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张刺激的新奇之作《炼体十万年》,被安排的明明白

“她,失败了。”

神州圣地紫霄神宗上空,一团闪耀天地的气漩烟花般爆开。

在神宗深处,有片竹林,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秦风安静的站在这,深邃的眼眸,极为平静的看着那边。

不仅是他,在神宗中心,还有数万弟子跪伏于地,尽皆神色悲恸的望着长空。

紫霄气漩弥漫天宇,绚丽璀璨。

此时,有道身影从中坠落下来,她满身血迹,一身磅礴的气息正在疯狂外泄,连带着,还有生机在急速流逝。

她名慕璇玑,紫霄神宗之主,神州第一人,仙下之极,无人能敌,今朝欲问仙,却败于仙路前。

“祖母。”

“宗主。”

紫霄神宗诸多高层,悲恸且急切的朝这边而来。

慕璇玑问仙失败,是神宗数万弟子之痛,是神州之痛。

“都给我退下!”

慕璇玑落地吐血,满脸煞白,见无数弟子急切涌来,当即喝斥出声。

她的声音很轻,十分虚弱,却透着不容置疑之意,那些弟子,纷纷后撤,无人敢上前。

慕璇玑这才收回目光,抬头看了眼正在消弭的紫霄气漩,煞白的脸上布满苦涩。

终究还是败了!

她苦笑而叹,艰难起身,步履蹒跚的朝神宗深处而去,身后数万神宗弟子意欲往前,但慕璇玑虚弱却威严的声音传来。

“没有我的召见,谁也不准过来。”

神宗之主,神州第一人,即便临死,也无人敢犯其威。

慕璇玑蹒跚着来到深处竹林,走到秦风身前,竟双膝跪下,纵使自身虚弱近死,亦无比尊敬的道:

“师尊,请恕弟子无能,问仙失败,无法上界为你寻仙丹了。”

师尊!?

堂堂神宗之主,神州第一人,竟对一十七八岁的少年跪拜称师尊,若是被他人看见,不知会何等震撼。

然秦风却是神色如常,仿佛这一切,再正常不过。

“明知不可为,何必为之。”秦风声音平静,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仙境,岂是那般容易触碰的。

即使慕璇玑已是神州第一人,但在他看来,依旧没有成仙的可能。

事实也如他所料,慕璇玑强行冲击,遭遇反噬,不仅境界散去,连生机也在疯狂流逝,无力回天。

问仙,自寻死路而已。

他劝过,但慕璇玑却是执意。

“寿元将近,不问仙路,死不瞑目,只是有负师尊所期。”慕璇玑倒也坦然,只是惨然的脸上带着强烈自责。

“这不怪你。”秦风轻叹了声,那古井无波的脸上有淡淡的痛苦和无奈一闪而过。

秦风看上去很年轻,但谁又知道,他其实已经活了十万年。

长生不老,十万年不灭,于常人而言乃是梦寐以求,然秦风却只有痛苦和无奈,只因,十万年修行,他之境界始终停留在武徒境,难有寸近。

武道修行,武徒炼体,乃是漫漫修行路最基础的境界,然秦风困在这一境十万年岁月,死活难有所破。

十万年来,他想尽一切办法,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不知服了多少,这世上最顶尖、最珍贵的丹药,他也尽数尝过,却毫无作用。

他猜想,或许只有上界的仙丹,才能打破那该死的武徒境。

于是,他开始收徒。

他无法破境,却能教导他人,指引仙路。

十万年来,他共收徒七十二人,却仅有五人成仙,其余者,尽皆陨落在仙路前,慕璇玑,将是其中之一。

数万年来,五位仙人弟子,先后为他带回诸多仙丹,但于他而言,却如尘垢秕糠。

最近三万年,五位弟子无一再归,了无音讯。

他的修行梦,似注定破灭。

但他不甘,破境,是他的执念。

这十万年来,他一直在修行,时至今日,他已完成炼体九万九千九百七十三次。

寻常武者,只要完成九次炼体,打通体内九条道脉,就能聚脉破境,而他……

唉!

每每想到这些,秦风便忍不住叹息,深吸口气,看着已近弥留之际的慕璇玑,道:

“你还有什么遗愿未了?”

慕璇玑的神态勐的红润了几分,似回光返照,看着秦风,近乎恳求般的道:“璇玑恳求师尊,在我走后,能将婉颐带在身边,她的天赋很好,不比我差,或许他日,能做到我没能做到之事,为师尊上界寻丹。”

秦风举目眺望。

神宗中心,数万弟子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紫衣的绝色女子,她满脸泪痕,不时的张望,等待慕璇玑召见。

幕婉颐,慕璇玑孙女,是慕璇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是最放心不下的人。

“她天赋不够。”秦风摇头。

如今这片天地早已不复十万年前的盛况,资源越发稀薄,成仙越发困难,以幕婉颐的资质,放在十万年前,或许还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希望成仙,但现如今,毫无可能。

“师尊,婉颐以十八之龄,开辟九座圆满灵府,放眼神州同辈,应是无人能及。”

武道修行,武徒炼体通九条道脉,九脉聚灵是为化灵境,凝灵化府则为灵府境……

幕婉颐在十八之龄,能够修行到灵武巅峰,其天赋,着实可怕。

放眼这个年龄,神州普通天骄还未开始化府,即便是强大的天骄,至多开辟了两三座灵府罢了。

幕婉颐,绝对算得上神州最妖孽的天骄,甚至,可称无双。

“你错了。”

秦风摇头道:“在你看来,幕婉颐天赋绝世,神州无双,但与她相比,却如天渊之别。”

“她?”慕璇玑诧异。

“如果说,幕婉颐百年难遇,那么,她便是万年难遇。”秦风道,脑海中不由得的闪过一个女子的身影。

若说在这个灵气匮乏的时代,谁还有问仙的可能,恐怕唯她一人了。

若非慕璇玑传讯,欲问仙路,希望见他最后一面,此刻,他应该已经将那女子收入门下了。

“万年难遇!”

慕璇玑极为震撼,脱口道:“这世上,真有如此天骄吗?”

紫霄神宗,神州之主,神州天骄,尽汇神宗,饶是如此,幕婉颐依旧无双,堪称绝世。

很难想象,神州还有比之耀眼百倍的天骄。

此言若非从师尊口中道出,她断然不信。

但现在,已经浮现死灰的脸上,只剩苦涩,难怪师尊不愿教导幕婉颐,原来遇到更耀眼的天骄了。

她艰难的翻手,祭出一柄剑递给秦风,道:

“璇玑再求师尊一事,此乃师尊当年赐我的仙器,紫霄神剑,婉颐还小,实力有限,不足以驾驭此剑,望师尊代为保存,以待婉颐实力足够,再交付之。”

秦风看着慕璇玑,心如明镜。

他没有去接,就静静的看着,不言、不语,让得本就濒死的慕璇玑,倍感窒息,仿佛随时都将死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才开口道:“罢了,毕竟师徒一场,你也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了,留点时间交代后事吧。”

说话间,他伸手接过紫霄神剑,

“此剑,我带走,三年后再归,若她能够驾驭此剑,我会交给她,若不能,我与你们幕家的缘分便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下,秦风便转身而去。

但随即顿足,再道:“或许你对我之言有几分怀疑,那么三年后,我会带她一道前来,幕婉颐会见证,什么是万年难遇,什么是绝世无双。”

“算是给她个机会,也能让你安心去了。”

正如他所言,毕竟是师徒一场,他也不忍慕璇玑带着遗憾而去,既是遗愿,便成全她吧。

“多谢师尊。”慕璇玑大喜,死灰浓郁的脸上闪过一缕红润,仿佛不再有什么遗憾。

随即,她沉声喊道:“婉颐。”

虚弱的声音顺着风飘荡,远在神宗中心的幕婉颐神色一震,当即化作一道狂风,直奔深处而来。

“祖母。”

幕婉颐悲恸急切,担忧无比,若非祖母有令,她早就冲了过来,此刻听到召见,几乎刹那间,便掠至竹林。

她呼喊着朝慕璇玑而去,但遽然间,勐的止步,目光看向正在离去的秦风。

“你是何人?”

幕婉颐瞬间警惕,这里是神宗深处,外人根本无法踏足,再以祖母此刻的状态,突然出现一陌生之人,怎能不让她警惕。

“紫霄神剑,给我留下!”倏然间,幕婉颐看到秦风手中的紫霄神剑,神色骤然猛变,磅礴的灵气汇聚,怒然出手。

在他看来,此人必是潜伏于此,趁祖母问仙失败,夺走紫霄神宗镇宗神剑,她怎能让之得逞。

“住手!”慕璇玑用极致嘶哑的声音喝道,由于急切,顷刻间吐出大量鲜血,残留的生机加速流逝,奄奄一息。

“祖母。”幕婉颐快速停下攻势,神色悲恸且担忧朝慕璇玑跑去。

“婉颐,不得无礼,快快给师尊道歉。”慕璇玑急切喝道,师尊怜悯,不想她带着遗憾而去,才答应他的请求,给了幕婉颐机会。

但幕婉颐如此放肆,如何得了。

幕婉颐本已停下攻势,但听到祖母的话,骤然怒极。

师尊?

祖母乃是神州第一人,仙下之极,这世上,谁有资格做祖母师尊,何况是与她年龄相仿之人。

“无耻骗子,给我死!”幕婉颐怒而出手,一拳朝秦风狠狠轰去。

这一刻的她,愤怒至极。

他们担忧至极,但祖母却莫名其妙的率先召见一个骗子,趁趁祖母弥留之际,欲骗走紫霄神剑。

祖母或许临死糊涂,但她不会。

敢上紫霄神宗欺骗祖母,非死不可。

灵府巅峰之力全开,狂暴的拳印压破空间,碾压秦风而去,其势,仿佛能将秦风当场碾碎。

然秦风却是神色如常,停步不动。

“嘭!”

幕婉颐拳印落至,但还未落在秦风身上,便有一股磅礴巨力反震而来,她只感觉手臂震荡不休,像是要破碎掉来。

脚下震颤,身躯反震后退,双脚摩擦着地面,发出嗤嗤刺耳的声响,恐怖的反震之力在她体内肆掠不休,五脏六腑都在剧烈颤动。

“你……”幕婉颐惊骇的看向秦风。

为什么。

明明对方一动不动,未曾反击,却是她被震得爆退。

而且,对方年龄和她相仿,自修行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面对同龄人落了下风。

“有势无形,你的拳法还差的太远,努力修行吧。”秦风平静的看了眼幕婉颐,随后漫步而去。

“站住!”幕婉颐怒极。

无耻骗子也敢说教她?

“婉颐!”慕璇玑用尽最后一丝力量震慑住幕婉颐,随即疯狂吐血,整个人往地上倒下,开始气若游丝,进入弥留之际。

“祖母。”

幕婉颐再顾不得其他,急忙跑去扶住慕璇玑,泪如雨下,悲痛欲绝。

慕璇玑看着幕婉颐,眼里充满了溺爱不舍。

她笑了笑。

“不要哭,这是我的命数,我接下来的交代,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在我走后,不要留念世俗权势,宗门内想坐我这位置的人太多,非你能够抗衡。”

“因此,我走后,你立即宣告宗门,无意执掌紫霄神宗,并告诉他们,谁能夺回紫霄神剑,便可执掌紫霄神宗,知道吗?”

“祖母放心,我一定会夺回紫霄神剑!”幕婉颐重重点头,果然,祖母被骗了,此刻回神交代,也要她夺回紫霄神剑。

慕璇玑摇头。

她知道幕婉颐会错意了。

原本,她想让幕婉颐跟随师尊,但师尊不愿,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借紫霄神剑让师尊照拂幕婉颐。

她要转移神宗那些人的重心,不是让幕婉颐去夺回紫霄神剑。

“紫霄神剑的事你不要去管,未来三年,你只需好好修行,不能有丝毫懈怠,三年后,师尊会带着紫霄神剑降临。”

“还有一位万年难遇的天骄,那是一位比你妖孽百倍的绝世妖孽。”

“那时候,你若能将之击败……你若能得到师尊认可,未来可期……”

虽然慕璇玑认为幕婉颐的天赋神州无双,但既然师尊说有更耀眼的存在,她便不得不信。

击败师尊新弟子,无疑是奢望,但师尊给了幕婉颐机会,希望幕婉颐能够抓住,不求能败,但求能得到师尊认可。

幕婉颐没有出声,只是神色更加悲恸,泪止不住滑落。

祖母英明一世,为何到头来,却被小人所骗,临陨都深信不疑。

这世上,谁有资格做祖母师尊?

这神州,谁还能比她妖孽百倍?

她不信。

难道祖母……

这刹那间,幕婉颐脑海中有荒谬的猜想一闪而过。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一定要记住,那少年真的是我师尊,他的恐怖,非你能想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慕璇玑笑着伸手,想要抚摸幕婉颐的脸颊。

幕婉颐急忙握住她的手,放在脸上。

“我的交代,你都记住了吗?”

幕婉颐悲恸连连点头。

“能做到吗?”

幕婉颐拼命点头,不管她心中有什么想法,她也不想祖母带着遗憾离开。

“那就好……”

慕璇玑笑了,这番交代仿佛耗尽了她最后的生命力,她脸上的神采急骤而退,眼中最后一丝光彩散去,伸出的手垂落,溘然长逝。

“祖母……”幕婉颐悲恸绝望的大喊出声。

神宗中心,数万弟子都听到幕婉颐悲恸的喊声,再顾不得其他,快速朝这边掠来。

数个时辰后,神宗内有不少强者走出。

神州极北,最偏远之地。

这里蛮荒贫瘠,百国纵横。

青叶帝国,便是其中之一。

此刻,青叶帝国,玄武城内,秦风漫步在街道上,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座大气磅礴的府邸外。

叶府。

玄武城三大势力之一,与城主府及白府齐名。

秦风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着秦风笑道:“年轻人,是你啊。”

“老人家,叶轻语在吗?”秦风问道。

叶轻语便是秦风口中万年难遇的天骄,连他都没想到,如此蛮荒贫瘠之地,竟有如此天骄。

若非一些特殊原因归来,恐怕他将错过。

不过好在,他遇到了,又怎会错过。

只是,收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叶府,并不相信他。

还不待他说服叶府,便收到慕璇玑尝试问仙的消息,他前往紫霄神宗,如今才归来。

“小姐随老爷夫人去了玄武学院,参加炼丹考核。”老管事道。

炼丹?

“炼什么丹,别浪费了万年难遇的武道天赋。”秦风不由得低语一声,随即看向老者道:“老人家,多谢告知。”

说完,转身朝玄武学院方向走去。

老管事看着秦风的身影摇头不跌。

叶轻语小姐天生体寒,无法炼武,玄武城人尽皆知,然而这年轻人,却称之为万年难遇的武道天才,想想都觉得荒诞。

更为荒诞的是,他自己只是武徒,却想收叶府千金为徒。

……

玄武学院,青叶帝国五大学院之一。

此刻,学院考场外围,浩浩荡荡的挤满了人,放眼所望,人头攒动,犹如人潮。

无数人跳目学院考核,人声鼎沸,议论不休。

“玄武学院的考核好残酷,三天时间,丹武两道的淘汰率都超过九成。”

“没办法,做为青叶帝国五大学院之一,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非凡,寻常人物,根本没资格进入。”

“五大学院输出的,都是帝国的未来,非天骄,何以撑起帝国的未来。”

“不知这次谁会成为最受瞩目的新人。”

“不是有两人备受瞩目么。”

“你是说叶府的叶轻语和白府的白晏?”

“没错,叶轻语天生体寒,难以修武,半途弃武炼丹,而白府的白晏,自幼丹武双绝,今朝参与炼丹考核,只怕别有用心。”

此言一出,四周勐的寂静下来。

玄武学院由三大势力组成,城主府代皇室执掌学院,其下,叶府和白府的实力为最,两大世家明争暗斗多年。

叶轻语炼武不成转习炼丹,如今,叶府想要叶轻语以炼丹师的身份入学院修行,而白府却让白晏放弃武道,参与炼丹考核。

其意,不言而喻。

但这些事,岂是他们能够堂而皇之议论的。

“叶轻语和白晏同台考核了。”

人群议论之时,学院考核依旧持续,终于,伴随着炼丹决选开始,百余位炼丹师将同台对决。

人群之中,有一道身着白衣气质非凡的少年天骄,还有一位身着青衣长裙的少女。

所有人快速望向这两道身影,颇为期待起来。

叶府叶轻语,白府白晏,这两人,自一开始便备受瞩目,两大世家这一代人物,会有所碰撞吗?

“决选规则一如既往,开始吧。”考核主持者扫视多炼丹师道。

炼丹考核的规则很简单,学院提供最基本的丹炉,还有两份炼丹药材,两份药材的等阶不一样。

在规定的时间内,若是炼制出高等阶丹药,直接晋级,若是炼制低等阶丹药,也有晋级的可能。

前提是,炼制完美,且耗时极短。

“轻语妹妹,你的实力还不够,我劝你回去多练练,明年再来吧。”炼制台上,白晏位于叶轻语旁侧,看着叶轻语道。

他的年龄和叶轻语相当,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但神态却有异于年龄的老气和骄傲。

“嚣张。”叶轻语看着对方道。

“有实力才能嚣张,你没实力,连嚣张的资格都没有。”白晏依旧是那副老气横秋的姿态。

“有没有资格,你很快就知道了。”叶轻语不服的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白晏淡淡道。

叶轻语不再理会,她望着面前的两份药材,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更高等阶的药材。

开炉生火,逐一放入药材提炼。

旁侧的白晏见状,那双老城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芒,随后,他收回目光,抓取了一份低等阶的药材。

这让注视他的人群颇为惊诧。

白晏的炼丹境界,实则比叶轻语更强一些,竟然选择炼制低等阶丹药,如此一来,想要晋级入院,怕是没那么容易。

他为何如此选择?

百余位炼丹师相继开始,纷纷沉寂在自己的炼制之中,唯有白晏显得有些随意,他的注意力,似乎根本不在炼制上。

莫约片刻后,白晏目光一闪,像是等到了什么关键时刻,手上的炼制手法勐的一变,身前丹炉豁然狂颤,直接爆裂开来,可怕的余波四下激荡,首当其冲的便是叶轻语。

轰!

余波侵袭,狠狠的冲击在叶轻语身前的丹炉上,发出一道闷响,丹炉虽未爆裂,却正在凝练的药材却是勐的絮乱,炼制,功亏一篑。

“你……”叶轻语神色狂变,无比愤怒的看向白晏。

“抱歉,实力不济,爆丹了。”白晏看着叶轻语,满脸笑容的道,哪有丝毫歉意。

诸人看着这一幕,瞬间明了。

爆丹?

以白晏的实力,更高品阶的丹药都能炼制,怎么可能爆丹?

他是故意选择低等阶丹药,以爆丹的方式破坏叶轻语炼制,如此一来,叶轻语即便继续炼制,也只能炼制低等阶丹药了。

而时间过去小半,即便炼制成功,晋级入院的希望,也是极低了。

而他,完全可以在剩下的时间内,炼制完高等阶丹药,顺利晋级入院。

好狠的手段。

不过一想到两大世家的争锋,便不觉得有什么了。

“换丹炉,继续炼制。”主持考核者开口,炼制爆丹是常事,考核中时有发生。

叶轻语愤怒的盯着白晏,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白晏所为,在规则之内,她只能重新炼制。

“轻语妹妹,放弃吧,你不适合玄武学院。”白晏含笑看着叶轻语,想影响对方心境。

叶轻语心中虽怒,却强忍怒火,专心炼制,低等阶丹药,必须快速且完美的炼制出来,方有一丝晋级入院的希望。

见叶轻语不上当,丹炉换上后,白晏也专注炼制起来。

低等阶丹药自然比高等阶丹药更容易炼制,很快,叶轻语便炼制成功。

“不到片刻,完美炼制,叶轻语或许还有入院的希望。”人群看着叶轻语低声道。

叶轻语炼制成功后,目光阴沉的看向白晏,刚才有那么一瞬,她也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破坏白晏炼制。

但白晏既然对她这么做,必然会防范她,爆丹影响的几率,绝对不大,而且,如此一来,她便彻底没了入院的希望。

虽然她不喜欢炼丹,对父母的安排有些抵触,但终究还是努力着,不想让父母失望。

“时辰到,炼制结束。”不多时,考核主持者郎朗开口,所有炼制戛然而止,白晏几乎在最后一秒,完成了炼制。

“不错,这一届的炼丹水平都很不错,特别是白晏,在爆丹后竟能快速调整,炼制出更高品阶的丹药,难能可贵。”

学院方向,有长者开口道,“当然,叶轻语表现的也很好,只是炼制的丹药等阶有限,似乎没能证明自己的炼制实力。”

此言落下,诸多目光瞬间凝固。

没能证明炼制实力?

果然,自一开始,白府就想阻止叶轻语入学院,从白晏放弃武道考核,到故意爆丹破坏,再到此刻白府派系的强者开口,都是针对叶轻语。

“叶轻语炼制的丹药等阶是低了些,却是完美炼制,且用时不到片刻,再则,玄武城人尽皆知,叶轻语半途弃武炼丹,不到两年时间,成为一阶中期炼丹师,这样的天赋,难道还不足以叩开学院大门?”有叶府派系的强者冷声质问对方。

“我没说她天赋不够,只是考核就是考核,她的成绩,远远不如其他人。”那白府派系强者再道,执意阻止叶轻语入学院。

白府和叶府本就较劲无数年,阻止叶轻语,让叶府颜面扫地这种事,他们当然不留余力去做。

一时间,偌大的考场寂静无声。

最终入院名额还没确定,学院却因一人能否入院而起了争执,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白府和叶府在争锋。

叶轻语看着那些争执的高层,脸色不由得变了,这种情况于她而言,是极其难堪丢人的。

既然有了质疑,那么,即便她入了学院,他人也会说她实力没能服众,需要依靠一定的关系。

而不入,只会更加丢人。

他人会说,叶府千金连入玄武学院的实力都没有,不仅是她,整个叶府都得颜面扫地。

“既然有前辈质疑我的炼制实力,晚辈斗胆,挑战一位能够晋级入院之人,若败,是我叶轻语实力不济。”叶轻语开口,她有她的骄傲,即便是入院,也要堂堂正正。

“胡闹,学院考核,若每一位淘汰者,皆求一个机会,那考核还有何意?”那白府派系的强者当即喝斥,抢先堵住叶府派系那些强者的嘴,不给叶轻语丝毫机会。

“你……”叶轻语轻咬嘴唇,眼神中有愤怒和淡淡的委屈。

人群颇为感慨,叶府千金,竟被如此针对。

“这垃圾学院,入有何用。”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突兀响起,让所有人心神震颤,骇然望去。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炼体十万年 继续阅读

紧张刺激的新奇之作《炼体十万年》,被安排的明明白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紧张刺激的新奇之作《炼体十万年》,被安排的明明白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