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小子狠狠点头道:“俊,长得可俊啦!比王水仙还俊……哎你干啥去!”

轻视!红果果的轻视啊!李英俊听的脸皮直抽抽,什么叫好歹算个郎中?老子就是个郎中好不好!老子的爷爷……哎,想到这李英俊蔫了,他确实连李清河的皮毛都没学到。
狠狠揉把脸,李英俊决定不在这个令人忧伤的事实上纠缠,挑下眉毛挤眼道:“新来的女村长长的咋样?”听说女村长是昨天来的,他爬树掏鸟窝崴了脚就没去看,现在倒是很好奇。
至于抽风什么的,他觉得还是无视比较好,免得跟上次给栓子治拉肚子似的,一天能好的愣让人拉了三天,挺壮的劳力差点拉虚脱。
在李英俊的注视下,黑小子狠狠点头道:“俊,长得可俊啦!比王水仙还俊……哎你干啥去!”他话没说完,只见李英俊风一般的卷进屋提了药箱,又风一般的卷出门去……
……
白河沟村的村委会只有两间破瓦房,齐腰高的石头垒一圈就当院墙了,此刻院子里站着一群焦急中带着茫然的村民,为首的瘸叔蹲在连子树下,紧皱着眉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好不容易来了个包村干部,而且还是个城里的女大学生,说是专门帮白河沟脱贫的,来了第一天就全面了解了村里的情况,像是个干实事的。
可这大伙还没高兴过来呢,谁想到人就倒下了,而且看样子病的还不轻,整个人又呕吐抽搐,这会都昏过去了,难道白河沟就该着一辈辈的穷吗?
“英俊咋还没过来,这混小子又拖懒!”瘸叔脸色阴沉,现在只盼着人别出什么事,好歹先让李英俊顶上,村口的破桥年久失修昨天夜里又塌了,现在要过河得现搭筏子……
正说着李英俊风一般的冲了进来,却被瘸叔一把拉住,也顾不上训斥严肃道:“英俊,你先想办法稳住,搭好筏子咱们就把人送镇上去。”
“放心吧瘸叔,瞧,我把爷爷的药箱都带来了,先让我看看美……嗯病人……”听说女村长比王水仙还俊俏,李英俊心里跟鸡挠似的,恨不得直接冲进去。
瘸叔心道我能放心才怪,不过眼下没别的法子,率先推门进了当宿舍用的西屋。
李英俊一个箭步也蹿了进去,刚进门槛眼睛就直了,我嘞个娘哎,这闺女咋长恁俊

瞧见李英俊眼睛发直,瘸叔没好气的上去一巴掌,压着声音怒道:“臭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发傻,赶紧想办法救救急,可不敢耽搁了!”

“嘿嘿……”李英俊傻笑两声,努力板起脸来到床前,从药箱中取出李清河留下的脉枕垫上,手刚朝那藕节似的白嫩手腕上一搭,心底顿时一荡,真滑真嫩啊!

克制着心猿意马号了脉,又观察了下那精致五官上的气色,李英俊回头瞅见一群人挤了进来,当即板脸道:“瞧这样子是水土不服加中暑了,别都挤在这啊,都围着对病人更不利……”

一群人哗啦散去,李英俊又对拧着眉头的瘸叔说:“叔,我记得你家井台上长着几棵藿香呢,找人去拔一棵吧,能缓缓,我先给她按按穴位。”

瘸叔愣了下,点头说了个好就转身出去随手带上了门,虽然李英俊医术不咋滴善用效果诡异的偏方,但按摩手法倒还可以,他这瘸腿每逢阴雨天就疼的厉害,多亏这小子常给按按才能缓解。

“瘸叔真细心呐!”李英俊回过头来嘀咕着,自己说要按穴位,他就把门给带上,肯定是怕外面那群家伙偷看,人家这可是白白净净的城里姑娘,被看了多不好。

不过自己可是医生,怎么说来着,嗯,疾不讳医!这一刻李英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高大伟岸,特别看到床上躺着的女村长时,这感觉尤其强烈。

到现在他才来得及好好打量对方,乌黑的秀发精致的五官,只是因为病症脸色有些苍白,更添了几分惹人怜的气质;

秀眉因为痛楚微蹙着,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好似路边随风轻颤的蒲公英;目光滑过那精致的下巴落在白皙的脖颈上,李英俊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好不容易移开目光却顿时又被那起伏的曲线吸引,一时间不由得看呆了。

“阿弥陀佛老子是大夫!”胡乱嘟囔一句不知道是找借口还是自我提醒,他狠狠朝那两座山峰上看了几眼,才吞了口口水思索起来。

“爷爷的笔记中提到这种病症,似乎该按天府、尺泽以及大赫穴……是,还是不是呢?”李英俊有些不确定,目光再次掠到女村长身上,喃喃道:“长这么漂亮还这么白嫩,多按几下似乎也不错啊……”

想到就干,不要怂,老子是大夫来着,就算被人看到咱也是干正事!打定主意李英俊深吸一口气,摸索半天才找准穴位,朝对方手臂上的几个穴位按去。

手指接触着无比滑嫩的肌肤,轻轻按压着,李英俊一边心猿意马一边注意着那张秀美脸庞的反应,意外发现女村长的脸色似乎变的有血色了,顿时心下大定!

果然,我还是有些本事的!得意的哼哼一句,他才继续找穴,可是接着却有些傻眼,因为接下来要按的穴位,居然在小腹上!

怎么办,按还是不按?这个问题只在脑海中闪烁了零点零一秒,然后他果断出手,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覆盖住对方小腹的白色衬衫下摆,露出了那无比平坦光滑的小腹……

仿佛被点了穴一般,李英俊目瞪口呆的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片风光给自己带来的冲击,只觉得一股热血上涌,然后鼻孔两道热流。

“哎哟我去!”李英俊顿时有些慌乱,赶紧抬头按压鼻翼止住这股热流,不然一会要是被村民们看到,爷爷的名声可就彻底被自己给败坏干净了,这才是他最恐惧的事!

这么一惊吓心头的旖旎顿时飞散不少,深吸口气他才眼观鼻鼻观心,强敛着心思重新掀起衬衫下摆,小心翼翼的找到穴位,时轻时重的用手指按压上去。

躺在床上的靳玉然感到浑身更加难受了,一阵冷一阵热的交替个不停,意识竟然被冲击的恢复了几分,接着才发觉,似乎有人在给自己按摩。

“在医院吗?看来不用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心底苦笑一声,靳玉然努力睁开眼睛,看到灰旧的瓦房顶不禁一愣,接着才明白过来自己还在白河沟的村委会。

那给自己按摩治疗的是谁?这个念头一起,她微微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家伙,正脸色古怪的按压自己的小腹,嘴里还嘀咕着:“手感可真好啊,比给荷花嫂子按摩时还舒服……”

轰!靳玉然顿时血上涌,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随手抓起手边一物,狠狠的朝哧溜着哈喇子的混蛋头上砸去,同时沙哑着嗓子怒骂道:“流氓!”

“哎呀!”正一边享受一边按摩的李英俊猝不及防,只感到额头一阵刺痛,在一声隐约的骂声中,突觉一股光团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直接钻入自己脑海,然后,然后便光荣的昏了过去。

迷糊中,一本怪模怪样的古书缓缓浮现在脑海中,书本打开,无尽的各种中医术语各种药材名称仿佛蝴蝶般漫天乱飞……

看到床边的猥琐家伙被自己直接砸倒,靳玉然不禁愣住,被自己丢碎的好像是个脉枕,再看看旁边古色古香的药箱,她才意识到,原来这家伙真的是医生,真的是在帮自己治疗!
“啊……对、对不起啊,喂,你没事吧?”察觉自己莽撞了,靳玉然心下惭愧,腹诽着既然是治病干嘛那副变态模样还嘀嘀咕咕,喊叫几声却发现对方根本没反应。
屋门掩着,外面依稀有说话声传来,靳玉然想喊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厉害,身上也没力气,无奈之下只能强撑着下床,轻轻推了下地上这一脸血的家伙。
“喂,你别吓我啊,怎么昏过去了,我就随手一砸啊,你醒醒啊……”推了半天对方仍旧没反应,靳玉然顿时慌了,直接蹲坐在地上,心里委屈的厉害。
虽然她来到这全省出名的贫困村也是事出有因,但性子刚强的她却也算信心满满,昨天一上任就全面了解村里各种情况,一门心思想赶紧给村民们谋个致富路。
可谁知道,这白河沟居然这么穷!不但进村的唯一通道那座桥年久失修不能过车,连村里的土地也贫瘠的厉害。
原本盘算着既然三面环山一面环河,能从山上下下功夫呢,可进村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行不通,三面的山崖都陡峭的厉害,根本没法有效利用!
越想越委屈,靳玉然不禁蹲在地上抽泣起来:“这都什么事嘛,怎么会有这么贫瘠的村子,庄稼种不好果树也难成活,这还怎么帮你们脱贫呜呜……实现不了脱贫我就只能回去听家里安排,只能嫁给那个人渣呜呜……”
漫天飞舞的文字终于缓缓回到那本古书上,李英俊也终于恢复了意识和感官,他突然觉得以往晦涩难懂的那些中医知识,那些背过的东西,似乎突然都明悟了,也不知道这古书到底是什么鬼。
虽然额头还有些刺痛,但脑袋却前所未有的清明,李英俊觉得这种感觉简直好极了,他甚至能轻易记起自己曾在哪见过什么草药……可没等他好好享受这感觉,就听到了耳边传来的抽泣声。
“现在倒好,赚钱的法子没找到,自己也病倒了,还打伤了人,这可怎么办……呜呜,到底怎样才能让给这村里的人多赚点钱……呜呜”
“嘶……赚钱还不简单……”呲牙咧嘴的捂着额头爬起来,头脑却很清明的李英俊随口嘟囔道:“后山崖上的林下长着大片甘草,随便挖点拿城里就能卖不少钱,哎你为啥砸我!我靠我的脉枕!”
看到地上碎掉的脉枕李英俊一阵暴怒,不过用手指扒拉了下这非石非木的材料,他又不禁愣住,难道脑袋里的古书是从这脉枕中来的?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素 小神医  继续阅读

黑小子狠狠点头道:“俊,长得可俊啦!比王水仙还俊……哎你干啥去!”

小神医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黑小子狠狠点头道:“俊,长得可俊啦!比王水仙还俊……哎你干啥去!”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