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骚,竟然穿着蕾丝,也不知道是穿给哪个干爹看的?

九月份的H市,也是那么的炎热,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是短裙和热裤,坦白说,这个季节正是女人们“争奇斗艳”最为激烈的时候。
同样的,这也是个男人十分热爱的季节。
刚刚回到H市的我,有些不适应开放这股潮流,但还是欣然接受,毕竟这是个结了婚还可以离的社会,在这片茫然天地中,我只是一叶扁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顺其自然的享受。
我小姨托关系给我找了所学校,是我们市三中,开始我挺不乐意的,给小姨说我都这么大了还上高中?我小姨就给我讲道理,说一堆什么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之类的话,我当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最后,把小姨逼急了,她脸一黑双手叉腰,说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结果,我悲催了。
于是,我蔫了吧唧地进了三中,开始时还天天抱怨,当看到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时,也就欣然闭嘴了。三中的漂亮女生还真是不少,这才刚刚开学各班班花已经被统计出来,甚至都开始评选校花。校吧一时间火了起来,我也忍不住上去投了一票,投给我们二班的班花。
我们班的班花名叫于馨,是属于那种长相甜美性格乖巧型的美女,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是我们班许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当然也包括我,毕竟有个于馨这样的女朋友走到哪里都有牌面。
实际上,三中给我最大的惊喜,并不是有多少漂亮女学生,而是这个学校的美女老师有很多。这些女老师,或为人妻,或刚刚新婚,当然也不乏单身的。比起学校那些青涩的小女生,她们更添了几分成熟和妩媚,这才是最诱惑我的地方。我们二班的班主任,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美女,每天上课都能收到鲜花,我们学校的男老师,也对她情有独钟。论名气,新生可能不知道校领导叫什么,但也会知道我们班主任的大名——汤贝贝。
坦白说,在众美女老师当中,论美貌论魅力如果汤贝贝甘愿屈膝第二,那么整个三中没人敢认第一。
汤贝贝是我们的班主任,早晚自习经常见到她的身影,这个女人很会穿,整天穿着各式的包臀裙和各色丝袜,勾的大家心里直痒痒。
还有一个关于她的传闻,不知是真是假,大家都说她是靠着美色上位,毕竟她来学校时间并不长,就已经当上一个班的班主任,说出去谁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一个新来的老师,得先熬个三五年才能熬到班主任这个位置,汤贝贝这么轻易地上位,流言蜚语接踵而来,都说她和某某某领导那啥了,大骂其婊子狐狸精。
尽管学校风起云涌,但当事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每天依旧“搔首踟蹰”,骚气十足。
我们这个班级吧,也就我敢直勾勾盯着班主任看,其他的那些男生都是些胆小鬼,偷偷看上两眼然后回宿舍议论,十足的闷骚型。
“咯咯咯……”这不,班主任蹬着一双水晶高跟鞋站在讲台上,扫视大家,当看到我那赤裸裸的眼神时,狠狠瞪了我一眼。
“罗阳,昨天学的内容你掌握了吗?”
“啊!”
“这个……”
我脑海里想的都是将她压在身下的情景,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到底掌握了没有?”
我盯着班主任那两团高耸,咽了咽口水:“还没。”
“既然没有掌握,那上课就认真点!”班主任的语气冷了下来,摆摆手示意我坐下。
“我也想‘掌握’呀!”说实话我挺欠的,边说边将手伸出来,对着班主任的那两团高耸比划了两下。
好大,不知道一只手掌能不能握住呢?
仅仅片刻,我们班级同学就明白我话中有话,一个个都傻眼了,我这可是在公开调戏班主任。
班主任自然也听明白我什么意思,只见她原本红扑扑的脸蛋瞬间变白,手指着教室门外:“罗阳,你给我滚出教室去!”
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静,恐怕现在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声音吧,大家都等着看我怎么回应。
还有几个平时对我有成见的男生,此刻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讥笑,那神情好像在告诉我,小子让你平时那么狂妄这下没好了吧?
“我要说不呢?”
说完我就坐下,不去看班主任那布满黑线的脸。
班主任见我不理她,踩着高跟鞋走到我座位旁边,伸出手就拉我,边拉边喊:“出去,我的课不需要你来上!”
“我乐意。”
我不说还好,一说班主任更来劲了,但她身小力薄哪里拉的动我,尤其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更加火大,直接用力一脚踩在我脚上。
“嘶~”
还好班主任今天穿的高跟鞋不是特别尖的那种跟,不然的话我的脚能被她这一脚给踩废了,当时火气就上来了,一把推开她,道:“你丫是不是有病?”
可能我的力气比较大,班主任娇呼一声被我推坐在地上,她的包臀裙本来就很短,被我一推裙底的风光外泄,我一低头就看到班主任的蕾丝内内,然而此时此刻看到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
真骚,竟然穿着蕾丝,也不知道是穿给哪个干爹看的?
此刻,我竟然有些相信那个关于她的传闻了。
这个女人,保不准真是出卖身体和灵魂的那一类人。
班主任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扭头离开教室。
班主任离开教室后,我同桌地瓜对我说:“罗阳,学校有名的‘俏美人’你都敢得罪,也不怕被她那群脑残粉的吐沫星子淹死。”
“就她那个样子,还‘俏美人’,我看叫‘臭婊子’差不多吧。”
我“呸”了一口,神情极为不屑。
其实,最初我一直把班主任当作心目中的女神来对待的,毕竟班主任人美身材好,还很会打扮,看着十分养眼。可后来听了她的种种传闻,加上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在心里慢慢将她和婊子划上等号。
“得了吧,你不是经常幻想着班主任撸吗?”
靠!
地瓜我真的看错你了,人艰不拆好不好。
这一直是我心里的小秘密,也只有地瓜一个人知道,当然我俩也是好到无话不说的地步,我才告诉他的。
地瓜原名叫吴越,我们学校门口有个卖烤地瓜的老太太,这货天天早上去光顾生意,他这个小号也是这么来的。我就纳闷了,烤地瓜真有那么好吃,一提到“烤地瓜”这三个字这货两眼就冒光。
同时,地瓜我在这个班里最好的哥们,所以调座位的时候,我和地瓜坐在了一起。
整节英语课,班主任也再没出现,我想她现在肯定在想怎么整我呢吧?
“罗阳,你怎么不去给班主任道歉?”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此前的沉静,说话的名叫李斌,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在三中混的风生水起,我们班许多男生都沦为他的跟班。李斌来三中之后,一通打点高年级的学长,另一边打压我们一年级的新生,很多人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而我并没有给他好脸色,所以这小子一直记恨在心里,想找机会整我。
别人看他脸色不代表我怕他,当即想作弄他一番,就说:“哟!这是谁家的‘小汪汪’,怎么不好好拴着让它随便出来乱吠呢?”
听到我这相当不客气的话,李斌一拍桌子站起来:“罗阳,你骂谁小狗呢?”
“谁乱吠我就骂谁。”
“你有胆再说一遍。”李斌手指着我,缓缓向我走来,他的几个跟班恨不得把事闹大也朝着我的位置走来。
我们班的班长见势不妙,立马就跑出去了,而纪律委员不敢得罪李斌,坐在座位上没有说话。
“李斌,这是在教室,你不要乱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学习委员于馨竟然站了出来,挡在李斌面前。
“滚,臭婊子!”李斌现在早就被我激怒了,哪管什么学委不学委,一把掌打在于馨脸上,然后怒气冲冲地向我走来。
我看到这一幕后,直接踢开椅子站了起来,本来我只想逗逗李斌而已,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沉不住气,还把于馨给打了,要知道,我这个人最见不得男人打女人,当即骂道:“李斌,你要是个带把的冲我来,别他娘的欺负女人!”
“好啊,那就冲你来,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负责。”林斌咬牙切齿地看着我,顺手拿起一把椅子向我冲过来。
李斌这么说就是为了给他的几个跟班打好预防针,毕竟谁都怕承担后果,现在李斌说后果他负责,就是让他的几个跟班没有后顾之忧,这样他们才会全力打我。
本来我看到李斌打于馨就挺冒火的,直接往前迈一步,一脚将李斌手中的椅子踢飞,然后一拳干在他脸上。
李斌仗着家里有点背景,平时没人敢惹他,就以为自己很牛逼的样子,哪想到我二话没说就开打,他一个不防就吃了亏。
有一句话说的好,叫先下手为强,我这一拳占尽便宜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又一脚踹在他身上。
我打架有个习惯,不管对方多少人,捡对方的头头打,而且是不要命的那种打法,我深信,不管对方多少人,他们的心里都会突突,他们心里突突了,气势就弱了,离输也就不远了。
李斌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我狂揍一顿,心高气傲的他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狠辣之色,招呼他的那帮狗腿子,想要以多欺少。我的好哥们地瓜见势不妙,拎着椅子一通乱甩,倒也没有几个敢上前来。
地瓜一向胆子小,没想到这次竟然表现的这么疯狂,看来是怕我吃了亏。
我笑眯眯地看着李斌,然后再次抬脚。
“罗阳,你住手。”
教室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不过我的脚已经踹在李斌身上,李斌那瘦弱的身子被我一脚踹倒在地,心里火大的我又狠狠踢了他一脚。
“罗阳,你听不到老师的话吗?”
我回头看着教室门口,汤贝贝正脸色铁青地瞪着我,我两手一摊,道:“我这不是停下来了吗?”
李斌已经被他的几个狗腿子扶起来了,他的脸已经破相了,但还是狠狠的盯着我,我知道,这份仇是结下了,他肯定还会来报复我的。
汤贝贝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就低头询问第一排的同学,他们说话声音很小,我们都听不到,班主任还抬起头朝着于馨的座位看了一眼,然后走过去伏在于馨课桌上不知耳语些什么。
我倒是没有什么,反正不是我先动的手,反观李斌脸色阴晴不定,想必刚刚他打了于馨一巴掌,怕于馨在班主任面前说他坏话吧。
“你们几个,跟我到办公室来。”等大致了解了情况后,汤贝贝对我们几个说道。
等去了班主任办公室后,我和地瓜站在左边,李斌和他的几个狗腿子站在右边,班主任坐在椅子上,扫视我们。
李斌几人,汤贝贝看向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低下头,一副乖孩子的模样。汤贝贝又看向地瓜:“吴越,老师真没有想到,你也参与进来了?”
地瓜听到班主任的话后头低的死死的,没有回答。
我小声嘀咕:“你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
刚嘀咕完汤贝贝手指着我就说:“闭嘴,这里边最不要脸的就是你。”
我心里想说我这个人啥都要就是不要脸你能咋滴,但嘴上没说啥。汤贝贝见我不说话然后看着我,我不和他们几个一样,她看着我的时候,我也一眼不眨地看着她,最后倒是给她看的不耐烦了,就对我说:“真不想看见你,你先出去吧,一会儿叫你再进来。”
我站在办公室外等了半个多小时,脚都有点酸了,还没听见汤贝贝招呼我。
没一会儿,他们几个都出来了。
李斌过来得意洋洋地对我说班主任叫我进去,我就问地瓜班主任怎么处理他们的,地瓜告诉我说要写检查。
等我进了办公室,汤贝贝嘴角挂着狡黠的笑容,我暗呼不妙,想要转身离开。
“站住。”
汤贝贝盯着我,缓缓说道:“罗阳,你说老师是让你在操场上蛙跳一圈呢,还是跑十圈呢?”
听到这里我有点突突,汤贝贝这绝对是要整我的节奏,别忘了今天英语课我不仅调戏她还给她推倒了,女人特别容易记仇。
我想我再呆在这里一定会挨整,就一点一点往后挪步,快到门口的时候转身就跑。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我的美女老师 继续观看
真骚,竟然穿着蕾丝,也不知道是穿给哪个干爹看的?

我的美女老师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真骚,竟然穿着蕾丝,也不知道是穿给哪个干爹看的?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