上定了——兄弟们,砸家伙——-”

“好。”

“不要。”

唐佳怡叫的已经晚了,那群混混得到老大的命令四周乱砸起来,烤炉,冰柜,桌子、凳子,所有他们看到的东西都被砸的稀烂。

“你们别这样,有话好说,他们还只是孩子——”刚才在这边吃烧烤的一个中年女人出声阻挠。

“滚开,死三八。”一个小混混一脚踹倒女人,又往她的肚子上补了一脚。

“啊——”女人捂着肚子凄惨地叫了起来。

“老婆—-老婆你没事吧?——老婆——求求你们,谁帮我叫救护车啊——-”女人的老公抱着老婆不断抽搐的身体痛哭出声。

林枫注意到这边时,女人已经躺在地上人事不醒。

身下的血迹如一朵逐渐缩放的鸡鹳花,红的耀眼。

林枫的脸色阴暗了下来。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篇幅有限,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邻家有女初长成 继续阅读

女孩儿扯掉约束长发的皮筋,一头秀发扑散而下。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顺手摘掉了胸罩。

邻家有女初长成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女孩儿扯掉约束长发的皮筋,一头秀发扑散而下。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顺手摘掉了胸罩。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