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他一根汗毛,我灭你满门”108个姐姐回国第一天,灭了6大家族

“爷爷,您说什么,要我嫁给一个将死的残废?”

洪家大厅忽然响起一声凄厉惊叫,洪玉婷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瞪着自己的爷爷。

虽已是深夜,江都洪家这座占地几千平米的院落仍旧灯火通明,所有洪家嫡系子弟聚集在此。

洪天集团的掌舵人,今夜将大家召集在这里,只为宣布一件事:要求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重伤在床甚至可能将死的男子!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男子,如今重伤在床不说,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就让玉婷嫁给他,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长子洪天明同样充满了震惊困惑。

半个月前,大家只知道老爷子带回一个人,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这半月来,老爷子全部的心思都扑在那个人身上。

老爷子毕竟七十多了,家里人看不下去说要帮忙。

然而得到的结论是,任何人不得踏入后院,更不能探视那个男子,否则立刻逐出家门,情节严重者甚至当场处死!

洪老爷子是当过兵的,家法极严,没人敢违背。

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心中都充满了困惑。

然而众人万万想不到,今夜老爷子竟突然宣布,要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甚至濒死的男子。

这简直就是荒谬!

“父亲,那个男子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历?您总不能无缘无故,就让婷儿嫁给他吧?”

洪天明的妻子开口,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无异晴天霹雳。

洪老爷子虽七十多,但身子骨还相当硬朗,加上当过兵的缘故,标枪般挺立在大厅中央。

“关于他的来历,我不可能告诉你们,且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

洪老爷子洪镇国虎目生威,瞪着自己的孙女洪玉婷,一字字道:“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能够嫁给他,不管他是残废还是即将会死,那都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我不可能嫁!”

洪玉婷咆哮起来:“爷爷,您怕是疯了吧?平白无故让我嫁给,一个残废或眼看就要死的人?”

“我洪玉婷好歹也是江都一枝花,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洪天明妻子也道:“玉婷条件样样都好,要他嫁给这样一个人,这不是糟蹋她么?这事儿……”

洪老爷子剑眉一挑,眼看就要动怒。

就在这时,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在大厅响起来:“爷爷,要是可以,就让我嫁吧?”

众人寻声看去,立刻就看到角落边上一个柔弱女子。

鹅蛋脸很苍白,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已耗尽她全身的力气,所以,手必须要撑着椅子才不至于摔倒。

“对对,让青烟嫁,她虽然是捡回来的,但也是爷爷半个孙女,让她嫁也是一样的。”洪玉婷好似抓到了根救命稻草

“不错不错,青烟也是一样的,反正都是您的孙女!”

洪天明妻子连连点头,总之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是不能嫁的。

至少,也不能嫁给一个重伤残废甚至眼看就要死了的男人!

洪镇国看过去,眼神有些复杂:“你愿意嫁?”

洪青烟点点头:“我这条命是爷爷捡回来的,虽然我不明白爷爷,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得出来,爷爷遇到了难处,我就该分担。”

说完这句话,洪青烟兀自连连咳嗽起来,苍白的脸色忽然泛红,虚弱无骨的身子似已摇摇欲坠。

“你是个好孩子呀……”

洪镇国长叹一声道:“你身子虽然不好,但是你的命,很好!”

“跟我来!”洪镇国招手,转身走入内院,洪青烟勉强跟上。

随着洪老爷子背影消失,整个大厅瞬间炸开来。

“大家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老爷子为何突然,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

“老爷子八成不是疯了吧,要不就是被人蛊惑了?”

“老爷子不可能疯,至少刚才没有疯,那么问题很可能就出在,他带回来的那个男子身上!”

“对,那个男子到底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大厅没有人能回答得上来,当然尽管心中好奇,但也无人敢踏入后院去窥探。

因为后院,现在已足足有八名保镖守在那里,老爷子下过命令,没他允许,任何人踏入,当场打死打残!

穿过八名威风魁梧的保镖,洪青烟来到了最后边的一座小阁楼,这是老爷子平常居住的地方。

撑着扶梯,这个柔弱的女子耗费了全身力气才走上了二楼。

在推开门的刹那,她就看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看到一双眼睛,一双惊心动魄得足以让她毕生难忘的眼眸。

苍白平静,平静中带着坚毅,坚毅中透出恨意,恨意夹杂凌厉!

甚至于,凌厉当中还有浓浓的嗜血!

洪青烟发誓,她这辈子也没有看到过,一个人的眼睛会表现出,如此复杂多样的神色。

屋子里这人,浑身被白条裹成粽子,平躺在床上,他的一双眸子,就这么眨也不眨盯着天花板。

洪镇国惊呼道:“老天爷,您醒了,您总算醒了!”

这话还未说完,洪青烟就又看到她无比震惊的一幕,自己的爷爷,竟直接奔过去,直接跪在床前,整个人老泪纵横。

洪青烟内心实在惊骇极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您现在感觉怎样?身子好点了么?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洪镇国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床上男子,一双眼眸仍直直盯着天花板,并没转过来,只是忽然,喉咙缓缓发出两个字。

“电话!”

洪镇国一愣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口袋掏出手机,忽然一想不对,又从床榻柜子掏出另一个手机。

“这手机是我在部队特制,不易被跟踪!”说完将手机递过去。

“放下,出去!”男子喉咙发出艰涩的四个字,虽是简短四字,但却蕴含无比威严气势,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

“是是!”洪镇国连连点头,脸上仍难掩激动高兴,立刻转身,拉着洪青烟走出屋子,顺手将门关上。

整个过程,洪青烟都处在茫然中,这种种迹象都超出她的认知,床上男子,明明伤得被裹成粽子,伤势非常严重。

但他眸子,竟还如此平静凌厉,甚至还透露出冷酷与嗜血。

而他的话,虽然简短,但每个字都是在命令,语气充满威严霸道。

可偏偏爷爷对此欣喜若狂,甚至表现出一种敬畏之意!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阁楼寂静,可清晰听到外面下楼的脚步声。

床上男子,望着天花板出神,足足半刻钟,手指才缓缓移动。

手机就放在边上,摸索了好半天后,他摁出一长串奇怪号码。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浑厚的男子嗓音:“喂,你是谁?”

“是我!”叶锋喉结发声,声音低沉。

“王……王爷,您是王爷?”

电话那端略微停顿,旋即惊喜交加的追问道:“谢天谢地王爷,您总算还活着,您还活着!”

喉结转动,叶锋艰难道:“北境现如何?”

“回王爷,北境现如今一片混乱,您出事后北境无主全军大乱,原来山鹰这组织一直都是帝都某些大人物的爪牙!”

电话男子略微沉吟,接着道:“您出事第二天,帝都派来铁甲军,说奉命接管北境军,盖九天首席军团长直接提着他的黑血剑,将这支铁甲军尽数诛杀,那一战引动他体内血气,不得不自封于寒潭!”

“第二军团长冷无名,察觉到了山鹰要对军团下手,主动出击,击杀山鹰几位天字号杀手,但自己也受重创,断了一臂!”

“冷无名军团长断臂后,暂退山中修行,他说他会等王爷归来,继续追随您征战天下!”

电话陷入短暂沉默,叶锋问:“可有谁背叛?”

“第五、第六以及第八军团,如今已前往帝都表忠心去了!”

正所谓患难见忠奸,这话着实半点不假。

电话里男子恨恨不已道:“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其他几位军团长,一直在找您下落,我们始终坚信,王爷您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害死,真是苍天有眼!”

“对了王爷,您现在何处,我这就去找您!”

“不用,蛰伏,待吾归来!”

叶锋浑身都是伤,说话艰难,只能喉咙发生,声音沙哑而低沉,语气愤怒难当。

“是王爷,不过王爷,您如今重伤在外,属下终究放心不下您,这段时间我不方便出面,我派一名绝密护卫过去……”

男子的话还未说完,电话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冷漠的眸子重新望向天花板,阁楼恢复了寂静,然而在寂静之下,却汹涌着叶锋内心的滔天怒火。

北境军多少忠勇战士,马革裹尸异国他乡,用生命镇守万载河山。

可帝都那些所谓国士,为一己之私残害忠良,置国家安危于不顾。

刚刚经历一场恶战的北境军团才回归故土,甚至连伤都没养好,就被陷入一场帝都权力争夺的阴谋当中。

帝都以封赏为由,引叶锋入京,却在京畿外设下惊天埋伏。

“山鹰,待吾伤愈,必将你连根拔起!”

“帝都,国士小人,吾归来日,便是尔等死期!”叶锋心中怒吼。

那一战,面对山鹰八大护法,还有帝都十八名强者,他寡不敌众,身上七十二根骨头被打断。

拼着重伤,他一路南下,逃掠千里到了江都,这个他长大的地方。

也许命不该绝,他遇到了十年前自己还是军团长时的护卫队长,也就是现在的老爷子洪镇国。

叶锋缓缓闭上双目,长长吐气后接着又深吸,一吐一纳间他胸膛,似乎以某种规律上下起伏。

渐渐的,肉眼可见的白雾汇聚,徐徐进入他体内,修复他伤势。

夜深了,周围静悄悄的,阁楼外边,洪老爷子仍笔挺地立在那里,洪青烟站在身旁不敢出声。

尽管有满心疑问好奇,但爷爷不说,她不敢问。

洪青烟终还是忍不住:“爷爷,他伤这么重,为什么不送医院?”

“不方便!”

“就算不方便,那至少也要请医生来看看吧?”

“用不着!”

洪镇国语气短促有力,在部队时他地位就不低,也练就了些威严。

洪青烟只能沉默。

洪镇国看了看自己孙女,只得解释:“他身份比较特殊,昏死前,他就交代过,不去医院,不看医生。”

“可是……”

“好了青儿,爷爷知道你有满心的困惑,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爷爷之所以要你嫁给她,也是出于安全信任考虑,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全心全意照顾好他,听明白了吗?”

“是爷爷。”洪青烟低头应了一声。

洪镇国伸手拍了拍自家孙女的头,笑道:“虽然你被父母遗弃,但上天总算垂怜你,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今晚做了个多么正确的决定。”

“爷爷苦心,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就在这时候,上方阁楼忽然传来轻微的喊声:“来人!”

听到这两字,洪镇国就好像听到了圣旨似的,嗖的一声蹿上去,洪青烟只得一步步往上爬。

“王……”洪镇国话刚出口,忽然意识到不对,于是连忙改口:“您有何吩咐?”

“水!”床上的叶锋只说了一个字。

“是,我这就去准备!”洪镇国很激动,既然想喝水,那就表示,他身体已有好转的迹象。

“家里有只千年人参,我这就用来熬参水,应该对你身体有用!”

洪镇国屁颠屁颠离开,这位洪家老爷子,江都洪天集团掌舵人,此刻像极了个奴仆下人。

千年人参水很快熬出来,洪镇国将碗交到洪青烟手中:“青儿,你来喂他,当心点!”

洪青烟接过碗,拿起勺子,一勺勺送到对方嘴里。

只是整个过程,床上男子,一双眸子都在眨也不眨盯着天花板,不说谢谢也就罢了,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洪青烟心里不免来气,虽说自己身子弱,但长得并不丑,甚至,在江都也算得上是个美人。

可床上这男子竟全然将她给无视!

洪镇国在旁笑着解释:“忘了介绍,她是我孙女洪青烟,以后,她就是您的人了,绝对可以信任,这点您放心!”

床上的叶锋没有吭声,眸子仍还是盯着天花板,半晌后他才道:“可以了,我要休息。”

“是!”洪镇国点头,对他的话百分百去执行。

只是临到门边,洪镇国又回头:“对了,出于信任和方便照顾,在下斗胆,已将青烟许配给了您。”

“这段时间,她会一直照顾守候您,还请不要见怪!”

叶锋已缓缓闭上双目,进入一种有规律的吐纳中。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 花开浅夏  搜索 都市之狂婿战神

“动他一根汗毛,我灭你满门”108个姐姐回国第一天,灭了6大家族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动他一根汗毛,我灭你满门”108个姐姐回国第一天,灭了6大家族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