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七月的北京,刚下过雨,潮湿黏腻的空气里有股扑面而来的土腥味。今夏一路狂奔,终于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上只有稀疏的几个乘客,她捡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止不住喘息。

稍微平静之后,她拉开已经泛白的蓝色帆布包,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点半,跟客户约定的时间是十一点,现在交通顺畅,应该来得及。

刚才奔跑时,她不小心踏进一个水洼,踩了一脚泥水。抽出张纸巾,她埋下*身子,仔细地擦着脚面,平底凉鞋进了不少水,脚底也湿了,不过现在不方便脱鞋,就只能凑合擦干表面。

本来她用不着这么匆忙,只是临下班前王明朗又交代了一个任务要她赶在明早之前做完,她不敢拒绝,只好硬着头皮接了,一干就干到现在。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很珍惜,不想惹任何一个人不高兴。

擦好以后,她站起来,慢慢走到公交车后门的垃圾篓,把那团脏了的纸巾扔了进去,跟着坐回刚才那个座位,趴在窗沿上长长地出了口气。车窗敞开着,灌进来的风里闻得到雨后的湿意,街上已经看不见什么路人,地面湿乎乎的,水洼里映着街灯的微光,今夏仰起头,视线顺着街灯往上看去,是夏夜明朗清晰的星空。

曾经她的家乡,能看见比这还干净的夜空,那时风是甜的,夜晚的溪水旁,听得到洪亮的蛙声。小时候调皮,总是和玩伴漫山遍野地跑,爬到树上偷人桔子,或者钻到草丛里抓蛐蛐,天黑透了也不想回家。

隔天上学,天刚透着青,父亲就叫她起床,她觉得困倦,想再多睡,但是要走很远的山路去学校,再睡又怕迟到,所以总是哭着起来。到学校后,拿着破旧的语文课本,摇头晃脑地念上几个字,就一头扎倒在课桌上睡着。日日如此。

公交车忽然熄了火,停在大马路中间,今夏回过神,朝前望去,司机开门下车,猫着腰检查什么,一会儿后回来对乘客说:“车子坏了,不能继续开,你们下车吧。”

性急的乘客忍不住咒骂了几句真他妈倒霉,跟着飞快地去拦出租了。今夏安静地走下公交车,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掏出手机,十点五十五分,此处离她租住的地方还有三个公交站,打车回去也不见得赶得上,更何况她舍不得浪费那个钱。

找出一串号码,她拨过去:“刘姐,我现在还在外面,待会儿客户来电帮我转接到手机上吧。”

那头嗯了声,很快把电话挂了。今夏四处张望,看见前面不远处有条巷子,她几步跑到巷子口,里面半撒着月光,乱七八糟地堆了些杂物,似乎没有人在。她一脚深一脚浅地踏进去,鼻尖隐约闻到一股青苔味,小时候,她家砖房的墙上就有青苔,也是一样的味道。

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她靠近墙面站好,盯着掌中的手机,那是很老的款,直板,没有彩屏,更不是触摸操控,她用了几年了,没出过问题,也不舍得换。

十一点电话准时响起,她深吸口气,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人声音:“我的小甜心,想我了没有?”

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那头呵呵地笑起来,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小甜心,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人家寂寞又无聊,所以就打算去洗澡睡觉咯。”

那头呼吸急切了些:“你现在穿的什么?”

今夏娇俏:“你猜呢?”

“你只穿了白色蕾丝胸罩,白色低腰内裤,粉色毛绒拖鞋。”

今夏咯咯地笑了两声:“你怎么那么聪明,不过啊,我还穿了一件衣服。”

“是什么?”

“我身上还披了件透明的薄纱,现在正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一个人好空虚。”

“不要怕,有我陪你。”

那头吞了下口水:“我现在就躺在你旁边。”

今夏轻声:“嗯。”

“我压到了你身上,扯掉那件薄纱,你皮肤雪白,像鸡蛋一样嫩。”

今夏故作羞赧:“你不要那样盯着人家看,人家会不好意思,而且,你下面顶得我好疼。”

那头呼吸明显重了:“小甜心,不要害羞,放开你护住胸部的手。”

“不要啦,人家是第一次,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要不你先亲亲我,我刚吃了薄荷糖哦。”

“唔,你嘴里好甜,有股清凉的味道,舌头也粉嫩嫩的,真软。”

“嗯,你讨厌,吻得人家好舒服,人家都忍不住抱着你的脖子了。”

“我现在一边吻你,一边隔着胸罩揉你34D的胸部,手感很好,紧实有弹性。”

今夏故意加快了呼吸:“你把手伸进去,人家想要感受你的抚摸。”

“我伸进去了,把胸罩扒到一边,你的胸部真美,顶端竟然是漂亮的粉红色。”

“那是因为人家从来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你看,我才含了两下,你就硬了,这么想要我?”

今夏不好意思地:“嗯,你讨厌,明知道人家害羞,就不要逼人家承认嘛。”

那头笑了两声:“我把你另一边也扒开了,你胸部有股奶香,吃起来真舒服。”

今夏故意嗯哼两声:“你吃久一点,人家喜欢。”

那头发出舔舐吸吮的声音:“你这个小妖精,伸手摸摸我下面。”

“哇!”

今夏故作惊奇:“你好大啊,全都硬了耶。”

“小妖精,你要不停地抚摸它,待会儿它才会给你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嗯,人家手很软啦,就轻轻地摩挲好了,怎么样,舒服吗?”

“舒服。我已经脱掉了内裤,你继续摸。”

“你那里好热,手都摸得到肿胀感。”

“我想要你,已经脱掉了你的内裤,我要伸手指进去了。”

“唔,好疼,你轻一点。”

“我的天,你下面真紧,果然是没被开发过,我要换枪进去了。”

“唔,好痛,你太大了,慢一点,求求你慢一点。”

“小妖精,我已经到极限了,管不了那么多。”

那头呼吸加快,发出嗯嗯的声音,今夏知道他已经在自己撸管,故意配合:“嗯,啊,你好厉害,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腿都夹上你腰了。”

“我知道,你现在的胸部正上下剧烈晃动,我抬着你臀部在猛烈冲刺,就快到了!”

一阵剧烈的喘息之后,那头慢慢安静了下来,今夏知道对方已经高*潮过了,就安静地等待。不一会儿,那头开口:“有需要会再找你。”

跟着就挂断了电话。

接这种活是今夏的兼职。她从镇上考到城里的大学,读的是数学系,那时她不知道这个系找工作困难,也没仔细想过将来的事。

她天生了一副好嗓子,念大学时为了挣生活费,替有声阅读网站录过小说,老板告诉她听众最喜欢的,都是带颜色的,所以她就顺理成章地录过些情*色小说。

后来那个网站被查了,罪名是传播淫*秽物品。老板跑路之前,把她介绍给刘姐,做起了这份兼职。她不用跟客户见面,不用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有来电要么在网上进行,要么通过软件转接,对方不会知道她的号码,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令客户感到愉悦,下次还会光顾她的生意。

她并不为这份兼职感到自豪,她知道这不好,只不过赚钱对她这样一个刚毕业,又是冷门专业的大学生来说,要比想象中困难得多。自尊这种东西,不过是给吃饱喝足的人穿的一件遮羞蔽体的花衣裳,没有钱却硬要空谈自尊,只会让她活得更加悲惨。

把手机放进帆布包,她朝巷子外走去,没几步,眼角余光就瞥见一个红色的火星,她下意识扭头,发现那是一根点燃的香烟,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叼着它倚在墙边,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这里怎么会有人呢?今夏有些慌乱,不自觉地抓紧了自己的帆布包。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儿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刚才那个电话。

男人的脸半掩在月光里,显得更加深邃和难以捉摸,他没有说话,只是吸了口烟,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视线不加遮掩,毫无回避地锁在她身上。

今夏直觉,他必定是听到了刚才那通色*情电话,顿时羞赧得想扭头就跑。但是转念一想,反正谁也不认识谁,每天她都和许多陌生人相遇,还不是下一秒就忘记,所以没必要慌张,更没必要落跑,只要安静从容地离开就好。

于是她镇定地移开视线,继续朝巷子外走去,刚才那班公车是最后一班,现在要回去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车,要么走回去。

咬了咬牙,她还是决定走回去,山路走惯了,她也不怕城市的水泥路,顶多是费点时间。

她什么也没有,就只有时间。也许这对别人来说很宝贵,但对今夏来说,却是最廉价的东西。

男人把香烟摁灭在墙上,扔到一边,从阴影里走出几步,注视着今夏慢慢离开的背影,下腹微热。他有些玩味地勾起嘴角,自己只不过是到后门抽根烟,就碰上了如此有趣的事,而且这女人的呻*吟尤其销魂蚀骨,他只是听而已,就已开始蠢蠢欲动。

*

今夏在一家刚起步的地产公司做宣传,公司规模不大,老板也不愿花钱请太多人,所以她也兼做办公室助理,平时写点宣传稿,给领导复印文件,端茶送水就是她的主要工作。

由于她刚毕业,没有社会经验,加上话又少,显得有些沉闷和木讷,和她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嗅到她身上软柿子的味道,所以总是欺负她,自己不想干的活就找各种理由推给她做。

今夏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请求,当初自己找工作百般碰壁,好不容易这家公司收留了自己,不管有多少委屈,她都要老老实实地受着,不能轻易得罪人,否则弄丢了饭碗,自己连生存都有问题,什么委屈不委屈,那时都要靠边站。

打完一份稿件,今夏抻了个懒腰,准备去倒杯水喝。米娜从王明朗办公室出来,径直来到她桌前,放下一张便签和五百块钱:“今夏,待会儿去超市帮我买单子上的东西,买好之后放在我桌上,记得把小票也放里面。我最近太忙,实在没有时间去购物。”

今夏温顺地点头:“好。”

米娜是公司的公关,王明朗无论去哪里谈事情,都会带上她。她并不特别年轻,今年三十了,但是一张脸长得美艳绝伦,身段也十分婀娜,走起路来摇曳生姿,更重要的是,她特别懂男人的心。

现在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身上穿着件宝蓝色的紧身礼服,大概是又要出去应酬吧。

果然片刻之后,王明朗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叫了声米娜,她便转身跟他走了。今夏拿起桌上的便签和钱,拎着包也走了出去。王明朗为了省钱,租了一个住宅小区的一楼做办公室,小区附近就有一家沃尔玛,买东西倒是方便。

米娜的购物单子相当长,看来是有段时间没有采买生活用品。今夏大致给物品分了下类,生鲜和速冻食品她打算放在最后买,免得时间太长,搁化了。

她没怎么来过这家沃尔玛,对物品的摆放不熟悉,所以找东西花了些时间。一提卫生纸,几大包卫生巾和两提抽纸就塞满了半个购物车,米娜还需要洗衣液和衣物柔顺剂,这又占去了小半空间,今夏努力把剩下的零食和杂物往车里塞,勉勉强强一车正好装下。

她又绕到生鲜区,按单子买了三文鱼,基围虾,两只猪蹄,接着到速冻区买了水饺,再从旁边冷藏区拿了一大盒酸奶,堆在车子的最上层,跟着就去柜台结账。快排到她时,手机响了,她这电话虽然功能不高级,但好在铃声响亮,即便在超市这么吵杂的地方,她也可以听得见。

来电是王明朗,今夏有些奇怪,他们不是出去谈事情了吗,怎么会在这么一个饭点给她打电话:“喂,王总?”

“今夏,你还没离开公司吧?”

“没有,我在沃尔玛帮娜姐买东西。”

“你赶紧回去一趟,到我办公室,看一下地上有没有落下的一页文件。”

“好。”

今夏挂上电话,付完钱之后,拎起四个大包的东西就往回跑。

夕阳西下,塑料袋勒手,东西又太沉,今夏觉得自己胳膊都快拉脱臼了,疼得实在受不了时,她只能把塑料袋暂时搁地上,喘息着休息一下手臂和勒红的手指,跟着再继续拎起来朝前走。

等她回到办公室,她已经累得满身是汗,胡乱地抹了抹额头,她把生鲜和速冻食品从塑料袋里捡出来,放进冰箱冻好,跟着把剩下的东西放在米娜桌上,小票和找零用便签平整地压在她电脑上。

做完这些,她才折到王明朗办公室,推开门,并没有发现地上有什么文件,她想了想,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后,蹲下去一看,果然在桌子底下发现了一页A4纸。她捡起来,给王明朗回了个电话:“王总,我在桌下找到了一页文件,是不是围村项目的?”

“是。那个,今夏,你赶紧打个车把文件送过来,我们在金壁王朝的銮驾包间。”

王明朗的声音听起来十万火急,今夏也不敢迟疑,急忙拿着那页文件冲了出去。赶到会所门口时,她被门口的接待拦住了:“小姐,请问你去哪个包间?”

接待的脸上虽然笑盈盈的,但眼神里却藏着一丝轻蔑的怀疑。今夏虽然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有些木讷,但心思是细腻的,很多事情她选择沉默,不是因为不懂,仅仅只是不愿说而已。

她明白接待为什么怀疑她。金壁王朝的大厅不摆任何就餐的桌椅,全是包间制,最低消费一万起,一般人没事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而她自己穿着普通的T恤衫和短裤,既没有化妆也没有弄头发,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她和这个地方不搭。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据为已有  继续阅读

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据为已有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今夏嗓音一下子变得甜腻:“你讨厌,好几天不打电话给人家,人家都想死你了。”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1)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