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绝学,观之即会;玄门手段,信手拈来!玩赌石、收古董,富可敌国;医奇疾、治怪病,妙手仁心!

高铁站附近的公园里,小地摊前。

吴东正蹲在地上,他手里拿着一块所谓的琥珀细细观察。琥珀是扁平的,有花生米那么大,质地淡黄,里面封着一只黄豆大的虫子,黄金色,阳光下闪闪发光,特别好看。

练摊的中年汉子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他笑呵呵的说:“小兄弟,一千块卖给你了,这可是真琥珀,市场上每克好几百哩!”

吴东笑“呵呵”一笑:“老板,真琥珀几百能买到吗?你别忽悠我,这东西我最多出一百块,你愿意我就拿着。不愿意就拉倒。”

吴东的果断,让摊主有些犹豫了,他眼珠子转了转,还准备说些什么。吴东却突然站起来,一副就要离开的样子。

“一百就一百,亏本让给你。”摊主连忙说。这块琥珀,是他花了十块钱买的。现在一百块卖掉,赚了九倍!

一看摊主这么痛快,吴东暗叫不妙,明白价格还能往下压。但事已至此,他只得掏出一百块,然后拿上那块“琥珀”,走向不远处的快餐店。

快到饭点了,火车上的午餐难吃且贵,他选择在外面用餐,

吴东今年二十岁,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

此行,他要去省城见女朋友周美珠。方才买的那只琥珀,就是送给周美珠的礼物。

周美珠是他的高中女友,大二在读。她是山村里出来的女大学生,家里重男轻女,不愿意供她读书,这两年她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吴东给的。

近段时间,父母催促他婚事,说是想见周美珠一面。他没有办法,就决定省城和她商量一下。

他找到座位后,简单点了碗牛肉面,不一会就吃完了。闲来无事,他便仔细观察那块琥珀。

这时店门打开,一名绝色丽人走了进来。她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短发,红色皮鞋,简洁干练。

这女人眼睛很亮,眉目如画,着淡妆,皮肤细腻白皙,绝对能满足吴东对于美女所有的想像。所谓的一想之美,也不过如此。

吴东正在把玩那只琥珀,看到有大美女出现,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店里已然没有别的座位了,于是美女只能坐在他的对面,和他共用一张桌子。美女坐下时,还朝他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吴东慌忙也点点头,并趁机近距离的欣赏了一番。虽说是近水楼台,可他不好看的太放肆,偷瞄几眼后,就赶紧的低下头,假装玩手机。

美女的姿容让他心猿意马,不由心想:“好漂亮啊,要是能做她的男朋友,死也值了!”

女人放好行礼,点了一杯果汁,便戴上防噪耳机,倚在沙发靠背上闭目养神。

见她闭上眼,吴东立刻就放肆起来,眼光上下欣赏着面前的美女。高级香水的味道袭来,他不由吸了几口。

他乍见极品美女,居然不能自持。于是看着看着,脑海中幻想连连,忽觉鼻孔一痒,一道鼻血流下,正好滴到琥珀上面。

“草!”

吴东吓了一跳,连忙拿出纸巾止血。他没注意到,那琥珀粘了血之后,血居然渗了进去,被里面的奇异小虫子吸收。

没过几秒,那小虫子化作一道金光,冲进他的右眼。

他闷哼一声,顾不得没擦净的鼻血,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这时,他右眼酸酸的有点痒。随后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右眼传导至左眼,左眼也跟着酸痒起来。

“怎么回事!”他大惊,用力揉着双眼。

揉了几下,酸痒的感觉就消失了。他抬起头,眼中画面由模糊转为清晰,最后视线清晰的不像话!

“咦?我的近视好了?”他愣住了,赶紧又揉揉眼。

他高中就近视眼了,八九十度,看东西是模糊的。而此刻,他看到的影像清晰无比!甚至能看清楚几米之外,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尘!

“奇怪,怎么回事?”他喃喃自语,暗自惊疑。

他连忙把鼻血擦干净,无意中看了那琥珀一眼,不禁“咦”了一声。

“里面的虫子呢?”他瞪大了眼睛。原来,琥珀中的金色虫子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似乎那道光是从琥珀中发出的,难道虫子活了,飞进他的眼睛?

“不会吧,难道这琥珀是真的?可就算是真的,里面的东西存在了上亿年,怎么可能还活着呢?”他嘀咕道。

接着他又有些肉痛,琥珀是送给周美珠的,莫名变成这个样子,买琥珀的一百块算是打水漂了。

想着,他下意识又看了一眼美女,美女还在闭目养神,完全没注意到他流鼻血的糗事,他不禁暗暗庆幸。

可没看多久,他的双眼闪过一丝淡淡的蓝光。

他低骂一声,连忙用纸巾捂住鼻子,他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心脏也通通狂跳。

“不会吧,我居然能透视?”

他又扭过头去尝试,起初没什么特别,可看的久了,画面再度出现!

他呆呆的看着,女人也在这时睁开眼,四目相对,吴东吓了一跳,连忙就侧过头去。

女人拿下耳机,微微一笑,她似乎习惯了被人如此关注,笑问:“有事吗?”

她的目光微微一扫,对面的男生浓眉大眼,近一米八的个头,身体强健。就是衣着寒酸,一水的地摊货。

吴东尴尬之极,吞吞吐吐的说:“啊……没什么,我想问你吃不吃樱桃,很好吃的。”

紧张之下,他胡乱编了一个理由。这次去省城,他带了不少家乡产的蜜糖樱桃,比进口的车厘子还要好吃。

女人轻轻一笑:“好啊,谢谢你。”

吴东一阵无语,心说还真吃啊!我就是随便说说的。

没办法,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了二斤葡萄大小的樱桃,十分诱人。这种樱桃产量极少,是他亲手到园子里摘的,一百多一斤。

他打开瓶盖,肉痛的把瓶子送过去,脸上却还要装作很大方的样子。

女人微微一笑,捏了一颗尝了尝,不由美眸睁大,轻轻点头:“好吃!真甜呢。”

吴东心说能不好吃嘛,一百多一斤呢!

他干笑一声,说:“这是蜜糖樱桃,好吃你就多吃点。”

“谢谢啦!”这女人直接把瓶子拿过去,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他眼看着樱桃一颗颗的减少,不禁暗暗叫苦,二百多块又没了!

美女吃的开心,她向陈兵嫣然一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云汐。“

”啊,我是吴东。”吴东连忙说,有些腼腆。

“你要来坐车吗?”云汐问,美眸流转,认真打量他。

吴东点头:“是啊,我去见女朋友,她在省城读书。“

“是吗?我就是省城人,到了那边我请你吃饭。”云汐笑着说,看得出,她不像是假客套。

聊着天,吴东悄然试验着眼睛的穿透能力。他发现,当他全神贯注看一样东西时,很容易就触发视线穿透。

这种视线穿透不分物体和人体,他甚至能够看透墙壁,看到外面的景象。

不过,他视线穿透的距离有限制,穿透范围在十米左右,无法穿透更远处的东西。

“云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聊得熟了,吴东开始问一些具体的问题。

“做古董生意。这次去外地就是为了收一件古董。”她说,“虽然不算昂贵,但比较有收藏价值。”

说完她把缨桃放桌上,打开行礼箱,从里面取出一个长形的木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柄古剑,长约三十公分,锈迹斑斑。

“看,就是这柄剑,战国时期的青铜剑,保存比较完好,品相不错。”

吴东仔细观察,发现这剑身上有网格纹,还有篆刻,十分古朴。看了几眼,他就发现这剑体表面,有一层淡淡的肃杀争锋之气,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气息。

他一愣,这是什么?

云汐给他看了一眼,又将木盒放回行礼,说:“我们公司正准备办一次古剑展览,所以我着急收一些剑器。”

吴东不懂古物,他好奇的问:“这样一柄古剑,值多少钱?”

“六十万吧。”云汐说,“如果是名剑的话,那就贵的没边了。”

吴东瞪大眼睛,这么一柄剑,居然值六十万?他一年辛苦打工,也就赚六七万啊,这剑抵得上他十年薪水了!

“云小姐,你说这柄剑是战国时期的?”他问。

“对啊。”云汐点头。

吴东:“那古董鉴定是不是特别难?容易看走眼?”

云汐轻轻一笑:“那当然,眼力不是一两天练出来的。我从小跟着爷爷学东西,耳濡目染了十几年,目前都不敢说精于此道。”

吴东对古董很感兴趣,趁机向她请教了不少专业的知识。

他突然想到刚才看到的肃杀之气,自己的透视眼,莫非也能鉴别古董吗?

想到这,他说:”云汐,车站附近有好多卖古董的地摊,你要去看吗?“

云汐眼睛一亮:“是吗?我最喜欢逛地摊了,麻烦你带我去走走。”

吴东对附近很熟悉,他们没几步就来到公园里的小广场。这小广场上常年有一群人出售文玩字画。

云汐兴致极高,这儿看看,那儿瞅瞅。

吴东也走到边上一个摊位,只见老板在灰布上面放着一堆古钱币,这些钱币有的较干净,有的生满铜锈。

他定睛看了几枚,感觉它们都很平常,没什么特别的。

过了一会,云汐也走过来,她弯下腰,非常认真的在古钱币中挑挑捡捡,笑着说:“吴东,这些古钱币成色不错,你也可以看看。”

吴东关心的是价值,他问:“古钱币也值钱吗?”

云汐“嗯”了一声,说:“那要看什么古钱币了,价高的几百上千万,便宜的只有几十块。”

吴东点点头,目光继续搜寻,然后就发现一枚银币,它堆在几十枚银币的下面。别的银币都看不出异样,只有它发出淡淡的灰光,有种末代腐朽的意味。

他翻出这枚银币观察,见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钱币的背面则写着“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

他反正的看了几眼,就问:“老板,这枚银币多少钱?”

老板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知道吴东是外行,他懒洋洋的说:“五百。”

吴东赶紧问:“老板,还能便宜吗?”

老板翻了翻白眼,重重的回答他:“不能!”

吴东叹了口气,不情愿的掏出五百块递给对方。

老板嘴角带着冷笑,他卖的银币多是高仿的,成本价几十块而已,五百块出手,卖一个赚一个!

收了钱,老板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交易完成,不能反悔。”

吴东“呵呵”一乐:“不反悔。”

他把钱币收起来,看到云汐还在挑选,就说:“我们换个地方瞧瞧。”

云汐说声好,起身离开。

走过两个摊位,吴东拿出那枚钱币递给她,脸上写满了期待,问:“云汐,你看它值钱不?”

云汐看到他的样子,微微一笑,说:“你一个初学者就不要想着捡漏了。”

她接过了钱币,看了一眼道,说:“宣统银币,如果是真的话,那当然值钱……”

不过,随着细致的观察,她的话戛然而止,慢慢就瞪大了眼睛,她在阳光下细细查看钱币正反两面,看了足有半分钟。

最后,她深吸一口气,盯着吴东问:“你明明是行家,为什么扮虎吃老虎?”

吴东连连摇头:“我算哪哪门子行家。就是觉得这枚银币很特别,对它有感觉。”

云汐美眸感慨道:“如果你不是行家,那么你的运气就太逆天了!我初步判断这是真品,它的价值不少于两百万。”

吴东吓了一跳,叫道:“两百万?”

云汐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嗔道:“你叫什么!”

吴东心脏通通乱跳,低声说:“两百万啊!我当然要叫了!”

云汐把银币交给他,似乎还有些吃不准,就说:“先别高兴太早,这只是我个人判断。到了省城,我再让爷爷帮你看一眼。”

吴东用力点头:“对对对,让你爷爷看看。”

捡到大漏,吴东心潮澎湃。他还又去其他摊位看,然而再无收获。

这件事,也令云汐对吴东刮目相看,她让吴东退了之前订的车票,然后重新购买了两张商务座车票。

两人取了车票,过了安检,来到第一节车厢。商务座所在回车厢空间宽敞,整节只有四个座位。

县城到省城的商务座,要八百多块,若不是云汐坚持,他才不舍得买。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其间云汐一直在研究银币,而吴东则偷偷的透观美女,大饱眼福。

火车到站,二人互留了电话后,挥手告别。

出来后,吴东时不时动用一下视线穿透。用得多了,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穿透极耗精神,看久了会头晕眼花。

“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用。”他喃喃道,“而且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武道医王 继续阅读

武林绝学,观之即会;玄门手段,信手拈来!玩赌石、收古董,富可敌国;医奇疾、治怪病,妙手仁心!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初雪模板-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武林绝学,观之即会;玄门手段,信手拈来!玩赌石、收古董,富可敌国;医奇疾、治怪病,妙手仁心!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