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监狱改造六年,出狱后看到妻子模样,我突然又不想出来

我叫林山,今年三十岁。
都说男人在三十岁的时候是最痛苦的,夫妻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父母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孩子也到了要开始上学的年纪。
而对于我这个在监狱里蹲了六年,从二十四岁一下子跳到了三十岁的男人来说。
痛苦就是双倍的。
是的,六年前我替人顶罪入狱,这一蹲就是六年。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六年,我熬过来了!
身后监狱的大门缓缓关上,我终于迎来我的新生!
阳光真好。
攥着仅有的一千块钱,我来到了市里最大的商场,想着要给老婆女儿买点东西。
我跟老婆说明天才能出狱,为的就是能够给她一个惊喜。
毕竟六年不见,亏欠娘俩的太多了。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老婆竟然给我准备了一份更大的惊喜。
然而正当我攥着钱准备进去的时候,好巧不巧,遇到了我老婆正从商场里出来。
远看之下,三十岁的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年轻漂亮,还是如二十岁左右小姑娘一般清纯的模样。
显然,这六年,她投了不少钱,在自己这张娇贵的脸蛋上。
我整理了整理身上的衣服,准备上前给她一个惊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后面走出了一个男人,一把搂住了我老婆的腰。
我一下子愣住了。
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有人占我老婆便宜!
那他可真是找错人了!
以我老婆的脾气,非要一巴掌让他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以前跟我老婆逛街的时候,在这这么多的人的公共场合里,我要来了兴致,这样对她,她绝对会将我推开。
然而现如今,
对于男人的举动,她也仅仅是轻轻拍打了一下男人的手臂以示惩戒,然后将男人搂得更紧,笑得也更媚了!
难道说——
似乎是一道晴天霹雳,劈在了我的身上,紧接着我的身体如同是坠入冰窖一般!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我要是能忍,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我随手从一旁的摸起了一根钢筋来便冲了上去。
但是当我看清楚男人脸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男人,竟然是韩富勇!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是他!
韩福勇是何许人也?
六年前,我跟着名叫韩富勇的家伙做生意。
姓韩的算是我们县里最先富起来的人的那批人,零几年那会就开上了百万的虎头奔。
我跟后面,捞着喝点汤,不算成功,但是生活也算小康了吧?
娶个了个漂亮小娇妻,生了个宝贝女儿。
也有了车,准备过两年买套房。
没招谁,没惹谁,可没想到,姓韩的那边出了事。
那天姓韩的喝得大醉跟死猪一样,被司机送回家。
死猪睡了会,酒竟然醒了,听到外屋有动静,出来一瞧。
女朋友竟然勾搭上司机了。
在沙发上,完全不避人!
姓韩的怒了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
接着酒劲,朝着司机捅了两刀。
其实要我说这事还真不能怪司机,别看姓韩长得的五大三粗,但是却没啥阳刚气,关键时刻用不上。
其实这也无所谓。
但是偏偏又找了个玩得野的女朋友。
出事早晚的。
俗话说的好,这要想一天不痛快,喝酒。
二两的量,喝三斤。
要想一个月不痛快,买个小鞋穿。
要想一辈子不痛快,就找个不老实的媳妇。
我赶到的时候,司机倒在血泊里,女人还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已经吓掉了魂。
韩富勇抱着我的腿哭着求我替他顶罪,并允诺每年给我20万的赔偿!
一年20万啊!
干什么工作,一年能挣20万?
我仗义替姓韩的顶了罪,进去蹲了六年。
六年后出狱了,没有想到——
此时我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倘若是六年前,我一定抡圆了一棍子上去要了这混蛋的命。
但是我已经三十岁了,做事必须要考虑后果。
我可以死,但是我七岁的女儿怎么办?
我要在这陌生的世界活下去,还要依靠于韩富勇,如果此时杀了他,我替他坐的六年牢也白坐了。
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劲一下子泄掉了,钢筋应声掉落在了地上。

好你个姓韩的!我入狱前说帮我照顾老婆孩子,只要你活着,我老婆孩子就不会受到一点的委屈。
这就是你照顾的方式?
老子让你帮忙照顾,
你tm给老子照顾到床上去了?!
楚倩倩你可真够恶心的!
艹!
韩富勇到底哪里比我好?
长得不如我帅,那方面还有问题。
就因为他——有钱?
唉,
没钱的于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勾不中亲人骨肉。
有钱的在深山老林使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亲朋。
大将军手中枪,翻江倒海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英雄至此未必英雄。
有钱男子汉,
没钱,汉子难哟!
一年后再回想起来的时候,这真是我这些年做的最不是男人的一件事,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下的。
不过也还好是忍下了,为了这两个人,牺牲掉我的前程真的没有必要。
杀了两个垃圾,毁掉自己。
这是拿他们两个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
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
也还好是看到了!
唉,我没有第一时间回家。
我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下我这六年的火。免得面对楚倩倩的时候把持不住自己。
一阵j情过后,
我从钱包里面数出了六张百元大钞丢给了那个女人。
“就这些了!”
女人有些不太甘心,“大哥,少点了!”
“刚出来,身上没多少钱,等下次再来吧!”
“别了!”
“那个包里是什么?”女人眼神朝着我带来的黑包上撇了两眼。
“你别想了!这包里没啥值钱的,狱友托我捎给亲属的!”我将包夹在了怀里。
黑包是同屋沈老怪交给我的。老爷子怪得很,却教给我很多东西。
但是这些东西,我估计一辈子都用不上,因为我这辈子社会地位都达不到那个高度。
包里的东西很多,有张黑色的银行卡,老爷子说里面是他全部积蓄,务必交到他家人手中。
唉,卡里估计也没几个钱。
要知道沈老怪进去的那会,那时候钱多值钱!
那时候有种说法,万元户!
有一万就算有钱了。
现在,呵呵。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沈老怪的银行卡里,具体有多少钱?
于是从店里出来,我便直奔银行去了。
沈老怪把密码告诉我了。
“老爷子,这世道人心不古,你竟然还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托付给别人!也就是我了,换别人你啥都剩不着!”
我将银行卡塞进ATM机里,输上密码,机器开始运作起来。
过了好一会才到了查询界面。
我按下了查询。
账户余额: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卧槽!?
三百万?
三百万啊!
卡里竟然有三百万!
那老爷子入狱前竟然趁三百万!
那种感觉,就如同是你从地上捡到一张双色球彩票,你以为只中个蓝号,结果红号也全对上了!
不过,我很快就从这种兴奋当中平静下来。
钱是多,但仅仅是从我这倒把手罢了。
我承认,我现在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将这笔钱据为己有。
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跟韩富勇撕破脸皮。也不用再看这对狗男女背着我苟合。
有了这笔钱,我可以换个地方东山再起。
就算不做生意,三百万也足够我舒舒服服的过上一辈子。
我在取款框上摁下了一万——单次可取的最大金额。
但是到确认那步,我还是迟疑了。
我不是什么好人。
真的。
不是。
如果我是个好人的话,我不可能会为了一年二十万的报酬,而做了坐了六年的牢。
真的,
这世界上没有谁能够禁得住金钱的诱惑。
如果禁受住了,那就是背叛的筹码还不够多。
三百万,已经足以触及大多数人背叛的底线,毕竟一个普通人一辈子估计都赚不到三百万。
但在我看来,三百万,还不足以达到让我背信弃义的地步。
私吞了,对不起沈老怪那一跪,更对不起沈老怪口中患绝症的妻子。
拿了这笔钱,我跟那个为了钱背叛我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我关闭了交易页面,将卡从机器里面退了出来。
沈老怪啊沈老怪,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有钱。
果然,里面各个都是人才,说话还好听哟!
我将银行卡放回黑包里,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太稳妥。
于是又取了出来,放在了上衣的内兜里面。
这可是三百万!
等我忙完手头上的活,就帮忙把东西送过去。
我先回趟家,看看那贱女人看到我,会是一副怎样的神情。
收拾好了心情,让自己从刚才的激动的心情当中恢复过来,我什么也没买,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

我回到了家,摁响了门铃。
“谁呀!”
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楚倩倩初见我的第一眼有些惊讶。
“林山?你,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六年前,她从不会叫我的名字,平时叫老公,亲热的时候叫亲爱的。我从称呼的变化当中,感觉到一丝微妙的气息。
楚倩倩这几年保养的很好,三十岁的人了,皮肤还像从前那样的水嫩。
能掐出水那种。
毕竟有个另一个男人用精华来滋养,皮肤自然不会差。
“听你这意思是不欢迎我回来呗?”
“欢迎,怎么不欢迎!”楚倩倩笑了起来。
但是在我看来,楚倩倩此时脸上的笑容,比刚才那服务我的女人的笑容还要假,假的就像是戴了一张面具一般。
楚倩倩张开双臂点起脚尖朝着我身上扑来。
我一个闪身躲过,
朝着屋内走去。
都说小别胜新婚,但是我嫌她脏。
因此什么拥抱接吻等重逢后的庆祝,都可以省掉。
我没有理会她,甚至是没有看她,便径直朝着里屋望去。
“欣冉呢?睡了!”
“睡了。”楚倩倩对于我的冷漠显然有些不满,要知道,六年前的时候,出差三天回来一进门,我们就会像是两只八爪鱼一般,相互缠绕,难解难分。
“早早地便睡下了。你知道这些年一个人带孩子,有多难吗?”
呵呵,一个人吗?
卧室的衣架上挂着一个红色的挎包,一看就是名牌,应该是LV的一款。
我对于名牌并不了解,但是还是知道LV这种大牌的。
我入狱前的时候,LV一个包的价格,便已经有大几万了。
当时我想给我老婆买,结果那会刚有孩子,生活很拮据,楚倩倩拦住我了。
当时我就觉得,楚倩倩是我一辈子的女人。
没有想到,再见到这个牌子的包的时候,已经是物是人非。
人确实是会变的。
会变的。
我没有理会她,脱掉衣服,拉开衣柜扔了进去。
而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看看,老韩是否躲在柜子里。
然而并没有,于是我躺倒在了床上。
楚倩倩还在抱怨这六年一个人带孩子有多难,现在的工作有多难找,钱有多难赚。
倘若不是白天误打误撞碰到,我说不定就真信了。
也还好是看见了,不然今晚我就要耕这别人耕过的地了。
楚倩倩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你这样有意思吗?”
见我仍不吭声,楚倩倩也停止了聒噪。
气呼呼的上床躲进了被窝里。
不多久,我就听到了双腿轻轻摩擦的细微声。
紧接着楚倩倩便把腿搭在了我的身上。
看来姓韩做的还没有让她满意。
哼,对于这方面,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姓韩的绝对喂不饱这个已经被我开发了的女人。
我躲开,但是她还是不识趣的压了过来。
当一个男人面对一个漂亮的女人这样的时候,是把持不住的。
楚倩倩漂亮吗?
单论模样,绝对算美女。
我记得我俩刚结婚那会,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她一撩我,我就把持不住了。
她就如同是一座深山,我每次攀登征服,都能够带给我惊喜,但是尽管我拼尽全力却从未爬上她的顶峰。
因此在入狱前年我认识她的三年里,我从未厌倦过。
但是现在,一想到她做的那些恶心事,让我实在对她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这种假白莲,比真小姐恶心的多!
我一把将她推开。
“嘿!”楚倩倩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一拢头发,“什么意思了?六年不见你一点也不想?”
“坐了好久的车,有些累了!改天吧!”
“不是?三十岁就这样了?”楚倩倩道,“你这身体不是挺棒的吗?”
“累了,改天吧!”
对于她,我不想在浪费任何口舌。
我真的是想明天就拉着她把这婚给离了。
但是不行,刚出狱的我,这时候离婚,就是净身出户。
净身出户也没事,关键女儿总不可能判给一个刚出狱的。
况且,女儿现在认不认我,还是个未知数。
“你是被谁把身体掏空了吗?一出狱,不马上回家,先去找小情人?”
结发夫妻尚且如此,小情人能敌得过这六年?
我没有应答,背过身去。
“哼!”楚倩倩一下子把被子揪了过去,不再理我了。
我拒绝了她的请求。
我发现我没有必要去找个不认识女的。
因为看到她,脑袋里面所想的,却跟姓韩的在钱堆里打滚,我就恶心。
我甚至害怕,我们是同床异梦。
我确实像一头牛。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出狱后的那几年 继续阅读

进监狱改造六年,出狱后看到妻子模样,我突然又不想出来

出狱后的那几年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进监狱改造六年,出狱后看到妻子模样,我突然又不想出来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