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手被道具烤着,双膝跪地楚楚可怜的冲着沙发上的男人喊到,主人。

我大学读的是摄影专业,就是学长们称为最烧钱费力的专业,没有之一。
不过还好,录取通知一下来我就决定了大学四年不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叫楚凤娇,从小地方考到这所三流院校。踏上离家火车的前一晚,我还跟我妈为一个月的生活费是给人民币六百还是七百争的面红耳赤。
我们家在当地也算是小康家庭,爸妈虽然赚不了大钱,可负责我和弟弟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在于我们家特别重男轻女,从小到大新的好的都归弟弟楚乔。我妈常挂在嘴巴的话就是,女儿养大了总归是别人的,养儿才能防老。
我弟念高二不学无术就知道打游戏处对象,一个月生活费两千。爸妈说弟弟在长身体,要吃点儿好的。
十八岁的我去外地上大学就给六百块钱生活费,家庭地位高下立见。
踏上离家火车的那一刻,我就想好了这辈子必须混的风生水起,绝不苟且偷生。
新生报道的第一天,我穿着白衬衫搭配牛仔短裤找辅导员拿入学相关资料。
我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啤酒肚加上秃头,散发着油腻的气息。
他色眯眯的盯着我洁白无瑕的大长腿,借着给资料的名义在我手上来回蹭了几下。我压抑着没有发火,他还笑嘻嘻温和善意的提醒我,女孩子年轻要自重,不要总是想着卖弄风骚。
没错,他说的就是……卖弄风骚!
这一刻起就定格了辅导员在我心里猥琐低俗的形象。
加上给我分到了404寝室,听起来就觉得不吉利。
寝室一共有六个床位,上面是单人床下面是书桌,普通大学中的基础配置。
我是最后一个到寝室的,只剩下最里面靠着小阳台的床位。我将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都是基础款的服装,地摊货淘来的。
我拿着盆子去洗了脸,对着小镜子开始梳头化妆。我来到这座以纸醉金迷著称的城市只有一个目的,赚钱、不择手段的赚钱。
我理所当然的忽视了其他五名室友,毕竟我和她们不一样。我上大学不是为了好好学习、认真交友的,能不能拿到毕业证我也不在乎。
我要的是在这座城市活下去,并且活的光鲜漂亮。
“我们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林晓美、本地人。你们呢?你们尝尝这是我带来的小零食。”
甜美的嗓音充斥在寝室,我根本没有兴趣听她们的自我介绍。满脑子想的都是今晚是用桃粉色的口红还是水红色的,不知道这个城市多金多情的浪子喜欢哪一款。
“嘿,你呢?”
我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水红色的口红一不小心沾上了唇角。
我拿起棉签小心翼翼的擦拭,淡漠的吐出一句,“楚凤娇。”
“哈哈,这名字还……挺有趣的。”林晓美捂着嘴巴貌似含蓄的笑着,我从镜子看到单眼皮淡眉的她。
我猜到林晓美肯定在暗想,哪里来的土鳖!听听这名字凤娇,一股浓重的乡土味儿。
林晓美递给我一包零食补充道,“不过你长得好漂亮,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吧。”
我敷衍的笑笑,重新涂抹着口红。今晚将是我和秦越的第一次见面,成败在此一举。
秦越是我在家用微信摇一摇,钓到的有钱人。
天知道,我是摇了一整个暑假才在大风大浪中淘到这么一块好玉,现在根本没工夫跟寝室里的小女生们瞎扯闲聊。
我化好妆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硬纸袋,这是我花了一个月兼职赚来的钱买的白色蕾丝雪纺裙配上裸色细高跟鞋,传说中的直男杀装备。
我刚换好衣服,林晓美就在我旁边啧啧称赞,美女!咱们系的系花非你莫属了。
“系花?多少钱一束?”我拿出卷棒打理齐腰长发顺便自嘲,班花系花甚至是校花我都不在乎。只要秦越可以看中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在我心里校花等于零,而秦越等于实实在在的人民币!
准备妥当的我给秦越发了一条微信,他丢过来酒店地址让我打车过去,我拎着高仿的包包就出了寝室门。
刚关上门就听到寝室里尖锐的嘲讽,不就是赶着出去卖,得意什么啊!
紧接着是林晓美的辩解,别这么说,凤娇长得挺好的吖!就是名字太土啦,一看就是小地方来的呢,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和我们玩儿到一起,好担心呢。
这寝室的隔音真不好,等我有钱了立马搬出去。
我扭着翘臀踩着猫步走出了女生宿舍,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直男的注意力。如果秦越也像这些乳臭未干的小男生一样容易取悦就好了,为了拿下他这张长期饭票我下了血本。
秦越比我大十八岁,他有家室,从我跟他第一次聊天就知道了。
那天我正在刚删掉一批屌丝,拿起手机摇了一下,秦越的验证消息就发了过来。
秦越喝了不少酒,言语间蔓延着醉醺醺的味道。和我这个陌生人吐槽着他强势的妻子、以及蛮不讲理的岳母。
我对他的家庭生活没有八卦之心,倒是须臾间就相中了他朋友圈里的一辆越野车。
耐着性子多听了几条他发来的语音,当他吞吞吐吐的嚷着,我是你们赵家的上门女婿,可是这些年房子车子,都是我奋斗来的。我和客户喝到胃出血的时候,谁他妈管我了?你女儿生不出孩子,还他妈怪我?
我眯着眼睛将秦越设成星标好友,他就是我苦苦搜寻的猎物!
第二天秦越就再没给我发过微信,到了晚上十一点我憋不住了,给他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微信提醒秦越把我拉黑了。
我是谁?咬住金主不松口的楚凤娇,我反复添加着秦越,直到微信提示我操作频繁。
我就换小号继续添加秦越,直到他添加我丢过来一句,你到底要干嘛?
我想了半天回过去一句,你老婆这么凶,就没想过找个小美女发泄一下?
秦越半天不理我,我破釜沉舟又送上了一张自拍照,标注是我本人,没有PS修图。
这次等了五六个小时,秦越才回我,不要频繁给我发消息,我老婆在家。
有戏!
就这样,我和秦越保持着极少联系,却句句谈“正事”的节奏。
恰好我考到了这座城市,除了自身努力之外,还有缘分使然吧。不论怎样,命运给了我一个翻身的机会,我必须抓住。
……
秦越定的是五星级酒店,还好我精心打扮了一番,力图掩饰住第一次进五星酒店的尴尬。
我踩着高跟鞋走在丝绒地毯上,在秦越给我的房间门前停下来,礼貌的暗想了门铃。
穿着睡袍的秦越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惊艳。
“进来吧。”秦越的声音很有磁性,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
秦越说他去洗澡,让我先放松放松,他对我挺满意的。我的视线迅速扫过房间里的公文包、床头柜上手表以及床边摆放整齐的皮鞋,露出不易察觉的浅笑,我对秦越的身价也挺满意的。
洗完澡的秦越自然的说,我们看看电影吧,放松一下。
他拿出手机,点了一部我没看过的电影。一个女人的手被道具烤着,双膝跪地楚楚可怜的冲着沙发上的男人喊到,主人。
我暗骂了一句我靠,秦越有SM的癖好。
我偷瞄着秦越,他面不改色心不跳,表情无比自然。仿佛他看的是八点档的无聊家庭剧,我勉强撑着看了五六分钟,秦越关上电影从抽屉里拿出皮鞭、项圈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道具。
“我从不强迫任何人,你可以选择。”秦越靠着床背,我苦笑。
我哪里还有什么选择,从我踏上离开家乡的火车。往后的每一天都活在赌桌上,我只能押上全部筹码,盼着命运的眷顾。
我拿起项圈,乖巧温顺的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情糜 继续阅读

一个女人的手被道具烤着,双膝跪地楚楚可怜的冲着沙发上的男人喊到,主人。

免责声明,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

您必须遵守我们的协议,如果您下载了该资源行为将被视为对《免责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 联系客服 投诉资源
www.panoramacn.com资源全部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 敬请谅解! 侵权删帖/违法举报/投稿等事物联系邮箱:2640602276@qq.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荒源码初雪模板-源码网每日更新网站源码模板! » 一个女人的手被道具烤着,双膝跪地楚楚可怜的冲着沙发上的男人喊到,主人。
关注我们小说电影免费看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的全网素材资源,有趣有料!
12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您的打赏就是我分享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