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风云,你轻一点,速度慢一点,婶子要受不了了。”

“啊!风云,你轻一点,速度慢一点,婶子要受不了了。”

    “秀芬婶子,你刚才不是说要刺激点吗?怎么这点程度就受不了了?”

    “哎哟,你这个小坏蛋,快点停下,婶子真的受不了了!”

    “哦!”

    华东平原,某小村的小院落里传来了令人浮想联翩的对白,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正在帮一个胸大屁股翘,浑身透露出诱人芬芳的女人推秋千。

    那女人穿着短裙,饱满的臀部坐在秋千上,双手紧紧的抓着秋千,随着那秋千一荡一荡,隐隐泄出一些美妙动人的春光。

    不过此时,因为那秋千被那青年荡的太高了,那女人被吓得面色发红,不断叫唤。

    那青年叫叶风云,他见秀芬婶子,被自己的恶作剧吓得够呛,便拉住了那秋千的绳子。

    那女人,叫李秀芬,结婚三年,老公就出车祸死了,带着个小女儿,是村子里最俏的寡妇。

    此时,她脸蛋红扑扑的,吓得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剜了一眼叶风云,轻轻抚着一对丰硕沉甸甸的胸脯,喝道:“臭小子,你是要把婶子吓死啊!”

    “嘿嘿,秀芬婶子,跟你闹着玩呢。”

    叶风云嘿嘿笑了一声,而目光,却是忍不住在李秀芬的那一对领口敞开的雪白、丰硕上游离。

    “小色狼,我听说你要进城给一个狐狸精的老爹治病?”

    突然,李秀芬自也注意到叶风云那瞥向自己胸前的眼神,还故意挺了挺了挺胸脯,带着幽怨的说道。

    “咳,秀芬婶子,是老头子让我进城,给她老爹治病,我也不能不听老头子的话不是?”叶风云轻叹一声道。

    李秀芬翻了翻白眼,说道:“那我还听说,只要你能治好那个狐狸精老爹的命,她就招你当上门女婿,还把一半的家产分给你?”

    “就凭你小子的医术,肯定能治好人家的病啊!这下好了,你小子可发达了,成了富婆的小白脸,享受荣华富贵!你可就把婶子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婶子,你说啥呢,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忘了你呢!那个狐狸……呸!那个女老板,据说年纪都三十了,长得特丑,脾气特暴躁,简直就是个母老虎!我就是娶婶子你,也不能娶她啊!”

    “啊?小色狼,你说什么?还想娶婶子我?你说,你是不是对婶子,早就起了坏心思了?!……要不,婶子今天就成全你了,让你告别处男之身?”

    李秀芬脸上洋溢着春光满面的笑容,一副媚眼如丝的模样说着,她还一把抓住了叶风云的手,朝自己的丰硕上放。

    叶风云被李秀芬勾的嘴唇发干,唾液直往肚子里吞,他的手,被秀芬婶子的小手抓着,毫无抗拒,就朝李秀芬那丰满雪白的地方探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怒喝声,从院落之外传了进来:“叶风云,你个兔崽子!又跑来找李寡妇,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快点滚回家!收拾东西,明天进城!”

    这苍老的断喝声,差点把叶风云的魂都吓掉了,他急忙缩回了手,对李秀芬说道:“婶子,死老头来了,我先走了!”

    嗖!

    叶风云一纵身就从墙头上跳了出去,而李秀芬在后面,风情动人的“咯咯”笑道:“没出息的小色狼,婶子等你回来!”

    ……

    第二日。

    叶风云带着老头子交代的任务进城了。

    说实话,他是一点也不想进城,他也不想娶什么女狐狸精,更不想变成什么女富婆小白脸。

    他只想留在村里,陪秀芬婶子荡荡秋千,吹吹牛,偶尔看到点美妙的风光。

    不过,当他一从火车站出来,看到城里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城市女郎之时,他的眼睛就不太够使的了。

    城里人不像农村人穿着那么保守,很多女孩子,都穿着超短裙,黑丝袜,网格的,让他的目光频频乱飞,心头就跟猫抓的一样。

    “城里,不愧是城里啊!好看的美女就是多啊!”

    叶风云嘀咕了一声,走出了车站,便用老年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说道:“陆总,我到了。你车子在哪?哦哦,站台之外那辆五个六车牌的奔驰是你的是吧?好好,我马上过去。”

    叶风云挂断手机,便四处逡巡,终于,他看到了一辆车牌为五个六的奔驰车,就在路旁。

    他便兴冲冲的走了过去。

    当叶风云走过去之时,那奔驰车门,也被打了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

    当叶风云朝那女人看去的时候,眼睛顿时直了。

    他在心底暗暗呐喊:不是说那个女富婆,是个年老色衰,长得跟母老虎一样的丑女吗?

    可是眼前这女郎,也太美了!

    叶风云眼前这女郎面目如画,身穿ol制服,那短短的包臀裙,包裹着她那丰满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之上,穿着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

    她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一道幽深雪白的沟壑,让叶风云心头大动不已。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世间极品啊!

    只是,这女郎面目清冷,她微微打量了一下叶风云,面露疑惑的说道:“你是秦老神医的徒弟?”

    “陆总,你好,我正是秦志远秦老神医的弟子,叶风云!”

    叶风云伸出手,就要和这美如仙女一般的陆总握一下。

    岂知,眼前这美女瞥了瞥叶风云身后,并未伸出手,而是疑惑问道:“那秦老神医没来?”

    “我师父太忙了,就没来,说是派我来给令尊治病。”叶风云微笑着,尴尬的缩回了手。

    陆总俏脸微微一沉,眼眸深处露出一丝愠怒道:“既然秦老神医,不屑来给家父治病,那就算了!你请回吧!”

    说罢这话,这清冷的陆总,转过曼妙的身子,就要上车。

    叶风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貌若天仙的陆总,是瞧不起这个小徒弟了。

    可就当陆一曼那只黑丝脚,就要落在车里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陆总,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时常在凌晨一点到三点,做噩梦,每当噩梦醒来,手脚冰凉,心悸盗汗;”

    “而且,因为这个症状,你已经有一个月没来大姨妈了?”

    轰!

    当陆一曼听到这话,娇躯猛然一震,她豁然转过身子,“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叶风云的面前。

    “陆总,我说的对吗?”叶风云挺着胸膛,颇为傲然的说道。

    岂知——

    “啪!”

    陆一曼脸色一沉,竟然一耳光扇在了叶风云的脸上,怒斥道:“你这个狗东西,竟敢调查我!!”

叶风云被陆一曼打懵逼了。

    他明明是通过中医的四门诊断法门“望闻问切”的“望”字诀,看出来的。

    而这个女人,竟然以为自己调查了她。

    叶风云捂着脸,十分受伤。

    他盯着陆一曼,委屈道:“陆总,我与你素昧平生,我调查你干啥啊?况且,你这病,应该是你的隐疾,并无多少人知道,你说我怎么调查你?”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一曼杏眸爆睁,瞪着叶风云道。

    叶风云揉了揉脸,淡淡道:“我看出来的。”

    “看……出来的?”

    陆一曼那动人的脸庞,现出一片不可思议。

    她这病,确实已经纠缠她一段时间了,她没好意思上医院去,便在网上搜了一些资料,到国外进口了一些药物服用。

    可惜的是,那些国外药物,不但没用,反而让她的隐疾,越来越严重。

    知道她这个病的,除了她自己之外,便无人了。

    眼前这个来自乡下的青年,想要调查她,那怎么可能呢!

    只是,这青年说是看出来的,这让陆一曼,一点也不信。

    “对啊,陆总,你不要忘了,我师父是个老中医,我自然也是,我通过望闻问切的望字,就看出了你的病,有什么稀奇的吗?”

    “好了,既然陆总您对我看不上,那我只能回去了。不过,我来回的火车票,你得给报了。”

    说罢这话,叶风云背起了自己布包,转身就朝火车站里走去。

    看着叶风云那离去的背影,陆一曼神色不定,便叫道:“你站住!”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叶风云定住,转过身子,目光却在陆一曼的那个敞口游离,微笑道。

    “你的医术,比之秦老神医如何?又学了他几分?”陆一曼问道。

    叶风云“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陆一曼沉声道。

    “我说我医术天下第一,你信吗?”叶风云倏然止住笑容道。

    “你吹什么!”

    “你看,我怎么夸我的医术,你都不会信,那何不如用事实说话呢?”

    “好!”陆一曼深吸一口气,令得她那一对饱满,更加动人……

    “叶风云,对吗?假如你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我陆一曼招你当上门女婿,并且给你一半家产!”

    听了陆一曼的话,叶风云下意识的在她那傲然的身材上逡巡了一番。

    看到叶风云的这个眼神,陆一曼已经把叶风云定性为小色狼了。

    她不相信这个家伙,能够治好自己父亲的病!

    不过,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自己父亲反正都已经病入膏肓了,就姑且让他一试。

    岂知,叶风云却摇摇头,道:“我不去!”

    “嗯?”陆一曼脸色一变,道:“你为什么不去?”

    “你刚才无缘无故的打了我一耳光,必须给我道歉,我或许才会考虑给你父亲治病!否则,在下告辞!”

    叶风云很傲然的说完这话,扭头就走。

    陆一曼气的两团丰硕上下起伏,肚子里也是憋着一肚子气:“好,我给你道歉!”

    叶风云陡然止住了身子,道:“道吧。”

    “对不起。”陆一曼只得咬牙切齿的给叶风云道了个歉,而心头却把叶风云恨个半死。

    假如,叶风云不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她绝对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叶风云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看到陆一曼这么大的女老板,都道歉了,便点点头道:“走吧。”

    叶风云走到车旁,嘴角噙着玩味道:“怎么?你请我这个高人给你父亲治病,难道不给我开门吗?”

    “你!”

    陆一曼气的心脏直抽抽,这个小子太贱了。

    假若是他师父来,自己开门也就开门了,他一个小徒弟,有什么资格摆谱?

    “不开是吧?那我走了。”

    叶风云扭头就要走,陆一曼咬牙切齿道:“开!”

    陆一曼亲自打开了门。

    叶风云微微一笑,便大大方方的上了车子。

    紧接着,陆一曼也上了车子,目光凛冽的对叶风云道:“你最好治好我爸的病!!”

    叶风云嘴角噙着微笑:“你放心,你这老婆,我娶定了!”

    “哼!”

    陆一曼轻哼一声,便对司机道:“小刘,回去。”

    “是。”

    小刘透过后视镜,目光鄙夷的瞥了一眼叶风云,便驾驶着车子出发了。

    陆一曼全程都是冷着脸,没说话。

    而叶风云则是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那些花枝招展的妹子,啧啧道:“大城市就是好啊!都是高楼大厦,都是漂亮妹子!”

    陆一曼目光鄙夷的瞥着他,心头暗暗两个字:土鳖!

    叶风云突然转过身子,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陆一曼的黑丝大长腿。

    陆一曼注意到叶风云这个眼神,俏脸一沉,喝道:“色胚!你看什么呢?”

    叶风云嘻嘻笑道:“陆总,你穿黑丝,真好看,真性感,比我们村里的李寡妇还好看。”

    吱嘎!

    开车的小刘,一个不稳,差点把车子撞上路旁的栏杆了。

    这个乡下来的土鳖,可真猛啊!

    竟然胆敢调戏了陆总!

    还拿她和村里的寡妇比??

    要知道,陆总可是本市知名的商界冰雪女神!

    别说调戏她了,就算是多看她两眼,都要倒霉。

    而这个土鳖,竟然敢说这种话……

    果然,陆一曼的脸色也是骤然一寒,下意识的就要抬起手,扇叶风云。

    叶风云立马叫道:“你敢打我试试,你打我,我就不去给你父亲治病了!”

    “你!”

    陆一曼气的要爆炸,她恨恨的放下手,目光恨不得吃了叶风云!!

    叶风云微微笑道:“陆总,不过我还是要建议你一点,你穿丝袜虽然很性感,很漂亮,但这种丝袜,压迫力太强,却不利于你的健康,我建议还是脱了吧……”

    吱嘎!

    开车的小刘,差点又把车子撞上栏杆了。

    他已经无法直视这个土鳖的牛逼了!

    他竟然让陆总把脱了……

    “色胚!你给我闭嘴!!我找你,是让你给我爸看病的!如果你敢再信口雌黄,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陆一曼愤怒喝道。

    “呵呵,好吧。我说的肺腑之言,今晚凌晨三点,你的病情,还会加重,到时,你将腹痛难忍,跟驴打滚一样……好好,我不说了!”

    叶风云见这女人又抬起了手,便只得摇头道。

    叶风云心头想好了,一定要治好这女人的父亲,让她做自己的老婆!

    到时候,看自己怎么用十八般武艺收拾她!

    让她跪在自己胯下求饶。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无极神医 继续阅读

 “啊!风云,你轻一点,速度慢一点,婶子要受不了了。”

无极神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啊!风云,你轻一点,速度慢一点,婶子要受不了了。”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