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不在的时候别点,我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章章带感停不下来!

川省,卢城郊外,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背着一个破旧的单肩包,款款而行。

他步履稳健,节奏有序,虽然灰头土脸,看上去略显狼狈,但却难掩他眼中冲天的神芒。

少年身姿笔挺,身材修长,如一柄欲刺破天穹的长枪,一往无前,睥睨无双。

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高楼大厦,他目光幽幽,轻声呢喃。

“八年!”

“我叶辰曾经说过的话,发过的誓,终归是做到了!”

“叶山、叶云龙,你们都不会想到吧,我没死,我仍旧好好地活着!”

他拳头紧攥,想起了自己十岁前的日子,那本应该是自己最为快乐的时光,他也从小就认为,自己日后,都会为了那个家、为了那个姓氏而努力变强,步入巅峰。

他相信,自己在将来的一天,将会为那个家族带来无上荣光,让本就强盛的它,更上一层楼,成为华夏真正的第一家族。

但他所憧憬的一切,都在八年前,在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被无情地撕碎。

京城叶家,是一个有着数百年悠久历史的大家族,位列京城顶级豪门之一,家中人才辈出,强盛无比,大有压过其余豪门的趋势。

其余世家,几乎都是靠经商、从政、军界等各方各面的关系人脉立足,但叶家不同,他们不只是在各个领域人才济济,而且叶家本身,还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武道家族。

叶家世代练武,且并非是普通的外家拳法,而是真正的内家武道,主修内劲。

叶家每一代之中,至少有三四人天生武脉,具备修武的天赋,再加上商政军各界都有相应人才,是以叶家代代强大,声威极盛。

而叶辰,便是当今叶家第三代最为杰出的嫡系子弟,深得叶家老爷子叶山的喜爱,叶家也将其视为未来的家主人选,寄予极高的期望。

叶辰自小便天赋超群,无论各方各面,都是碾压同辈人,而且其身怀武脉,在四岁时就由他的父亲叶云龙亲自教导,成为一名内家修炼者。

他的修武天赋,在叶家历史上,都算是第一流的,他的亲弟弟叶星虽然优秀,但比起他来仍旧还有一段距离。

几乎叶家所有人都认为,叶家将有一颗新星冉冉升起,未来会在华夏大放异彩,带领叶家走得更远更高。

但在叶辰十岁生日那天,他高高兴兴地跑到爷爷叶山面前,索要礼物,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叶山,却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冰冷表情。

叶山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叶辰当场怔住,一脸茫然失措。

“叶家第三代叶辰,是我叶家祸根,动乱叶家的根源,以家规论处!”

“我以叶家第十五代家主的身份宣布,将叶辰逐出叶家,废除武脉,剥夺一切资源,叶家上下,任何人不得与其有联系,如果一经发现,当即逐出叶家!”

“叶家第三代,叶星一人就够了!”

叶山满脸冷漠,看向叶辰的目光,宛如看着一个病毒、一个祸害。

叶辰却是一头雾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自己又什么时候动乱叶家了?

但一切发生得太快,他根本没有辩解的机会,那一直以来对他呵护有加、悉心教导的父亲叶云龙,更是对他残酷出手,将他武脉击碎。

在那之后,叶云龙不顾叶辰母亲那伤心欲绝的眼神,将一身本领尽废的叶辰带到了京城郊外的一片野树林之中,任其自生自灭,再也没有过问半点。

在这个现代化的世界,古武修炼者可谓是极为稀少,必须具备天生武脉的人,才有资格修炼古武,练出内劲,武者可谓是万中无一。

而一旦武者失去武脉,就跟丹田被废一样,会失去所有的修为,终身不得再修武,这对于武者来说,绝对是毁灭般的打击。

而叶辰,年仅十岁,便被废除了武脉,一身武功尽废,还被丢弃在荒郊野岭之中,这等于是将其完全扼杀,半点活路都没有留下。

他不解、他愤怒,为什么对自己疼爱非常的爷爷,会将他定为家族的罪人,为什么对他一直都呵护有加的父亲,会对他下此狠手,还将他流放?

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叶云龙将他丢在深山野林之中,那冷漠决绝的表情,甚至连一点点的细枝末节,他都未曾忘记。

受到这样残酷的打击,换做别人,或许早已经放弃人生,就此离世。

但叶辰,却在八年前的那个夜晚,一人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靠在一棵大树旁,对转身离去的叶云龙立下了自己绝不低头的誓言。

“叶云龙,我一身所学,甚至是我的身体发肤,都是因你而得,你废我武脉,我不恨你,但你对我的恩,我也算还完了!”

“从今天起,我叶辰,跟你叶云龙,没有半点关系,跟整个叶家上下,也再无瓜葛!”

“我叶辰在此立誓,我绝不会死,我会继续用这个名字,活得比任何人都好,站得比任何人都高!”

“将来,我定会让你们叶家昂首仰望,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后悔今天对我做的一切!”

他说完,奋力一拳打在了树上,手背被磨得血肉模糊,鲜血滴落在地,触目惊心,但他丝毫不觉疼痛,唯有眼神中一点火焰在跳动翻腾。

叶云龙听到他的话,只是身形微顿,但并没有转身,仍旧冷漠离去,或许叶云龙认为,叶辰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

即便叶辰活下来,以他一个武脉被废、无依无靠的毛头小子,说夸张了点,能够成为一方首富顶天了,但别说是一方首富,便是是华夏首富,都未必够资格能够让强盛无匹的叶家重视,更别提仰视了。

当时叶辰说的话,在叶云龙眼中完全就是一堆笑话。

但无论是叶山还是叶云龙,他们或许都未曾料到,当年那个被他们放逐入深山,逼上死路的十岁孩童,并没有死。

而且现在,他历经了无数生死,脱胎换骨,已经王者归来。

回想起当年叶山和叶云龙那冷酷无比的面容,叶辰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叶山,叶云龙,叶家,等我再次站到你们面前时,你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他拳头一握,骨节脆响随之传开,那些往事,他也暂时压在了心底。

“卢城,你将成为我威震天下的第一站!”

叶辰眼眸如星,后脚轻点,整个人已经消失而去。

卢城,桃溪园别墅区。

“啊,你是什么人?”

一个美丽妇人刚刚把门打开,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衣衫褴褛,好像乞丐的人,顿时吓了一跳。

“何姨,是我!”

门口的人正是叶辰,他微带歉意道。

“你是.小辰?”

美妇人仔细辨认之后,惊呼出声,叶辰虽然脸上带着些许灰尘,而且模样大变,但她还是能够看到几分熟悉的轮廓。

“真的是小辰!”

叶辰轻轻点头后,美妇脸上惊讶散去,转而一副惊喜的表情。

“快进来,让何姨好好看看!”

她不顾叶辰身上的灰尘,把他拉了进来,上下打量着。

“几年不见,你长高了啊!”

叶辰淡笑道:“都六年了,何姨还记得我的样子,我也很惊讶!”

美妇名叫何慧敏,是叶辰在这八年间意外结识的,当时的叶辰一无所有,落魄至极,是何慧敏帮了他一把,他一直铭记在心,对何慧敏非常感激。

“怎么会不记得,当时何姨在山里迷了路,没有你带路,我能不能从里面走出来都是未知数呢!”

何慧敏笑意盈盈,看到叶辰,她非常开心。

“何姨,我这次来是.”

叶辰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包,想把一件东西拿出来,但何慧敏却是先他一步,把他的单肩包放了下来。

“先别说这么多了,小辰,你快去洗洗,我给你找衣服换上!”

她说完,不由分说就把叶辰往浴室推。

叶辰拗不过,只能依言而行,他刚走到长廊,楼梯上突然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而后就是一声尖叫。

“啊!”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

叶辰淡淡偏头,楼梯口处,正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她面上不施粉黛,容颜精致,五官干净完美,一头秀发垂直而下,乌黑亮丽,几达腰间,脚上穿着一双卡通拖鞋,露出可爱的脚趾。

她的身高约莫一米六五,一身粉色短裙,雪白双腿笔直修长,晃人眼球。

这样的女孩,放在学校之中,绝对是校花女神级别的尤物。

她此刻正张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叶辰。

叶辰没有回话,一旁的何慧敏赶忙走了过来,解释道:“月月,这是小辰,不用惊慌!”

她说完,扭头对叶辰道:“小辰,你不用管,先去洗澡吧!”

叶辰点头,目光从少女身上收回,转身进了浴室。

少女从楼梯上下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何慧敏。

“妈,这是谁啊,穿得破破烂烂的,怎么会来我们家?”

何慧敏把少女拉到沙发上坐下,微笑道:“月月,还记得妈以前跟你说过,我在赣西那边迷了路,误入树林中,把我带出来的那个人吗?”

“就是他?”

少女反应过来,有些不可思议道。

“是啊,他刚刚找过来的,可能是生活不如意吧,才穿成那样,你可不能歧视人家,这小伙子,心地善良,人挺不错的!”

少女点头应是,但心头却是带了几分轻视。

她平日里出入,周围的朋友哪个不是家财万贯,背景不俗。她什么时候接触过这种邋里邋遢的男生?

尤其是这男生还跑到她家里的浴室洗澡,想想那一身的灰尘污垢,她都觉得有些反胃。

“小辰,衣服我给你放这了,出来了自己换上!”

何慧敏将衣服放在浴室的隔间,叶辰在里面应了一声。

十分钟后,浴室门打开,坐在沙发上的何慧敏扭头看去,顿时眼前一亮。

“小辰,洗好了?几年不见,都长成帅小伙了!”

一旁的少女,闻言不屑。

“帅?就他那叫花子的模样也能算帅?”

她根本没把叶辰当回事,随意扫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她怔住。

浴室门口,一个面如冠玉,俊朗无双的少年正立在那里。

他约莫一米八五的个头,身材匀称,线条分明,穿着何慧敏找来的衬衫和休闲裤,显得清新自然。

尤其是他一双眼睛,黝黑深邃,宛如星河宇宙。

少女自问见过不少俊男,她的追求者中也不乏帅哥型男,但眼前的少年,却是第一个光凭外貌便让她有轻微失神的异性,。

“何姨,脏衣服我丢在垃圾桶了,没问题吧?”

叶辰面带微笑,说话间,自有一股特别的气质。

“就扔那儿,不用管了!”

何慧敏站起身来,指向了少女道:“对了小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肖雯月!”

肖雯月站起身来,对叶辰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你好,我叫叶辰!”

叶辰看向肖雯月,伸出了右手。他眼眸中一片清澈,并没有因为其容貌而有丝毫变化。

肖雯月微微一怔,她虽然从来不以容貌自重,但也知道自己有多大魅力,在学校里,她更是公认的校花,不知道多少人对她倾心,每天收到校内校外的情书足以塞满半个桌箱。

即便是学校里的几个风云人物,看到她时也难掩眼中的惊艳,对她和颜悦色、殷勤备至,但在叶辰的眼中,她看到的只是一片平静,好像她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好!”

轻微失神之后,她还是伸出青葱玉手,跟叶辰握在一起。

叶辰跟肖雯月轻轻一握,立刻放开,几乎是一触即分,让肖雯月有些惊讶。

“这家伙,是在故作高冷?”

肖雯月眼眸扑闪,喜欢她的人,大部分都会对她嘘寒问暖,呵护备至,她都不予理睬,所以便有一些人反其道而行之,故作冷漠,为的就是求得她的关注。

她见多识广,聪颖非常,自然对这样的招数毫不感冒,她认为叶辰此刻的做派,就是在故意吸引她的注意。

虽然现在叶辰洗干净了,但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叶辰放在眼里。别说叶辰之前那副脏兮兮的模样让她瞧不起,即便叶辰一身整洁地站在她面前,她也是不以为意。

在她眼里,叶辰除开样貌之外,跟她就读学校中的那几个风云人物差得太远太远。

这年头,长得帅能有什么用,去当小白脸靠女人吃饭吗?

走到最后,大家拼的还不是人脉和背景,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又有几个是相貌英俊的?

叶辰虽然看着非常顺眼,但她通过何慧敏的描述判断,叶辰不过只是个农家小子,说不定要靠着砍柴摘菜为生,跟她周围那些家世显赫的追求者,根本没有半点的可比性。

她又怎么知道,叶辰压根没将她放在心上。

经过这八年的生死考验,绝境历练,叶辰的眼光早已超过凡人,便是再美的女子,也不能让他心起波澜。

“何姨,我这次来是打算.”

他转向何慧敏,准备说明来意。

“好了,什么都不用跟何姨说,何姨明白!”

何慧敏不等叶辰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千元现金,塞到了叶辰的衣兜里。

“小辰,这些钱你先拿着,如果想买些穿的用的,就让月月带你去街上逛逛!”

“公司里有些事情需要我过去处理,我现在得出门一趟!”

“在你找到合适的去处之前,就暂时在我家里住下吧!”

何慧敏一顿抢白,说完直接出门去了,没有给叶辰任何说话的机会。

叶辰表情古怪,他算是明白过来,何慧敏认为他落魄至极,无处可去了,所以又是给他钱,又是让他在家里住下。

他轻笑摇头,大为无奈,的确,他刚到这里的时候,形象不佳,换做别人,恐怕也会这么认为。

一旁的肖雯月,美眸微凝,心头却是十个八个不情愿。

“这个乞丐一样的家伙,不会真的在家里住下吧?”

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家里住了一个陌生的少年进来,学校里恐怕要炸开锅,别人会怎么看待她?

想到这里,她心中大为反感,忍不住冷声道:“叶辰是吧?”

“这里是我们自家人住的地方,你住进来,很不方便,我会不习惯!”

“你还是去外面租房子住吧!”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都市隐龙  继续阅读

老婆不在的时候别点,我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章章带感停不下来!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老婆不在的时候别点,我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章章带感停不下来!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