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挑的身材,精致的面容,气质优雅出尘,一身黑色职业套裙平添了几分魅惑,发起火来更别有韵味。

“我不想听任何理由,事情没做好就是你们的责任,给你们三个小时,拿出目前最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别找借口,我已经坐上返回金阳的动车,到时候看不到方案都给我走人!”

    高挑的身材,精致的面容,气质优雅出尘,一身黑色职业套裙平添了几分魅惑,发起火来更别有韵味。

    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视线的焦点。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从看见这个女人开始,车厢里的男人便有些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即便是那些带着女朋友的男人也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频频回望,同时直咽口水。

    天生尤物!

    这四个字是唯一恰到好处的形容,但可惜的是,这个女人实在太冷,就好像常年不化的冰山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望而却步。

    以致于虽然很多人蠢蠢欲动,女人旁边的座位也一直空着,却始终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原因很简单,这样美若天仙的女人,绝大部分女人看了都会自惭形秽,连一争高下的念头都生不出来,男人看了则会产生自卑,自然也就不敢上前自讨没趣了。

    不过,三三两两的男人凑在一起低声交谈的倒是不少。

    “绝色美女啊,要是能和她发生点什么,就算是少活十年我也愿意!”

    “少活十年算什么,就算让我立即去死也值了!”

    “老大,你平时不是总显摆自己深谙撩妹套路,无论什么类型的美女都手到擒来吗,这么好的机会还不上?”

    “你们懂什么,这女人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去也是自取其辱你们这是什么眼神,不信的话打个赌,要是有人敢上去搭讪,我直播吃键盘等等,那小子想要做什么?”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个提着行李袋的青年男子,竟然喝着一瓶牛奶,大摇大摆坐在了女人旁边的空座上。

    他的模样很普通,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还算整洁,却已经洗得发白,看上去有些寒酸。

    但奇怪的是,就是这个一看就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男子,身上竟然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一双眼睛虽然十分新奇地四处张望,但眸中却暗藏一丝冷冽的锐气,让人心底发寒。

    “抱歉,你坐的是我的位置。”

    方芷薇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她的性子本就有些清冷,大学毕业父亲重病,她接任爱神香水公司总裁的位置之后,更是一心扑在了事业上,在别人看来更是像冰山一般有些生人勿近。

    而她对男人也一向没什么好感,因为在她那数不清的追求者中,居心大多不良。

    “是吗?”

    听到方芷薇的话,孟尘微微一愣,把嘴里正喝着的牛奶放了下来,视线下移打量了一眼,有些奇怪地问道,“可是,你屁股又不大,为什么要占两个位置?”

    方芷薇额上青筋直冒。

    偏偏孟尘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认真,眼神纯粹,让她有火都没处发。

    她这次出来是为父亲寻访名医的,可惜一无所获不说,公司的销售渠道还突然出现了问题,她只好结束行程,匆匆赶回金阳。

    车票是助理一起买的,但出发之前助理突然闹肚子不得不送往医院,这才让她旁边的位置空了下来。

    才不是她屁股大要占两个位置呢!

    “城里人怎么都这么小气?”

    看见方芷薇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孟尘暗自嘀咕了一声,再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张站票,十分郁闷地叹了一口气。

    二十多年前,尚在襁褓之中的他被丢到村子里,老头子把他捡回去抚养成人,还教了他一身本事,可惜一向抠门得很,办事也不靠谱。

    这次好不容易出趟远门,竟然只给了他几百块钱,买火车票更是只买了一张站票。

    明明站票和坐票价格是一样的啊

    现在离金阳很远,他总不能一直站着吧。

    孟尘犹豫片刻,看向方芷薇,说道:“看你也不缺钱的样子,这样吧,我帮你治病,你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如何?”

    “不用,我身上没病,请你离开。”

    方芷薇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拒绝。

    这些年来,追求她的男人犹如过江之鲫,使出的手段也是花样百出,但最基本的一点无疑是吸引她的注意力。

    一比较起来,孟尘委实不太高明。

    毕竟,他的年龄实在没有信服力,就算会医术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孟尘很是郁闷。

    他在村里可是小神医来着,自从出师之后还没有遇到不能治的病,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嫌弃了。

    “你别急着拒绝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孟尘目光灼灼地看着方芷薇,见她仍然不为所动,只好说道:“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你的饮食和睡眠都不规律,已经有了饮食不振,偶尔腹痛的症状。这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若是再耽误下去,肯定会住院动手术,你可要考虑清楚。”

    方芷薇微微一怔,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无他,实在是孟尘说得一字不差,而且竟然只是一眼就看了出来,简直闻所未闻。

    “那你准备怎么治?”

    现在公司面临很多问题,方芷薇不能让自己生病倒下。

    当然,也不会孟尘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若是不靠谱的话,她还不如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呢。

    “不用担心,只要按摩一下就好。”

    孟尘脸上重新恢复了自信的神色,也不待方芷薇同意,直接把她的右手拽了过去,在她掌心之间轻轻按了几下。

    方芷薇身体一僵,似乎有一阵暖流流过四肢百骸,让她陡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竟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这小手,真滑啊!”

    本来将真气渡入方芷薇体内就足以治好她的肠胃疾病,但触碰到方芷薇柔嫩的小手之后,孟尘竟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以致于方芷薇正恶狠狠盯着他犹不自知,甚至还闭上了眼睛,拿着还没喝完的牛奶喝了起来。

    “你还没摸够吗?”

    方芷薇语气冰冷。

    “噗!”

    孟尘吓了一大跳,猛然睁开眼睛,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牛奶一下子吐了出去,好巧不巧全都喷到了方芷薇的脸上,缓缓流下。

    这画面

金阳市火车站。

    方芷薇快步从出口走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像是积蓄已久的火山一般,随时都会爆发。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孟尘远远跟在后面,躲躲闪闪的,神情看起来很是心虚。

    火车上发生的事情纯属意外,但这种事情根本无法解释,所以他刚才当机立断,立即消失,这个时候到站方才出现,却是一下子就看见了方芷薇的身影。

    对方芷薇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到站后不太可能没有安排。

    果然,一辆酒红色宝马停在外面,司机早已等候多时。

    哒哒哒——

    孟尘回头一看,那辆宝马启动了好几下,愣是没打着火。

    “方总,车突然出了问题,现在恐怕走不了了。”

    司机下车打开车前盖看了几眼,走到后座窗前,面色有些发苦。

    也是奇怪得很,车子之前还好好的却突然出了毛病,但不管什么原因,他今天这件事是办砸了,无可辩驳。

    果然,方芷薇闻言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满。

    不过她并没有当场发作,只是沉吟片刻,便走下车说道:“我赶时间先打车回公司,你把车修好再回去。”

    “好的。”

    司机苦笑了一声。

    这件事说大不大,方芷薇还不至于把他直接开除,但对他的印象肯定好不了。

    嘎吱——

    方芷薇刚刚下车,一辆出租车就停在她的面前,就好像算准了时间一般,出现得十分及时。

    方芷薇也没多想,打开车门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咦?”

    孟尘刚好看见这一幕,有些诧异地轻咦了一声。

    随即,他嘴角勾勒出一个微妙的弧度,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出租车另一边,打开后门将包往车里一丢,紧跟着也坐了进去。

    “是你!你过来干什么?”

    方芷薇惊呼一声,旋即满脸怒容。

    孟尘却是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嘿嘿笑道:“美女,刚才有点误会,其实我是一个十分纯洁的男人,不信的话等下我们再深入交流一下,如何?”

    “说话注意一点,快下车!”

    孟尘话中的歧义谁都听得出来,方芷薇一下子便愠怒起来,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

    火车上的事情她还没找孟尘算账呢,没想到孟尘这个时候又来招惹她,向来能够克制自己情绪的她这个时候也不由火冒三丈。

    “我说哥们儿”

    出租车司机说话了,明显向着方芷薇,说道:“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毕竟是人家先上来的,我看你还是先下车吧。”

    “哦,是吗?”

    孟尘只是轻笑一声,从口袋拿出几张钞票,手指一撮,五张百元钞呈扇形出现在出租车司机的眼前,轻飘飘道:“够不够?”

    出租车司机眼中精光一闪,稍一犹豫,便将孟尘手中的钱塞进口袋,笑着吆喝一声:“够了。”

    说着,他发动了汽车,慢慢驶离机场。

    方芷薇有些气结,但她着急赶回公司,加上车子已经离开,便忍了下来。

    不过对于孟尘,她是眼不见心不烦,索性将头扭到了一边。

    孟尘倒是不在意,反而轻笑了起来,神色有些玩味地说道:“干嘛对我爱搭不理的,人生世事无常,说不定等下你就有求于我了”

    “哼!”

    方芷薇冷哼一声,明显不以为然,也没有任何回应。

    “呵呵。”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望了一眼,笑眯眯开口说道:“哥们儿,女孩子嘛,让着一点,男人风度还是很重要。”

    孟尘耸了耸肩,不再说话,双手环胸闭目养神。

    沉默中,出租车越开越快,离火车站越来越远。

    刚开始还好,但驶出一段距离之后,车身开始不规则颠簸起来,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间起伏越来越大。

    出租车竟然开上了一条碎石路,路两边景色荒芜,罕见人烟。

    要知道,他们可是应该往市区走的。

    孟尘睁开眼眸,嘴角微微上翘,紧跟着又恢复了原样,一脸懵懵懂懂的神情,活脱脱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

    方芷薇也很快发现了不对劲,惊疑一声道:“师傅,我们是去市区,这不是去市区的道路吧?”

    “去市区的路堵车,从这里过去比较近,也省点油。你也知道我们开出租车的,赚的不多,能省一点是一点。有些颠簸,忍忍,穿过山坳很快就是柏油路了。”

    出租车司机解释了一声,同时车速加快了一些。

    方芷薇目光微沉,犹豫了一下,暗中推了推孟尘。

    她多次往返各地,金阳市火车站到市区的道路也不止走了一两次,从来没有听说过从火车站出来有这么一条路。

    出租车司机显然不安好心,虽然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但她得早作打算。

    孟尘是唯一一个助力。

    虽说她和孟尘有些不愉快,但眼下这个局面不是闹别扭的时候,合作起来才有反抗的力量。

    但她万万没想到,孟尘竟然完全无动于衷,被推了几下之后还有些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

    真傻还是假傻?

    方芷薇有些急了,贝齿轻咬着,眼神不断在孟尘和出租车司机之间逡巡。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只是稍一犹豫,她便小心翼翼挪了挪位置,靠近车门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然而出租车司机注意力全在方芷薇身上,见状凶光一闪,猛地一打方向紧跟着一个急刹车。

    方芷薇身体往侧一转倒在孟尘的怀里,更接着感觉胸脯被人抓了一下,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撞到前座后背。

    嘎吱!

    手刹一拉,出租车司机转身扑过来,直接夺下方芷薇的手机。

    “你想干什么?”

    手机被夺,出租车司机就算是直接撕破脸皮了。

    方芷薇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在这荒郊野外,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可能的遭遇,内心就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平静。

    不过她很快诧异地发现,一旁的孟尘竟然不见丝毫慌乱,甚至还将自己的手放在鼻前轻轻嗅了嗅。

    就在刚才,方芷薇倒向他怀里时候,胸口无巧不巧的直接掉到手心。

    只是刚感觉那一团柔软,便瞬间消逝。

    奶奶的,可惜了!

“你们两个给我滚下来!”

    出租车司机冷笑一声,从驾驶座下面抽出一把一尺多长水果刀,站在车外指着方芷薇和孟尘,看上去凶神恶煞。

    方芷薇身躯轻轻一颤。

    虽然年纪轻轻便管理一个公司,还素有冰山美人的称号,但她仍然是一个女人,在这荒郊野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就是不知道这个出租出司机是劫财,还是劫色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面包车由远及近,出现在三人视野之中。

    方芷薇眼眸一亮,脸上浮现出一抹希冀之色。

    孟尘是靠不上了,但出租车司机只有一个人,就算这辆面包车上的人不愿意救她,报一下警也能帮她脱离困境了。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出租车司机并没有慌乱,面包车上跳下两个壮硕男子,快速冲到出租车旁边。

    其中一个光头直接拉开出租车后车门,另一个刀疤脸随着车门打开,直接将方芷薇拽了出来,与此同时,手臂勒住方芷薇的脖子。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与出租车司机是同伙。

    方芷薇奋力挣扎,猛地后腰被一个硬邦邦物件顶住。

    “臭婊子,别动!再动一下,老子给你留个窟窿。我们只是求财,别让我们几个要了你的小命!”

    方芷薇十分明智地停止了挣扎。

    没有脱困的把握,又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无谓的反抗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卧槽,老三,这家伙是谁?”

    就在这时,刀疤脸看见车里的孟尘,满脸惊疑。

    “不知道,送上门来的肥羊。”

    出租车司机舔舔嘴唇,手上的西瓜刀画了一个圆圈,随后喝道:“小子,自己下来,还是老子拉你下来?”

    “我自己下来,大哥,别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孟尘从出租车上走下来,一脸慌张的神情。

    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神出奇的镇定,眼角余光更是在不经意间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火车站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问题,出租车开到这荒地时候也只是以为遇到黑车劫道。

    但现在看来,这恐怕不仅仅是抢劫这么简单。

    再一想,那辆宝马,怎么说也是豪车,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出现故障?

    加上此时跟着出租车出现的小面包,很明显这是一个有计划的预谋,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你他妈,脑子有病!弄这一家伙,老子要的只是这娘们,节外生枝!”

    刀疤脸似乎是老大,满脸不爽。

    孟尘却顿时明悟。

    绑架!

    这几个家伙是冲方芷薇来的。

    “老大,先别生气,这小子出手很大方,打个车出手就是百,百分百是头肥羊。”

    出租车司机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干的本来就是掉脑袋的事情,这姓方的愿意出多少钱还两说不是。我这是为了哥几个着想,说不定这小子才是大头。”

    “哦?”

    刀疤脸咂咂嘴,看着孟尘的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

    毕竟若是真像老三所说,孟尘打个车白直接拿出来,想必也是不差钱的主,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反正一个羊也是放,二只羊也是赶,弄到钱才是真理,再多也不嫌多。

    刀疤脸很是满意,冷哼一声,走到面包车上打开侧门,拿出两条绳子,一条丢地上,一条拿着走到方芷薇面前。

    “小妞,配合点,乱挣扎弄花你这漂亮小脸蛋就不好了。”

    方芷薇盯着刀疤脸一言不发。

    那家伙脸上的从左眼角直到鼻梁的疤痕,随着狞笑,看上去极为渗人。

    绳子绕过方芷薇的脖子,将方芷薇捆扎的严严实实。

    只是胸前交叉捆绑,突出两座玉峰是几个意思?

    孟尘看着方芷薇的样子,鼻腔有些温热。

    尼玛,这家伙玩s出道的不成!

    方芷薇也察觉到这一点,又羞又臊,身体扭捏挣扎。

    “操,看不出还挺有货。”

    光头和老三都看得眼热,老三更是下意识往方芷薇胸口摸去。

    方芷薇眼神惊恐,往后直退,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被绑在后背的手掌与地上砂石摩擦瞬间鲜血直流。

    “老三,别节外生枝,把人看紧了!”

    刀疤脸冷喝一声,对老三的行为很是不满。

    老三下意识打个哆嗦,虽然看着方芷薇的目光仍然垂涎不已,但不敢再乱动。

    看得出来,刀疤脸在这个小团伙当中还是极具威严的。

    刀疤脸拿起另一条绳子走到孟尘身边,表情有些残忍,说道:“小子,别乱动,你自己送上门来只能怪你倒霉,老老实实配合,省得吃苦头。”

    “大哥,我就一打酱油的,不管我的事。要不这样,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们,你们放我一马,行不行?”

    孟尘一脸苦涩的表情。

    “晚了。”

    刀疤脸不为所动,冷笑一声,将绳子递给老三,同时拿过老三手里的水果刀,仰头道:“去,这小子是你弄来的,你去把他捆结实了。”

    老三微微皱眉,刀疤脸的命令不得不听,嘴里却嘀咕着:“娘的,小娘皮你自己绑,这小子却叫我来,摆明只占便宜不吃亏嘛!”

    老大明显听见老三的牢骚,只是瞪了瞪老三,没说什么。

    孟尘听了想笑,看到老三过来,双眉微微一挑:“我说兄弟,没必要做这么绝吧,得饶人处且饶人,都说了愿意给钱还绑?”

    “少他妈啰嗦,你以为看了我们几个样子会放你离开,你当老子白痴,还是你就是白痴?”

    老三心里有气,听孟尘这么一说,手上的绳子当成鞭子抽向孟尘。

    孟尘自然不会任凭绳子落在自己身上,只是稍稍一侧身,便轻而易举地躲开。

    “呦吼,还躲是吧?”

    一击落空,老三觉得丢了面子,一下子恼羞成怒起来,冲过来对着孟尘就要动手。

    孟尘抬手抓住老二手腕,眸子一下子冷了下来,说道:“这么说,你们不仅求财,还想害命?”

    老三眼中掠过一丝骇然,用力挣扎,试图拧开孟尘抓着他的手腕。

    可惜,任凭他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了。

    “大哥,这小子扮猪吃老虎,帮忙!”

“艹,叫你小子别那么贪心,现在好了!”

    孟尘突然发难,刀疤脸也是一脸惊容。

    但他埋怨归埋怨,手上动作可不含糊,往前一冲,手上水果刀直接扎下孟尘胸膛。

    孟尘冷笑一声,手腕发力,只听咔嚓一声,老三手腕骨竟被他硬生生捏断。

    “啊!”

    老三顿时惨嚎一声,双腿一软蹲了下去。

    与此同时,孟尘一记腿鞭,后发先至踢在刀疤脸面门。

    刀疤脸整个人凌空倒飞而出,抽搐几下之后,竟然直接晕死过去。

    这还是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乡下小子吗?

    这干脆利落的身手,再来十个人也是白搭吧。

    剩下一个光头一看孟尘这么猛,哪还敢冲上来送菜,吓得来滚带爬朝面包车跑去。

    孟尘看见这一幕只是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掂量几下,用力一甩,石块笔直飞出。

    咻!

    荒山野岭的地方平空响起这么一个声响,紧跟着逃跑的光头哎呦一声倒在地上,扶着右腿颤巍巍发抖。

    刚才石子打在腿窝,小腿就像被铁棍砸了一下,直接失去了知觉。

    撩起裤腿,右腿腿窝青紫肿胀,感觉疼痛程度,估计连骨头都伤了。

    光头神情满是惊恐。

    这小子根本就是个杀神,三两下把他们三个一米八几的大汉直接干倒,这种人哪是他能对付得了的,拼着这条腿以后废掉也不能留在这里。

    但没等他跑开,孟尘已然走到他身旁,抓着他那条伤腿的脚踝直接拖行。

    被拖行的撕扯力道更是加的伤害,剧烈的疼痛下,光头豆大汗水瞬间打湿身体,偏偏这种疼痛程度又不至于让他直接晕厥过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尝到生不如死的机会。

    孟尘可不会管他此时有多么痛苦,拖死狗一样将他丢到老三身边,紧跟着走到刀疤脸那里,依旧拖死狗一样丢了过去。

    三个人叠在一起,刀疤脸昏死倒还好,断了手的老三和断了脚光头因为触碰到伤口,却是连连惨叫。

    孟尘冷笑一声。

    这几个,他可没有把他们当成人看。

    他们可是绑架杀人的恶徒,留在世上简直就是祸害。

    既如此,他又何必客气?

    “之前在出租车上我说过你会有求于我的,怎么样,要怎样好好谢谢我?”

    孟尘蹲在方芷薇身旁,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然而,方芷薇却并没有表现出他想象中的后悔或者兴奋,反而沉默片刻,直直看着他:“你们不会是一伙的吧?”

    哈?

    孟尘顿时翻了一个白眼,也懒得解释,解开方芷薇身上的绳子之后,再次走向三名绑匪。

    方芷薇欲言又止,看到孟尘离开,将身上的绳子丢在地上,四下张望着找起了手机。

    她有这个怀疑其实也很正常。

    毕竟,她众多追求者什么花样都玩过,今天孟尘上演的也是标准的英雄救美的戏码。

    而且,现在想起来,孟尘在火车站抢着上出租车,看上去也仿佛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不管事情究竟怎样,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报警,警察来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很快,出租车附近的地上,她看到自己的手机静静躺在那里。

    三两步冲过去,方芷薇捡起手机,发现孟尘已经走远,并没有阻拦她的意思,微微蹙眉,最终还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另一边,孟尘揪着老三的衣领,冷冷喝道:“说说,你们几个究竟是干什么的?还有,你们三个浪费小爷这么长时间,怎么着也得赔偿小爷的损失吧?”

    “大哥,大叔,大爷,我们没钱就因为没钱我们才干想着弄点钱,爷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我们这是第一次,真的。”

    老三带着哭腔告饶,一边说,一边还踢了压在刀疤脸身上的光头几脚。

    光头吃痛,紧跟着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哭起来:“大哥,老三他没说谎,俺么兄弟三个出来打工,干了两年的活愣是没拿到一毛钱工钱,一家老小都等着买米下锅,实在没办法这才走这条路。您高抬贵手饶了俺们,您放了俺们,等于救了俺们全家啊!”

    “少在这儿糊弄我,快点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别逼我动手!”

    孟尘恶狠狠地瞪了三人一眼,神情颇有些不耐烦。

    他之所以浪费这么多时间,不想眼睁睁看着方芷薇羊入虎口是一个理由,更多的理由却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发一笔横财。

    毕竟老头子抠门得很,这次出门只给了他百块钱来着,根本用不了多久。

    而这几个劫匪身上的钱也是来路不正,他抢过来不仅可以一解燃眉之急,更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可谓两全其美。

    “大哥,我们身上只有这么多”

    光头和老三颤颤巍巍把自己和刀疤脸身上的钱掏了出来,眼巴巴地看着孟尘。

    我靠,就这点?

    孟尘有些无语。

    两人倒是掏出了一大把钱,但里面百元的却没有几张,更多的是一些零钱,顶天就一千多块。

    这其中,还有他上出租车的时候给老三的三百块钱。

    “还有你这金项链呢!”

    孟尘有些不甘心,眼珠一转,看到光头脖子上戴着一条金项链,直接拽了下来。

    “大哥,这是假的,用来充门面的。”

    光头有些尴尬。

    “卧槽,真的假的?”

    孟尘用力一撮,项链竟然掉色,光头果然没有骗他。

    “嘿,我就不信了!”

    孟尘有些不信邪,上前将三人的衣兜裤兜钱包翻个底朝天,仍然一无所获。

    “真是穷鬼,你们三个大男人全身上下加起来只有一千多,好不容易戴一条金项链还特么是假的,你们是混得有多惨啊!”

    孟尘看着手上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气得七窍生烟。

    “那个,大哥,你看我们身上确实没钱了,要不你今天把我们放了,以后有钱了再孝敬你?”

    光头和老三小心翼翼地看着孟尘。

    “当真?”

    孟尘眼眸一亮,似乎有些意动。

    光头和老三连连点头,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恨不得立即替孟尘答应下来。

    正在这时,方芷薇一声轻喝陡然传来。

    “小心,这三个人都是网络上的通缉犯!”

    光头和老三瞬间面如死灰。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小说   妖孽小神医 继续阅读

高挑的身材,精致的面容,气质优雅出尘,一身黑色职业套裙平添了几分魅惑,发起火来更别有韵味。

妖孽小神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高挑的身材,精致的面容,气质优雅出尘,一身黑色职业套裙平添了几分魅惑,发起火来更别有韵味。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