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敢写!这样的小说太好看了,我已经一晚上没闭眼了!

六月,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僻静的柳河村。
身为柳河村唯一村医的陈阳,此刻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医馆内的摇椅上打盹。
虽然陈阳的医馆,是方圆数十里唯一的医馆,但他的生意并不好。
因为区域虽广,但是这片区域里面的人口却是不多,附近山里的好几个村子加在一起,也就几百口人的样子。
柳河村地处大山之中,交通十分闭塞.
几年前为了改变这个现状,方圆数十里的村子聚在一起决定修建一条进出大山的公路,但是山路崎岖,沿途险峻,路修到一半塌方了,将附近村子不少精壮男子全都埋在了里面。
这其中,就包含了陈阳的父母。
父母去世之后,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让四里八乡的村民们能够不用走上数十里的山路,去大山外的镇子里看病。
作为医科专业大学毕业的陈阳,就回到了贫穷的柳河村,并且在这里开设了这个医馆。
柳河村很贫穷,跟陈阳待过的大城市简直是两个世界。
若不是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陈阳根本不愿意在这呆。
柳河村虽然贫穷,但不至于百无聊赖。
马路塌方事件的发生,让周围数十里大部分的劳动力全都没了。
徒留一些才露尖尖角的青涩少女,和许多独守空房的成熟寡妇。
这些寡妇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自然是空虚寂寞冷,所以时不时找理由来让陈阳看病,还暗送秋波……
所以柳河村虽然条件艰苦,但陈阳每天都在跟妇女们打交道,平淡的生活还有着不少的乐趣。
刚过正午,吃了饭,陈阳正躺在躺椅上玩手机,忽然一个上身穿黑色蕾丝紧身低领口T恤,下穿蓝色紧身牛仔裤的少妇,扭着圆润的臀部,走进医馆里。
看着少妇饱满的翘臀,陈阳真有些忍不住的想要上去拍一下,试试手感。
陈阳咽了一把口水,嘿嘿笑着站了起来:“王婶?今天怎么得空来我医馆了?”
来的这个少妇原名王红,也是柳河村的众多寡妇之一。
王红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成熟的年纪不仅没有让她变得苍老不说。
反而还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掐都能出水的那种。
“来这里,除了看病还能干啥?”王红白了陈阳一眼。
“呵呵,王婶先坐,说说看身体哪里不舒服。”陈阳笑着推过一张凳子,示意王红坐下。
王红也不客气,接过凳子,大咧咧就坐了下来,然后开始述说自己的症状。
“最近这几个月……每一次亲戚都来的不准时,甚至非常紊乱!而且每一次还伴随着忍受不了的绞痛……”
王红略微有些脸红的将症状说了出来,这种症状一般都比较私密,但奈何陈阳是附近唯一的医生,她也只能忍着尴尬将自己的情况告诉陈阳。
听完王红的描述,陈阳立马就明白这是什么症状了。
这是非常明显的亲戚不调!只要多注意休息,注意保暖,最多自己再开两味调节身体的药给她就好了。
但是面对这么成熟的少妇,陈阳怎么可能不好好的调戏一番呢?
“哎呀!王婶!你这可是大症状,必须要及时地治疗,不然以后会越来越严重。”陈阳故作惊讶状道。
“啊?真的很严重?那你能不能帮王婶治治么?”听说很严重,王红就有些慌了,因为她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症状,所以看见陈阳严肃的模样,就相信了。
觉得非常严重。
“王婶,看你这话说的,我好歹也是个医科大学生,什么病不能治?”陈阳满脸认真的说道。
“你会治,那你快给王婶治治,可千万别再加重了。”
王婶顿时着急了起来。
“嗯……王婶,你这种病症,必须要用独家的穴位按摩法治疗,才能让周身血液变得平顺,亲戚才不会紊乱。”陈阳煞有其事的说道。
“好,那……陈阳你快用穴位按摩法给婶治疗吧!”王婶听说有的治,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女人最怕的就是亲戚折磨了。
每到那个时候王红就感觉自己要肝肠寸断!心有余悸!听说不及时治疗还会加重,她自然是害怕了。
“行!王婶跟我来吧。”陈阳微微一笑,然后将慌张的王婶带到了医馆的内屋,并且让王婶躺在了病床上。
做好这一切,陈阳又折返了回去,将内屋的门给反锁了。
“陈阳你干啥?治病为啥锁门?”看着陈阳将门锁上了,王婶眼睛微睁,心里开始有些不安。
“呵呵,王婶,这按摩法比较隐私,万一治疗的过程中有人来了,对你我影响多不好?”陈阳笑着回答道。
听陈阳这么说,王红也觉得是。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让人生疑!
“行吧,那你快开始吧,下午婶子还赶着接孩子呢。”王红缓缓闭上眼睛,心内有些期待,准备享受陈阳的按摩治疗。
但是陈阳并没有直接开始,而是走到王红的面前,一本正经的对着王红说道:“王婶,这按摩治疗法非常深奥,必须要对准穴位才能施展,所以你必须将衣服给脱了,这样我才能准确的找到穴位。”
“啊?还需要脱衣服?”王红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个治疗办法居然还要脱衣服。
“对啊王婶,你穿上衣服就对不准穴位,到时候没有效果怎么办?你这个病情要是加重了,可是很麻烦的。”陈阳继续解释自己的按摩法,是如何如何地深奥,同时也跟王红说了病情加重的后果。
哄得王红担惊受怕的。
最后王红想到自己平时被亲戚折磨的样子,也就咬咬牙答应了!
“行吧!就听你的!”王婶很果断,想明白了之后,就直接将自己蕾丝T恤给脱了下来,露出大片的肌肤,还有隐私衣物。
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风景,陈阳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血气上涌。
王婶虽然年过三十,但是身材保养的真是好啊!
陈阳眼睛都要看直了,挪不开。
“你小子正经点,别乱看,快给婶子治病!”王婶白了口干舌燥的陈阳一眼,然后脸色微红的闭上眼睛躺下了。
不知道为何,脱下外衣的王红,内心居然开始滋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心头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挠,隐隐的期待感,充斥着她的内心。
“嘿嘿!好!”陈阳搓搓手,嘿笑了一声,就开始上手了。

陈阳温暖的手掌来回的在王红洁白的皮肤上游走,雪白的肌肤嫩滑无比,那种触感简直太美妙了。
这种美妙感,让陈阳忍不住的加重了上手的力道。
力道加重,王红也慢慢的开始沉入其中,享受起了陈阳的按摩。
陈阳按摩的手法太舒服了,甚至在按到一些敏感地带的时候,王红脸色开始浮现红晕,同时还会发出一些低沉诱人的吟声。
这让她原本期待的内心,大大的得到了满足。
这样的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直到陈阳感觉自己手酸了,才意尽味犹的停了下来。
“王婶,今天的差不多了,回去之后要注意休息,注意保暖,过两天再来按一次,大概就好了。”陈阳将王红的衣物递给她,同时还很细心的嘱咐王红,要多注意保暖。
陈阳停下了手法,王红也红着脸睁眼坐了起来。
“知道了。”王红点点头,心里的感觉十分奇妙。
虽然两人仅仅是指尖的接触,但是那种感觉却似乎像是两人进行了亲密的交流……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阳子,多少钱?王婶给你拿钱。”穿好衣物,王婶红着脸蛋低头想要掏钱。
但这个时候,陈阳却是摆了摆手。
“举手之劳而已,又不用成本的,不收钱了。”
“嗯……那行吧!王婶谢谢你了。”见陈阳不愿意收钱,王婶也没有坚持,道谢之后,扭着圆润的臀部,就走出了医馆。
刚踏出医馆,王红心里居然隐隐对下一次的按摩期待了起来。
送走了王婶,陈阳微微笑了笑,然后继续回到自己的摇椅上,准备休息一下。
长达半个小时的按摩,他也有些累了。
不过这些累,却是让陈阳乐在其中,他心里也同样期待下一次王婶的到来。
王婶走后,陈阳抬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这个时间段是村民们都在田间劳作的时候,所以一般下午都是不会有人来陈阳医馆的。
“闲暇无事,就研究研究爷爷留下的古籍吧。”躺在摇椅上,陈阳顺手从医馆柜台的抽屉里抽出了一本非常古朴的书籍来。
这本书籍叫做药王经,是陈阳的爷爷留下来的。
陈阳的爷爷,名叫陈昌和,在几十年前是柳河村附近一带有名的神医。
不管什么疑难杂症爷爷都能轻松的治好!而且爷爷还有一套非常高深的针灸法。
被他针灸过的人,不仅能治好县里医生都无法医治的病症不说,而且好了之后体质也会随之上升!这些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所以附近的村民都觉得陈阳爷爷是神医。
不过比起治病的本事,最吸引陈阳的还是,爷爷另外一个特别的本事。
那就是爷爷身上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能够随时平安的出入附近的原始大山。
附近的大山近些年虽然情况好些了,但是在几十年前的时候,山上可是有着数不清的猛兽。
在那个年代里,就是十多个青壮年结伴而行都不敢在大山深处多过于逗留,而陈阳的爷爷却是不同。
每一次进山都是好几天,而且还能带回来许许多多的野兽,还有药草之类的东西。
在陈阳调皮的幼年时期,爷爷每一次都能进入危险大山成功出来的行为,几乎成为了陈阳眼中的英雄!
“爷爷没上过学,也没拜过什么师傅,他的治病手段,还有进山的本事全都是从药王经学来的。”陈阳随手翻阅手中古籍,脑海中浮现爷爷当初将药王经传授给自己的一幕。
想当初爷爷弥留之际,留给了陈阳三样东西!
药王经,一套针灸用的银针,还有一块药罐状的玉石吊坠。
除去药王经还有银针这两样东西外,爷爷在弥留之际曾非常郑重的告诉陈阳,这块玉石无论如何都要戴在身上,就算是天塌了都不能丢了玉石。
对于爷爷这个举动,陈阳非常不解。
爷爷不是一个爱财的人,如果玉佩只是一个简单的玉石,爷爷肯定不会看的比药王经还重!
所以这块跟药罐一样的玉石,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这块玉佩,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陈阳思索间,又一次拿起了挂在胸前玉石,开始反复观看。
但是无论他如何观看,这块玉石都只是一块普通的玉石。
如果非要说他有奇怪地方的话,那就是这块玉石的造型有些奇特,是个奇怪的药罐状,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玉质非常粗糙,看上去就像个残次品一样。
陈阳放在眼睛上左右转动的想要将玉石看透。
“额啊!”
就在摇晃间,陈阳不小心将玉石摇晃对准了太阳!
这时,一道强光透过玉佩直射陈阳眼睛,陈阳被阳光刺痛,发出痛苦的声音。
“眼睛好疼……这么粗糙的玉石,怎么可能透过太阳光?”陈阳痛苦地捂着被灼伤的眼睛,此刻他眼睛犹如火烧一般疼痛。
陈阳猛的站起身,想要去寻找治疗烫伤的药物,帮自己治疗眼睛。
但刚刚站起身,顿时就感觉浑身无力,脑子一片空白的当场晕了过去。
在晕倒的梦里,陈阳脑海里居然出现了药王经,还有爷爷留下的那一套银针!
原本在现实中只记载了一些稀奇古怪药理知识,还有奇怪配方的药王经,在梦里忽然变得金光大作。
它漂浮在陈阳的脑海里,自主的疯狂翻阅,而在急速翻阅的过程中,无数的金色文字从药王经里飞出,然后涌入陈阳脑海。
大量的文字涌入脑海,让陈阳顿感痛疼不已。
这种疼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陈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昏睡了一段时间再起来,陈阳的眼睛忽然不痛了!
更神奇的是,陈阳被灼伤的那只眼,似乎还变得更加明亮,周围的一切在陈阳的眼中,都变得那么清晰!
似乎一眼看去,就能直接看穿物体的本质!
而且眼睛有这样的变化不说,陈阳从地上爬起来后,感觉自己体质似乎也得到了增强!体内充斥着用之不竭的力量!
这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让陈阳倍感舒爽!
“药王经?这是神农先祖留下的医药传承?”陈阳暂时没管身体上的改变,这时候他发现梦中所见的那些金色文字,居然如刀刻斧凿一般,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脑中不仅有所有药王经的药理知识。
而且还有许多神奇的丹药配方,比如能增加体质的龙虎丹,强身健体的增阳丹,解百毒的百草丹等等……诸如此类的丹药一大堆。
而先前对针灸一窍不通的陈阳,瞬间脑海里也浮现了无数的针灸法门,还有一张清楚的人体穴位图!
这一刻,陈阳终于明白,当初爷爷为啥反复嘱托自己要保住玉石了!
原来这药罐玉佩之中,隐藏着尝百草的医药大神,神农的绝世传承!
“太感谢爷爷了!给我留下了这么神奇的宝贝!”激动的陈阳双手合十,心中默默感谢了一句,然后带着激动的心情冲进了澡房。
原本陈阳只是想打桶冷水浇在身上,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但是脱下衣服后陈阳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皮肤居然有一层厚厚的黑泥,散发着恶臭。
“这应该是我体质增强,排出来的杂质吧!”陈阳想了想,作出推断。
想到这里,陈阳打了一桶热水,细心的将自己身上排出的黑泥好好的清洗了一番。
没过一会,陈阳平静了心情,也洗净黑泥回到了医馆,继续躺在了摇椅上,闭目研究脑海中药王经记载的那些神奇配方。
而就在陈阳躺下不久,一个满脸焦急,满脸泪水的小女孩突然跑到了陈阳的医馆。
“阳叔叔!阳叔叔!您在家吗?”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桃源绝世医神  继续阅读

真敢写!这样的小说太好看了,我已经一晚上没闭眼了!

桃源绝世医神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真敢写!这样的小说太好看了,我已经一晚上没闭眼了!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