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那挺拔的衣服,更是让林凡热血沸腾开来……

深夜,夏国南方一处偏僻的小山村前。

  林凡深深的吸上几口气。

  清香甜美,如今高楼大厦铺天盖地,名湖村倒像世外桃源一般。

  “呼呼,五年了,我终于再回到这里!”

  “扑通!”

  不等林凡享受淳朴的乡村气息,一道入水之声在不远处的桥墩下激荡。

  “不是吧?深夜跳河?这是自杀呢?”

  他没多想,快速的跑到石桥上,卸下背包跳入河流中。

  林凡飞快的将落入水里的人救起。

  “啊!”

  被救回到岸上,张玲吓了一大跳。

  她这一次抱着必死的决心,这才在半夜偷偷出门,企图跳河自尽。

  结果她被救起来了。

  这个救自己的男人,他的手正牢牢的握着自己的胸前!

  上岸之后,竟然还捏了几下!

  让她疼得叫出声。

  “还能叫,看来你没事。”

  借着淡若月色,林凡看清楚这个女人面貌。

  是一张清纯绝魅的脸颊,水灵灵的眼眸正惊吓的看着自己。

  身上穿着有些褪色的碎花裙。

  即便这样,放在大城市里,她也是富家子弟们争抢的女神啊!

  嗯,手感极其不错!

  “救命啊!有流氓!”

  唔唔唔!!!!

  张玲还没来得及大声叫唤。

  小嘴就被一只大手给捂住。

  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添惊恐的看着眼前青年。

  “我特么刚刚救你起来!你叫我流氓?”

  呜呜!

  唔叫了两声,张玲的情绪平静一些。

  确实,她刚才要自寻短见,是这个男人救起了自己。

  “我放开手,你好好说话。”

  张玲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的声音富有一种磁性,让她拒绝不了。

  “咳咳!”

  干咳了两声,张玲低下头,情绪平复之后,想起这个男人刚才的动作,她非常害怕。

  “刚才我无意捏了一下,主要是想确定你意识有没有清醒。”

  “哦……”

  张玲的头更低了,当着自己面辩解耍流氓行为,她能怎么答复,呜呜。

  “你是名湖村哪家的小不点?爸妈叫什么名字?怎么深夜来跳河?”

  “我爸叫张晖,妈妈是……”

  “晖叔?那么你是张玲?”

  林凡想起张晖,那个老实憨厚的中年人,跟自己父亲同辈。

  小的时候林凡的父母双双去世,晖叔可没少帮过自己。

  十八岁那年爷爷也离开了,当时晖叔经常给自己生活费,这个恩林凡记一辈子!

  晖叔只有一个女儿,自己离开村子五年。

  张玲好像才十四岁,真就是一个小不点呢。

  没想到,五年之后,她竟然变得这么漂亮了!

  “晖叔?难道你是林……凡???”

  张玲抬起头来,仔细盯着林凡,光线不是很好,但能看出大体的轮廓。

  因为整个村子,会叫爸爸晖叔的人,就只有那个消失了五年的林凡哥哥。

  “嗯,是我,小玲我回来了。”

  林凡心底一暖,这个小丫头还记得自己呢。

  “呜呜呜!林凡哥!”

  张玲突然一跃,紧紧的抱住林凡,痛哭流涕着。

  把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小玲,跟哥说说,都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深夜出来跳河?”

  让张玲抱着哭泣一会后,林凡轻拍她的后肩,暖声的安慰。

  “林凡哥,我爸两年前就不在了,之后……”

  原来张晖两年前生了一场大病撒手人寰,留下张玲和母亲陈艳芳孤苦伶仃。

  更可气的是,张晖去世后,村里人好像刻意排挤母女两。

  一年前张玲考上了桃园市的一所大学。

  妈妈陈艳芳砸锅卖铁,最后还去借了三万块,这才送她上了大学。

  没想到一年之后,借款方前来追债,让她们家还九万!

  直接翻了三倍,陈艳芳和张玲根本拿不出这么多。

  这个假期,张玲遭受到诸多不公,村民的排挤,高利贷的压逼。

  于是她偷偷买了一份保险,企图用这种方式让母亲拿到钱,然后去还债……

  “傻丫头!你堂堂一个大学生!怎么会想出这么笨拙的办法?”

  听完张玲的讲述之后,林凡都有些懵了。

  “呜呜,林凡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真的不忍心看我妈妈她承受这些。”

  “没事了,哥哥既然回来了,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帮你们处理好!”

  林凡义正言辞的说道。

  “林凡哥,我……”

  “什么都别说了,当年我爸妈跟爷爷相继去世,如果不是晖叔我早就饿死了,晖叔不在了,那我就是你跟陈姨的靠山,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们!”

  “林凡哥,我……”

  张玲的鼻子又开始酸了,心底的感动无可言喻。

  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再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

  “好了小不点,先回去吧,虽然是夏天,但浑身湿漉漉的,会感冒的。”

  “林凡哥,我可一点都不小呢!”

  说着,张玲还抬头挺胸,企图将自己的资本展露出来给林凡好好看清楚!

  “噗哧!好好!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了,不小,一点都不小!”

  林凡打趣的说道。

  “哼。”

  张玲红着脸冷哼起来。

  幸好天比较黑,不然她会羞涩死。

  “你不回去,陈姨不担心吗?”

  回到自家老宅,林凡担忧的问道。

  “我妈很早就睡了,我回去惊醒到她不好呢。”

  “嗯,那待在我这也行,你衣服都湿透了,我背包里就一套干净的衣服,你先去外面那个澡室换上。”

  说着林凡推开老旧的木门。

  这是一栋由山上土石建造的老房子。

  可是当年林凡的爷爷辈建造,哪怕再过十年也不会有崩塌的情况。

  客厅里摆放着一个大柜子,上面有许多小格子。

  以前,林凡的爷爷是村里的中药师,经常走动到各个村子去看病。

  上山采药有多余的,就存放在柜子里,等街日就拿到镇上或者县里去摆卖。

  “家里怎么会这么干净?好像有人定期打扫?”

  林凡疑惑不已。

  自己都五年没回家了,照理说家里的环境不该这样。

  “林凡哥,我换上你的衣服,那你怎么办呢?”

  张玲从门口进来,此时她穿着林凡宽松的上衣,大裤衩。

  借着手电筒光亮,那笔直如玉的双腿,就这么赤果果的展露在眼前。

  不仅如此,那挺拔的衣服,更是让林凡热血沸腾开来……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超凡小仙医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不仅如此,那挺拔的衣服,更是让林凡热血沸腾开来……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